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派“定心丸” 数亿农民土地承包权长久有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领导人重视农业发展,尤其是2018年中美贸易战美国给中共的警醒。2018年9月2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黑龙江省一个农场考察,强调中国的饭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里。(新华社)

日前,中共宣布将中国农民土地承包权延长30年。作为农民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土地的所有权在中共建政后被完全收归国家和集体,但是操控土地使用权的“农村人民公社”带来了大锅饭灾难,1980年代的家庭联产承包在确保土地公有制的前提下鼓励以户为单位的承包,但因为承包周期的时效性,这同样限制了资本的大规模投入以适应现代农业大生产模式。如今,中共的最新承诺有望激励中国农民在赖以生存的土地上进行大规模投入,实现西方的大农业模式。

北京时间11月28日,中国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称明确保持土地承包关系长期稳定的基本原则是关于中国农村土地政策的一个重大宣示。在此之前的11月26日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持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的意见,该《意见》出台的背景是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称中国农村将“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在该份《意见》发布的同日,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中共第十一次深改组会议同时还审议通过了《关于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的意见》、《关于加强农业科技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若干意见》两份文件。在中共十九届四中后的改革部署动作中,一天之内,中央层面推出三份涉农文件,可见中共对这项内部事务的重视程度。当然,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在每年年初中共“一号文件”都会聚焦三农问题,此时中共出台涉农文件,也与2020年“一号文件”的出台有着内部联系。

虽然相对于军队改革、国企改革以及政改这些外界较为关注的话题,“三农问题”中除了扶贫还偶尔被媒体关注外,其余很少被外界讨论。即使如此,中共对三农问题的重视程度仍是极为明显的。这不仅体现在现任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将脱贫攻坚作为其第二个执政周期的三大攻坚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之一,在十九大上作出“乡村振兴”的战略决策,还表现在中共从2004年至2019年,连续16年发布以“三农”(农业、农村、农民)为主题的中央一号文件。由此可见,“三农”问题在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时期“重中之重”的地位。

中国对“农”工作重视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一类似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竭力保护其铁票仓美国农业州,是为了兑现自己的政治承诺与稳固自己的支持率,同样的逻辑,中共重视三农工作也是关乎其执政合法性的问题。因为中共夺取政权得益于农民阶级。当年中共在试错城市夺取政权之后,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探索出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以农村为根据地,以农民为武装革命主体,借助农民农村将中共一步步发展壮大,并成功建政,中共党旗上的镰刀、锤子标志,其中镰刀即代表农民阶级的劳动工具。

其次,中国几千年来都是农业大国,如今中国农业的重要性还在于,中国有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因此,农业既被称为中国的国本又被视为“软肋”,习屡次强调中国人的饭碗必须牢牢段在自己手里,尤其是2018年中美贸易战期间,由粮食安全所延伸的农业问题让中南海再次警醒掌握粮食安全的重要性。事实上,农业的重要性还不只是其现实意义,古代中国所创造的农业文明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条轨迹。四十年前,中国的改革也是发端于农村,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改革开放决策前夕,1978年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已经提前开启了农村领域的改革。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在中共党刊《求是》发文称,中国农民中蕴藏着无穷的智慧和力量,只要把亿万农民的积极性调动好、引导好、保护好,就会汇成滚滚洪流,形成无坚不摧的强大力量。

三是,当前中国有6亿农村人口,占据中国人口总数的一半,他们受教育程度低,与农业绑定,在中国的产业结构转型中属于较弱势的群体,中共最需要重视的就是农村这块“短板”。历史的经验告诉执政者,解决好“农”的问题关乎人心所向,关乎一个国家根基稳定,也是中共执政合法性的一个基础。这是习近平地方视察必深入农村的原因之一,也是每逢中国经济出现波动,李克强首先强调做好农民工的安置工作的原因。

正因这项工作的重要,中南海处理涉农工作也是慎之又慎。多维新闻在《【数据背后】推动中国农业变局的中南海之手》一文中曾就这一问题做过分析,如习近平在2017年3月就所判定的那般,目前,中国农业的主要矛盾已经由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如何解决这个新矛盾?估计很多人都会说——要打破目前中国农村的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模式,实现规模化农业。这是一个寻找答案容易,实现起来却涉及多个方面的复杂问题。 要实现规模化农业,必须具备的条件就是机械化生产、规模化统筹种植及农村劳动力的转移。随着中国经济和技术的发展,机械化生产的技术条件基本具备,但是土地流转(实现规模化统筹种植的前提)和农村人口转移却是一个涉及国家顶层设计以及巨大社会转型的宏观问题。

正因如此,从中共十九大到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共给出的答案是将“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纳入中国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部分。中国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即是以农地集体所有制为根基,以农民对集体土地的长久承包权制度为前提。依照这一制度的土地承包法规定,从1978年到1993年,第一轮土地承包期限为15年,从1993年开始变更为承包期为30年,也即到2023年,家庭承包责任制到期。但是习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已做过宣读,“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也即当前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要保持“长久不变”的关系,维持到2053年。

为什么要“长久不变”?一则是为了给中国农村土地流转时间,在克服历史上封建王朝末期土地兼并严重的共性危机前提尽可能地分解土地所有权和承包权和流转使用权,灵活发挥最大经济效益;二则,到2053年是中共制定的三步走计划的“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实现之时。因此,习所提“维持‘稳定并长久不变’,再延长30年”既是对现下农业领域改革所涉及问题复杂性的一种谨慎心态,也是为三步走的计划争取稳定的空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