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炒新疆“泄密文件” 西方媒体为何兴奋

撰寫:
撰寫:

中国政府在新疆设立的“教培中心”,被西方一些媒体称为“再教育营”。(Reuters)

一度在去年(2018年)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国新疆“再教育营”(中国官方称“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话题,近期又有了新的版本。如果说2018年关于新疆“再教育营”,西方媒体聚焦点在于“再教育营”这个机构的性质是什么(职业教育机构还是限制人权的关押场所)。那么近期西方媒体的兴奋点则在于各种关于新疆治理的所谓“泄密文件”。

从11月16日《纽约时报》刊登题为《泄露文件揭示中国如何组织对穆斯林大规模拘禁》的报道(据称该资料来自新疆当地官员)开始,西方多家媒体开始集中爆料所谓中国新疆“再教育营”。

11月24日至25日,两篇题为《又一批中国政府秘密新疆文件泄露海外》《中国电文”再泄新疆机密 北京的全面社会监控现形》的报道,分别援引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提供的资料,称其“首次详细披露了中国政府如何在高度戒备的拘禁设施内对数十万穆斯林展开‘洗脑’,试图改变他们的思想和语言。”11月27日,再有《令人不寒而栗的细节首度曝光,新泄露新疆文件引发西方声讨浪潮》的文章,继续援引这批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提供的“秘密的(中国)政府文件”。

2014年4月29日,考察新疆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新疆兵团第六师召开座谈会。(新华社)

“秘密文件”发现了什么

抛开这些资料的真伪性不谈。查看目前已经曝光的这两个不同来源的“秘密文件”不难看出,前者主要能证明的是,对于新疆目前的治理政策,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讲话指示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后者可以认为,目前新疆地方官员在对其口中有“极端宗教思想”的维吾尔族人的管控当中,有存在违反西方人权标准的行为。

不同于中国普通省级地方政府,对于香港、西藏以及新疆这样的特殊的自治区,均配有专门的中央机构。对新疆来说,其具体治理的最高决策者不是省级党委,而是“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中共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2000年成立,起初办公室设在政法委,由中央政法委书记兼任组长,2013年及以后由担任全国政协主席的常委接替。这个神秘小组被认为是拍板新疆政策的影武者。所以,对于中国唯一经常发生暴恐活动的地方治理政策,中南海对新疆发声指导并不令人意外。

+2

而对于新疆地方官员在执行地方维稳管控中的各种强制手段,在中共眼中或属于“乱世用重典”。此前的8月16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曾经发表《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白皮书,直言在新疆开展教培工作,目的在于从源头上消灭恐怖主义。

但是西方媒体看来,则要努力寻找各种有违人权之处,并不惜一次次用“泄密文件”这样的噱头去包装。因为如果证明中共在新疆治理上违反了“人权”,不进符合反对中共的西方意识形态,也更容易呼吁更多的支持的声音。

中西方到底在吵什么

关于“人权”,一直是西方与中共对话时绕不开的话题,甚至更直接点可以说,“人权”一直是以“民主”自居的西方国家观察并指责中共政情的窗口和理由。实际上,“人权”在中国并不是一个热点话题。在中国民间甚至官方的话语体系中,代替“人权”的,更多的是“民生”——民众衣食住行等基本生存和生活状态,以及民众的基本发展机会、基本发展能力和基本权益保护的状况。

这种差异的背后,是中国与西方在人权问题认识上的巨大鸿沟,是今天东、西方文化与政治冲突缩影的一个折射。

北京时间2018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当天,习近平专门给在北京举办的一场相关座谈会发表贺信,表示“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权”。这句貌似平谈无奇的话,正是中国、也是中国执政党中共对于“人权”最朴实的认识。

在中国人的眼中,最好的生活状态是“安居立业”,最糟的生活状态是“民不聊生”。这也是为什么中共历任高层均重视“人民的温饱问题”,习近平上台之后更是把“扶贫”作为“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督促”的国家战略项目的最大原因。

梳理多年来中西方对于人权的争执,可以发现,从六四事件到异见人士,从民族政策到地下教会,从计划生育到户籍管制……这些都是西方批评中共的靶子。而中共则一直反对西方将其自己的人权标准——所谓的普世价值作为人权标准强加于中国之上。

就如被西方媒体不断炒作的新疆“再教育营”,西方很多政客和媒体认为“再教育营”的集中强制管理,简直是令人难以忍受的黑暗之地。而在中共定义中,所谓“再教育营”是“职业技能培训”,虽然手段是强制,但是目的是帮助那些虽然犯过一些小错、能通过思想教育的人,教他们一技之长以营生的机构设置。

所以,在新疆问题上,中西方争吵的一直是谁的人权标准才是标准,为此,西方媒体一直聚焦于怎样发现中共治理过程中违反人权的各种痕迹。至于新疆的暴恐、民生等话题,则不在他们的兴趣视角之内。

附录:中国有着怎样的国家秘密分类

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曝光的、据称是来自中国境外维吾尔族人网络提供的资料上,其中标注“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每日要情通报”的文件上有“机密”二字。那么,中国政府有着怎样的机密文件等级分类?

每个国家政府内部都有一套自己的秘密管理系统,会对秘密进行分级,机密是其中一级。相应的文件要核定密级,不同的密级查阅的权限、泄露的严重性与处罚都不同。定密,就是把关系国家安全和利益,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悉的每一具体秘密事项。中国《保密法》第九条把国家秘密的密级分为“绝密”、“机密”、“秘密”三级。

百度百科显示:“绝密”是最重要的国家秘密,泄露会使国家的安全和利益遭受特别严重的损害。绝密也叫“核心秘密”,如军事工业中的核武器、战略导弹、核潜艇等的战术技术性能及这些武器的生产储存数量、作战频率等都是必须确保的“核心秘密”,也就是“绝密’。

“机密”是重要的国家秘密,一旦泄露就会使国家的安全和利益遭受严重的损害。中国媒体举例称“如某药厂在接待客商过程中,没有做好相应的防范措施,让外方参观了生产的全过程,加之有问必答。客商窃走了全部生产过程、工艺技术等技术,回去后大批生产,抢走了国际市场,给我们带来的巨大的经济等各方面损失。”据称这个“某药厂”就是曾经是中国最大的维生素C生产企业、目前已经濒临倒闭的中原制药厂。该厂建设之初开发研制的(维生素C)两步发酵法这一专利技术被窃取之后,加上其他决策失误,逐步开始走下坡路。

“秘密”是指一般的国家秘密,一旦泄露会使国家的安全和利益受到一般的危害和损失。同样是在中国河南,该省淅川县的龙须草席历史悠久,曾是清朝皇帝御品,并外销许多国家和地区,被誉为中国独有的工艺品。结果在1980年代接待一日本企业参观时,同样缺乏专利保护意识,导致生产工艺被对方全盘了解。之后整个中国企业失去了世界龙须草席市场。

绝密.核心。另外还有一项刚刚实施两年,尽在中国军队施行的密级是“绝密.核心”。这是中国目前最重要的国家秘密等级,目前仅军队机关使用此密级,泄露可能会使国家安全遭受根本性的损害,是国家军事安全中的核心利益所在,该密级为2016年军改以来的一系列政策调整中新增加的一项,于2017年10月1日起正式实施。旨在更好地为军队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服务,具有重要的作用。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