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太空计划】探月工程背后的大国崛起与政治角力

撰写:
撰写:

中国探月工程官方微博。(@中国探月工程)

北京时间11月21日,“中国探月工程”微博公号宣布,正在月球背面执行探测任务的嫦娥四号着陆器和“玉兔二号”月球车分别于17时3分和0时51分结束寒冷漫长的月夜休眠期,受光照成功自主唤醒,恢复月面工作。

50年前,美国的阿波罗11号第一次载人登月,美国航天局在休斯敦的地面控制人员曾对即将出发的宇航员开玩笑说:(一定)要看看“名为‘嫦娥’的中国美女”是不是在月球上。根据中国著名的神话传说,嫦娥几千年前就带“玉兔”到了月球。当时美国因此赢得与前苏联长达10年的太空竞赛。而中国正处于文革的混乱之中,不仅与太空竞赛无缘,经济更是落后到近乎停滞。

但是这个东方古国在文革十年经济几乎崩溃的之后,却又在改革开放后迅速焕发活力。15年前,中国开始通过一种特别的方式实现自己的神话——从2004年开始,被命名为“嫦娥工程”的中国探月工程式启动。

从旁观者到领跑国

2009年3月1日,已经成功在轨绕月运行一年多的中国嫦娥一号卫星,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科技人员的控制下,准确落于月球东经52.36度、南纬1.50度的预定撞击点,实现了预期目标,为中国探月一期工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15年来,中国已经完成了“绕-落-回”三部曲中的绕和落,并在北京时间2019年1月4日,通过前文提及的嫦娥四号着陆器和“玉兔二号”月球车,成功登陆月球背面。

这也是人类发射的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软着陆(1962年美国NASA的徘徊者4号探测器曾在月球背面坠毁)。这一工程从两种角度看都令人瞩目:首先,探测迄今基本不为人知的月球背面,在科学上尤其具有意义;第二,探测器在那里精确着陆,在技术上要困难得多。因为月球背面乃是一个巨大的通信盲区,所以,除本来的月球探测器外,中国还预先发射一颗名为“鹊桥”的中继卫星作为某种通信反射器进入月球轨道,从而使位于北京的地面控制中心能与嫦娥四号保持通信联系。

+3
+2

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在中国中央电视台上称,(嫦娥四号和玉兔二号的成功软着陆)是一个里程碑,对未来月球工程而言,它构成一个非常良好的出发点。他说,"人类的本性就是要探索未知世界。我们这一代人和后代人都应为此做出努力"。

2019年1月14日,国家航天局副局长、探月工程副总指挥吴艳华表示,2019年年底前后,中国将发射嫦娥五号,这也是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战略的最后一步。嫦娥五号是中国探月工程第三阶段的月球探测器,主要承担探月工程三期的采样返回任务。目前,嫦娥五号预计将于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成功返回后,中国将成为继美国、俄罗斯之后第三个月球探测器返回地球的国家。

后续,中国还计划在月球南极建立月球科研站,进一步探测确认月球两极的月坑中是否存在水冰。与此同时,中国的深空探测也将开展,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发射第一个火星探测器。更为雄心勃勃的是,中国还希望探索日球层的边界,也就是太阳风能够到达的边界。“那里距离太阳系中心大约100个天文单位,人类飞行器大概要20到30年的时间才能飞到那里。我们希望有这样的机会。”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介绍说。

中国的嫦娥4号登月表明了中国要成为世界主要太空探索强国的雄心。虽然北京很少透露他们在太空计划的投资数目大,但是实际情况是,近年来中国太空行业有了迅猛发展——不仅进行了大量月球探测研究,从人造卫星,到火星,中国在这些领域当中正迅速变成太空超级大国。其它国家的航天机构可能受到中国雄伟计划的刺激,开始重新对月球发生兴趣。美国,印度,日本和俄罗斯都计划在今后10年中发送月球探测器。

