中共扫黑再曝内幕 政协委员逼死人母

撰写:
撰写: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讨论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一个非常抽象的描述,如何理解中共的执政现代化以及其复杂性?正在进行的“扫黑除恶”或可视为中共执政现代化目标在基层治理领域的一个投射。

近年来由于腐败和涉黑案件频发,中国人大和政协被舆论批评沦为了“藏污纳垢”之处。(Getty)

将“扫黑除恶”和“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联系在一起的中共,自2018年1月发起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共能否用三年时间,终结政府与黑恶势力之间这一场纠结了上千年的猫鼠游戏?答案尚未可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场扫黑战争挑战重重。多维新闻曾在《【解码习时代扫黑】红黑灰:中共基层秩序重整遇三大挑战》中指出,这场扫黑运动,将遭遇“红黑灰”三重挑战。其中的红,就是指黑恶势力头目在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为逃避法律打击,多凭借雄厚经济实力,打着发展地方经济、慈善捐款等旗号,千方百计捞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红顶子”,藉此和官员和政府搭上关系。通过戴上政治光环,借用“红色”保护伞遮蔽自己违法犯罪的案底。

北京时间11月9日,有中国媒体报道,安徽阜阳市颍泉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李红伟等14人涉恶犯罪团伙案,一审公开宣判,团伙头目李红伟犯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高利转贷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案中的李红伟(女,1975年10月生),不仅是涉黑团伙头目,还是曾经的安徽省阜阳市政协委员。李红伟团伙催债时曾致欠债人母亲自杀身亡。

安徽阜阳市颍泉区法院庭审现场。(阜阳城市周报)

安徽阜阳市颍泉区法院判决书显示:李红伟落网前为安徽国玉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曾和其弟李红明等人,以索债为由,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实施非法拘禁、寻衅滋事违法犯罪活动。在2015年10月23日强行将借其高利贷的欠债人周斌带往阜阳市行政服务中心,意欲变更周斌公司的股权时,周斌的母亲吴素芳目睹儿子被看管、辱骂,又得知股权将被变更,于当日在李红伟位于阜阳市的公司安徽国玉商贸有限公司办公室门口喝下敌敌畏自杀身亡。

虽然李红伟已经因为犯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高利转贷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团伙其余1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年6个月至7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受害人家属对媒体表示:李红伟团伙之所以能存在这么长时间,与其背后保护伞的支持密不可分,虽然该团伙暂时被拿下了,其背后的保护伞却安然无恙。他们希望司法部门能对此案进行彻查,深挖该团伙背后的保护伞。

2019年7月,兼职上海政协委员而且曾经是江苏省人大代表的中国地产商人王振华,因为涉嫌猥亵9岁女童已经被采取强制措施。曾经又一次引发舆论对于中国人大和政协机构中“藏污纳垢”现象的批评。

新城控股前董事长王振华2019年7月被曝涉嫌猥亵儿童。(VCG)

中共十八大掀起反腐风暴之后,中国人大与政协的腐败问题一直为外界所诟病。2013年辽宁省选举中国人大代表拉票贿选案、2013年湖南省衡阳市人大代表贿赂案,更是撕开了中国人大系统的腐败遮羞布。商界名流掏钱进政协的现象也长期受到指责,2010年1月广东省政协会议上,政协委员徐庆安公开发言称“不应该让商人掏钱进政协,这会让广大人民群众失去信心。

2015年时任中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作报告时称,“本届政协已经撤销了令计划、苏荣等14人全国政协委员资格,这警示我们要切实加强委员队伍建设”,“推进……反腐败斗争”。这是近20年来中国政协主席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反腐败”。俞正声的继任者汪洋则在接过反腐大旗之后,进一步提出“打造过硬的政协机关干部队伍”。 可见,中国人大和政协确实存在严重的问题,中国高层已经不再避讳,而且制定了解决问题的目标和行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