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纽时的“机密文件”看西媒“白左”意识形态虚伪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16日,美国知名媒体《纽约时报》头条登载了一篇文章《泄露文件揭示中国如何组织对穆斯林大规模拘禁》。文章宣称该报获得中共关于新疆问题403页内部文件,“这是数十年来从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内部泄露出来的最大一批政府文件,为人们了解在新疆的持续镇压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内部材料。”在新疆问题被因香港局势的热潮而被舆论冷落了许久之后,纽时的这篇报道仿佛一颗炸弹,再将外界的目光投向中国的西北方。

纽时将其获得的这份文件形容为“机密文件”,并冠以“无情且惊人的镇压运动”的噱头来指称早已被外界熟悉新疆教育转化中心行为,且在网站头条连载3天,其操作手段犹如应对当年“棱镜计划”“水门事件”所获得的重磅内幕。在这篇报道中,纽时再次重复此前其对新疆政策的表述“在过去三年里,当局已将多达100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人关进了拘禁营和监狱。”而纽时的而这份所谓“机密文件”无疑是为这种判断提供了惊天佐证。那么这份文件到底是什么?真如纽时所揭露那般暴露了中共残忍的镇压手段吗?

截至到11月19日,纽时所宣称的403页文件至今并未在网上完整曝光,而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地上传了一张肉眼可见的似乎由400多张文档组成的一张缩印图,至于里面到底内容为何,令人无法辨认。不过根据其贴到该篇报道中的10余页文档图也大致可以一窥“机密文件”的真容。纽时所曝光的12页所谓涉疆文件是分别由题为《吐鲁番市“三个第一时间”、“五步工作法”切实加强亲属受处置的返乡学生教育管理》《吐鲁番市集中教育培训学校学院子女问答策略》《陈全国书记2017年8•30视频会议讲话应知应会》的三个文件拼凑而成。从这份被纽时称为“令人不寒而栗的官僚指南”里,人们既看不出来自哪个单位签字批示,批文内容本身也无显示来自高层指示,甚至连最基本的中共机密文件的格式都没有。关于报道所称“机密文件”之一的《陈全国书记2017年8•30视频会议讲话应知应会》,事实上至今在网络上还可以找到关于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2017年8月30日的那次讲话,其发表在《新疆日报》并被中共党媒转载。可见,纽时所谓的“机密”早已是中共公开的信息。

事实上,十几页图片看下来,文件的真实性暂不说,纽时所营造的震撼效果也大大降低,但凡见过中共机关文件的人士,或者但凡熟悉中共政治文件传达流程的都会觉得将这样的文件与“机密”等挂钩起来显得有些浮夸。可纽时又为何会如此大造声势,作为西方媒体阵营中较具影响力的媒体,这样的操作手法未免轻佻,让人联想到网络上的标题党。正如人们所看到的,《纽约时报》近年的确出现不少新闻造假,令其百年声誉受损。

当然,这又未必是一种刻意行为。也许是纽时对中国政治材料缺乏判断才大惊小怪而抱着一堆公文敝帚自珍为“机密文件”,又或者是有意在竞争激烈的西方传媒中哗众取宠,或许都有那么一点,但最根本的恐怕还是暴露了纽时的“白左幼稚病”(白左,源自中国大陆的网络流行贬义词,用于称呼某类西方自由派,尤其是左倾的西方社会运动份子及政治经济精英。只关心移民、少数民族、LGBT和环境等话题,迷恋政治正确,持有双重标准,同情全世界而看不到这个世界真实的问题)而被意识形态牵着鼻子走。

早在2018年中国新疆话题在国际上引起极大的舆论热议时,以纽时为代表的一众媒体就称中共关押了数百万维族人在新疆,将职业教育培训中心称之为“再教育营”,甚而有媒体以二战时的“集中营”来形容中国的新疆政策。但是随着中国逐步公开教育培训中心细节以及连续发布新疆问题的白皮书,将新疆问题法规化、系统化、公开化的摊到国际舆论面前,媒体领域的诘难方才降低声调。

包括纽时在内的相当一部分西方媒体,一向以客观公正的立场和新闻专业主义自居,他们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作对”,以显示他们不畏权力而维护权利的“政治正确”价值观,相对于中共宣传,他们自豪的是自己拥有相对独立的舆论环境,或许他们没有强制性的政治机器的束缚,但是他们并不自由,他们面临着资本的渗透,甚至他们不自觉,常常为意识形态束缚。这种束缚可能不是政权的强制性指令,或者都不是资本的强力运作,仅仅是他们精英主义的固执与过度迷信自由民主而带来的意识形态偏见。

日前,多维新闻曾在《观察站: 称获得新疆“机密文件”真实性存疑》 一文中有过这样的表述,关于纽时颇具故事色彩的讲述中共如何想方设法关押新疆的维族人,并剑指是中共高层的残酷政策,实则从一堆真假难辨的拼凑材料中去作臆断远不如中共高层明确的表态更有线索可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曾这样对中国官员说,“不要歧视维族人,要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权利。他警告说,不要对维族人和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人之间自然存在的摩擦做过度反应,并拒绝了想在中国彻底消灭伊斯兰教的提议。“由于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都打着伊斯兰教的旗号,于是一些人认为,应该遏制伊斯兰教发展,甚至提出要消除伊斯兰教的存在,”他在北京的那次会议上说。他称这种观点“是片面的,甚至是错的”。习近平的这番讲话,将维族人、伊斯兰教、恐怖主义、分裂势力、维汉矛盾以及官方应该如何处理表达的十分清楚。这一点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恐怕都无法否认。

纽约时报无法否认北京在处理反恐问题上的正面价值,但是至少可以选择避重就轻,而它的确正是这么做的。那为什么纽约时报选择避重就轻呢?或许因为在纽时等一众西方媒体的价值判断里,个体的人权可以凌驾于一切价值判断之上,甚至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在对待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时,他们习惯将中共保障新疆稳定与反恐的努力描述为漠视人权,却无视新疆的历次动乱给当地造成的无辜伤亡、制造的更大人道危机。然而事实上,在对待自己的问题时,他们同样如此,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美国国内至今还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比如美国标榜以自由民主价值主导外交路线却无法抛弃沙特等“意外”案例。所以, 白左所信奉的价值观,自以为是救世主,同情全世界,实则在现实世界里却采用双重标准,充分暴露了他们的虚伪性。人们应该警惕白左的道德优越感带来的道德绑架、精英主义的陷阱。

不仅是在新疆事件上,在如今仍持续的香港事件上同样有着鲜明的体现。多维新闻在《【修例风波】西方涉港舆论已变对中意识形态依然》一文中有过这样的观察,曾经以诸如香港青年“无惧政府”走向街头的口吻报道香港游行的风向正在转变,因为他们不能再无视激进示威者割喉警察,砸死无辜市民,火烧异议人士……,但是一个不可否认和逃避的基本事实是,意识形态的争斗将会在国际传播领域里长期客观存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