背后的国家竞争

美国在逐月之路上一马当先,关于竞逐月球的意识也表达得最为露骨。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人就有在月球建立军事基地和情报基地的想法。比如在月球建立导弹基地,这样就可以对地球上的其他国家形成“居高临下”的威慑。有些材料表明,美国人甚至起过“宣布”月球为美国领土的念头。

即便抛开这些政治和军事意义,单从经济上看,月球上的诸如氦3同位素,将来也有可能成为地球各国争夺的能源。

中国探月工程组织体系(中国探月与深空探测网)

而在今天,各国在探月工程上已经有了明显的地缘政治痕迹:比如中国的嫦娥4号任务涉及到荷兰、德国、瑞典和沙特阿拉伯等多个国际伙伴。美国NASA也在为它的探月计划寻找合作伙伴,但是由于美国国会的法律禁令,它把中国排除在外。

中国发展太空项目是为了体现其综合国力,并以此推动经济发展、甚至用于军事和安全目的。不过与其它太空大国发展太空项目最大的区别是,激发中国发展太空项目的另一个重要源动力之一是让中国走出从1840年到1945年的所谓“百年耻辱”的阴影,增强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信心。从1950年代喊出“超英赶美”口号,到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产业升级”,再到2015年出台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包括美国在内的先进西方国家一直就是中国努力超越的目标。

中国的科技实力究竟如何,外界或许很难简单评判。但是最近几年中国宣布的一些科技消息轰动世界,却能说明中国在科技领域已经有实力与西方竞争。在2013年中国利用导弹摧毁了一枚35,000多公里上空的卫星。人们曾经一度认为如此高度的卫星不可能受到攻击。中国展示出来的打击卫星能力,让美国国会如此忌惮以至于要明令禁止美国航天局同中国航天部门进行双边合作。

关于中国航天计划的预算费用,没有官方数字。美国非盈利的太空基金的统计显示,中国每年太空项目的投资高达8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美国《时代杂志》报道引述美国宇航局的前高级顾问凯西•劳利尼(Kathy Laurini)的话说,“他们(中国人)设立战略性,长期性的目标,而且为达到这些目标进行专注的,系统性的努力。”该杂志一位负责东亚报道的记者认为,中国政府把征服太空当作主要的战略重点,这个“天朝大国”实现星际旅行只是个时间问题。

负责中国民用航天管理及国际空间合作的政府机构是隶属于中国工信部管辖的中国国家航天局,但是西方国家认为中国的太空项目在国防部指导下进行。因此,虽然北京认为“嫦娥4号”登月翻开了“人类探月的新篇章”,但是在西方媒体看来,却要警惕此次太空进展顺利,或会让中国占据有利地位为以后建立第一个月球基地。

而中国也确实正有此意。2019年10月30日在北京举行的CALT(China Academy of Launch Vehicle Technology,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论坛上,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科技委主任包为民透露,中国将力争在本世纪中叶建成地月空间经济区,专家预测到2050年前后,中国每年在地月空间经济区的总产值可以达到10万亿美元以上的规模。不管是有具体行动的探月计划、还是仍处在计划阶段的深空探测,这是一个缺乏成熟规则、各凭实力的“群雄争霸”时代,后者的追赶与强者的掣肘将继续上演。

附录:中国探月工程成功一览

2007年10月24日,嫦娥一号升空前往月球,将包括《半个月亮爬上来》在内的30首歌曲携带到中国人魂牵梦绕的月球。

2010年10月1日,嫦娥二号发射,它挑战了一系列全新技术,最后飞过距离地球150万千米的日地拉格朗日二点,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次从月球前往此点。在此工作一年之后,又飞掠图塔蒂斯小行星,最近仅距小行星3.2千米,非常不可思议。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和玉兔一号着陆月球,成为37年内再次访问月球的人类使者。

2018年5月21日,鹊桥号出发,成为人类唯一地球/月球背面通信中继卫星。

2019年1月3日,嫦娥四号和玉兔二号成功着陆月球背面南极-艾特肯盆地,实现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软着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