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密文件”难掀舆论风暴 新疆话题已进入“脱敏”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西方媒体对中国新疆的报道带有偏见与臆测的眼光,实际上,中国已通过宣传等多种举措公开了新疆职业技能教育中心的内部情况。(Reuters)

继美国媒体《纽约时报》此前宣称获得中共关于新疆问题403页内部文件后,又有媒体称获得又一批有关新疆“再教育营”(中国官方早前已向外公布称“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拘禁设施的中国政府内部文件,且文件的真实性已经获得一批顶级专家和情报界人士证实。不过,消息源并未点名鉴证这批文件的专家到底是谁,甚至没有上传关于这批文件的任何图片加以佐证。

此前,多维新闻已在《观察站: 称获得新疆“机密文件” 真实性存疑》 一文中有过详细表述,被纽时大造声势刊登的所谓“机密文件”从文件内容上来看,更像一个面向低层级官员的学习资料或“内部白皮书”,但《纽约时报》却将其包装成“机密文件”,作为舆论噱头加以报道。此外,纽时针对该“机密文件”的报道避重就轻,将中共领导人对维族人、伊斯兰教、恐怖主义、分裂势力、维汉矛盾以及官方应该如何处理的重要表述淡化处理,报道仍然以中共高层主导了对新疆的所谓“镇压”为主轴。

而紧接纽时的“机密文件”,美国政府资助的美国之音再刊文称海外又获得一批有关新疆拘禁设施的中国政府内部文件,文章称该文件披露了中国政府如为拘禁设施内的数十万穆斯林展开“洗脑”,并称确认了文件是由中共新疆官员签署的。

西方媒体,或许有时是出于“揭露真相”的目的,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进行报道,但是西媒也经常被意识形态主导,落入精英主义的陷阱而不自知。

关于西方媒体对中国新疆政策的指责,自2018年4月新疆“再教育营”话题开始被部分海外华文媒体关注并不断在舆论场讨论,及至发展为较有影响力的西方媒体与政客开始围绕“再教育营”(中国已公开回应为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对中国长期指责施压,使得中国新疆一度成为国际上的敏感话题。

实际上,针对新疆“再教育营”问题中国政府早已通过舆论宣传、外交政策乃至发布白皮书等措施拿出了一套被证明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去回应外部疑问,而无论是从各国表态还是舆论争议来看,在处理新疆问题上,中国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但纽时等媒体再旧事重提,并以重磅密料的方式加以报道,到底是探寻到了新闻真相还是暴露了新疆话题在舆论场进入脱敏期,而传媒却不得不用更加具有噱头的手法来“冷饭热炒”。

当中共更加理性的去看待新疆,将维族人,伊斯兰教和恐怖主义进行理性切割的时候,西方也应该更加理性的去看待新疆问题。遗憾的是,从这些涉疆话题的报道中并未体现这样的良性互动,而是继续被意识形态束缚。

虽说纽时等媒体对新疆的报道在短时间内得到舆论的关注但很快就冷落下来,难道是他们所营造的舆论氛围不够吗,坦诚讲,纽时所渲染的“机密文件”十分具有诱惑性,而其故事性的讲述手法又十分具有煽动力,随后其他媒体的跟进报道又增加了话题的热度,但这一切都抵不过新疆话题正在脱敏这一现实基础。

早在2018年新疆话题在国际上引起极大的舆论热议时,以纽时为代表的一众媒体就称中共关押了数百万维族人在新疆,将职业教育培训中心称之为“再教育营”,甚而有媒体以二战时的“集中营”来形容中国的新疆政策。联合国、欧盟、美国接连有人权组织或重要政治人物发声,批评中国,尤其是美国更是通过国内法制裁中国企业及涉疆官员来施压中国,彼时舆论场的确充斥着对中国政府的指责,新疆问题的敏感性十分严峻。

事实上,新疆问题说到底不是西方所称的人权问题,也不完全是中方所反击的歪曲捏造,而是中西方在对待人权与安全优先选项的问题。在西方价值判断里,人权可以凌驾于一切价值判断之上,甚至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在对待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时,他们习惯将中共保障新疆稳定与反恐的努力描述为漠视人权,却无视新疆的历次动乱给当地造成的无辜伤亡、制造的更大人道危机。但是对于中国政府或者中国执政党,他们首先需要面临的是中国各族民众的生存问题、发展问题,以及确保国家统一问题。也正是基于这样的逻辑,中国政府在处理新疆问题时完全以处理内政的手法规划了包括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等举措。这样的逻辑错不错,不错,但是国际上的非议说明了中国政府在对待新疆问题上的态度有些过于理想主义,中国近乎天真地认为处理自己的内部事务无需向外部交待,而忽略了美国等西方阵营国家常常自以为占据道德高地而“掺合”别国内政。

新疆问题之所以如此被大作文章,一方面的确是中国政府前期操作不够透明,又天真地以为可以无视外部环境,另一个方面也是西方习惯于被意识形态主导,去指点、教训别人,这是他们经常和其它国家冲突的原因之一,也是西方人强大了几百年后留下的通病。

但中国很快调整了策略,开始将新疆政策透明化、系统化地摊到国际舆论面前。在对外宣传上从被动变主动,回应的话语也开始从含糊变透明,2019年3月在全国两会新疆代表团的会议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对关注新疆局势的中外记者称,国际上有人称新疆有“集中营”或“再教育营”,这些都是捏造的谎言,这些“职业培训”设施跟“寄宿学校”一样。甚至在职业教育中心的存废问题上直言“如果有一天社会不需要的话,教育培训中心就会消失。” 期间,包括中国央视、新华社以及《环球时报》在内的官媒积极向外呈现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教学、学员动态,同时中国在2018年末至2019年初密集邀请驻华大使、各国外交官、记者前往新疆乃至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内部。除此,中国还连续发布《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两部白皮书阐述中国新疆政策的立场,8月,《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再问世,这部白皮书详细列明了外部关注的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培训内容、学员基本权利、教培工作原则等多项内容。

无论是外宣上的转变还是政策法规的积极出台,在这些外部可见的变化背后越来越清晰地浮现了中国治疆的思路与逻辑。

从习近平对中国官员的讲话,将维族人,伊斯兰教和恐怖主义进行理性切割的处理手法着手新疆问题,到教授年轻人生活技能的培训中心,提倡伊斯兰教的中国化,鼓励民众去跳舞,去挣钱,去消费,去信仰不极端的伊斯兰教这样的宗教世俗化引导,再到将新疆关于人权这一中西对撞的意识形态冲突用反恐这一全球共识挑战进行话题置换,体现了中共的处理智慧。

从舆论对新疆话题的关注度可以看出,新疆问题的逐渐脱敏并不是从证伪西方的判断开始的,而是从开始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开始,因为西媒对新疆问题的不了解与中国对新疆问题的不透明,西方媒体对新疆是一半偏见一半臆测的眼光。当前,虽然舆论中还时不时有纽时这样的媒体试图再次将新疆话题重新拉回舆论场,但新疆反恐大局已定,中国在处理涉疆问题上已经掌握了不少的经验,因此,纽时等媒体的“机密文件”也注定只能是一朵小浪花而不能掀起舆论风暴。

(本文原载于香港01,略有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