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人物”基辛格还能为中国发挥余热吗

撰寫:
撰寫:

在中美贸易谈判摇摆不定,美国又不顾中国反对高票通过涉港法案,美军舰驶入南海的背景之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22日会见了在北京出席2019年“彭博新经济论坛”(Bloomberg New Economy Forum)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此次会面,习首次就中美贸易协议表态,并向外传递“中国没有准备取代谁,但也绝不会让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重演”的中国态度。

无论从此次会面的安排还是习的讲话来看,中国对基辛格的到访十分看重。根据中国官方媒体提供的通稿,参加这次会见的中方官员除了外交系统的中共中央外事委秘书长杨洁篪、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还有负责经贸工作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经贸谈判中方牵头人刘鹤与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事实上,习近平这次会见的人很多,包括美国前财长保尔森(Hank Paulson)、日本前外相川口顺子、瑞士信贷集团全球首席执行官谭天忠等政商人士,但除了新华社发布的一条会议通稿外,中国官媒只是单独推送了习近平与基辛格的对话,可见对其重视程度。

以基辛格在中美之间扮演的政治角色以及在中国政治圈层中的地位,习近平会见这样一位政治友人似乎并不值得意外。不过,每每基辛格访华的背景都是中美关系出现变动的时期,此次也不意外。问题的关键是,作为一名前美国政要,基辛格究竟在中美关系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其此次访华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这还要回到这次访问的时机背景。

中美贸易战已经持续了相当长时期,伴随经济交往的遇冷和政治对立,其负面走向越来越难以逆转。在这次会面中,习近平首次就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谈判表达了看法,相比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推特上笔耕不辍地报告中美贸易谈判的进展,习的惜字如金更令人关注他对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表态。习称中国希望在互相尊重和平等的基础上与美国推进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这场贸易战不是由中国挑起的,中国不愿打、不想打也不怕打。他说:“必要的时候不得不打反击战,但是我们始终还是在积极争取着不打。”谈及中美关系,习近平称,中美正处在关键当口,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中美双方应该就战略性问题加强沟通,避免误解误判,增进相互了解。

习近平对基辛格这样一位前白宫官员吐露其对第一阶段协议的态度,讲中美战略沟通,背后的逻辑大概在于在中共领导人的政治人脉里,基辛格仍被视为能影响中美关系的重要人物。

在与习近平的这次会面的前一天,基辛格在2019年的创新经济论坛上说,希望中美贸易谈判能取得成功,因为这是中美之间一场更大规模对话的开端,希望双方以后能够开展更多更深层次的对话。并针对所谓的“中国威胁论”称,中国从自身强大的视角提出发展战略,不能说是一种威胁。

在美国内部对华情绪展现出空前团结的情况下,基辛格的这番讲话对中共来说是难得的政治良言。而事实上,基辛格也确实在扮演着推动中美沟通的桥梁角色。

从1971年那次著名的“基辛格秘密访华”叩开了中美关闭二十余年之久的大门,促成了中国的开放和新的战略性的反苏中美联盟的形成,到至今中美中美对抗下基辛格仍然活跃在国际舞台持续其中美战略互信的呼吁。2018年11月再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双方定下阿根廷习特会前夕,基辛格再次访华,北京提供了高规格款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等共同在人民大会堂接见这位中国的“老友”。

在基辛格近百次访华历程中,其与历届中共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都保持着“老友”的称呼与关系。无论是从这位知华派政治人物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还是曾经的政治情谊,至今中国领导人仍十分看重或是相信基辛格之于中美的重要性。

基辛格在中美之间的确曾起到过习近平所称的“载入史册的贡献”,不过,作为一个已经退出政坛的政治二线人物,基辛格还能担起中美之间的桥梁作用吗?坦诚讲,特朗普政府由鹰派主导,作为“前朝”政要,基辛格对美国政坛的影响力亦不复从前,加上其年事已高,中美如果要切实解决冲突,只靠基辛格恐怕并不现实。当然也许中国对基辛格的重视只是秉承着既往的传统。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