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西媒炒作北京四面楚歌 重解“中国崩溃论”

撰写:
撰写:

外部唱衰中国的论调显示西方对中国的不安,对于中南海而言,真正的压力和挑战在内部。图为2019年9月3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天安门广场观看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浅浮雕。(Reuters)

北京的内政外交似乎正在陷入困局,最近几个月,“坏消息”不断增多。香港修例风波持续半年未停,香港地方区议会选举建制派“惨败”,出乎北京,港府和建制派意料;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不理会中国反对,周三(11月27日)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案》引发中国强烈反对;新疆再教育营文件被《纽约时报》等媒体曝光,以及澳大利亚“中国间谍”被媒体炒作;借助香港修例风波,蔡英文不断“吃豆腐”,国民党选情不容乐观;中美贸易战尚未止息,中国国内的经济情况似乎也正在进入“寒冬”……中国政府要忧虑的事情似乎很多,在西方媒体的报道中,北京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困局中。

“四面楚歌中的中国”这个论断在今天西方集体“反华”的社会情绪中,是无比正确的意识形态选择,作为社会情绪的放大器和引领者,媒体自然会如此报道。虽然都是“楚歌”,但是有的为真,有的是假,将近期中国所面临的问题进行简单复盘,观察北京的信心与焦虑,有此必要。

首先,“四面楚歌中的中国”这个论断是传统西方“中国崩溃论”的延续,这种唱衰中就有很多新闻是完全浪费公众资源、注意力的“垃圾新闻”,例如被澳大利亚媒体和台湾媒体炒作的“王立强间谍案”。

自称服务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高级军事情报人员的王立强,2019年进入澳大利亚后,向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投诚”,称自己负责解放军在香港、台湾地区的情报工作。2019年11下旬,王立强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他表示自己负责中国政府在香港的间谍活动,并曾使用伪造身份、持大韩民国护照等渗透中华民国,并向澳大利亚政府申请政治庇护。他声称参与策划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绑架李波,渗透香港大专院校,以及影响台湾2018年 “九合一”选举、2020年总统选举等活动。王立强身份爆光,引起澳大利亚及台海两岸各方关注。台湾军情局前副局长翁衍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列出了他认为王立强说法的10项不合理之处,并认为其“根本不是中共谍报人员,而是为了争取在澳洲居留”。中国警方指其在2016年就涉及诈骗罪被判刑,且2019年再次诈骗进口汽车投资项目,案发后在逃,随后公布了其2016年因诈骗罪接受中国法院庭审的视频。

对此有北京观察人士表示,王立强这个案件正如翁衍庆所分析,即使不是从事谍报工作的特工,也能够从王立强的证词中发现颇多漏洞。无论是来自专业领域人士的鉴定还是中国警方的通报声明乃至网民的判断,都在指向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的“中共叛逃特工”事件是一个谎言,但是为何饱受质疑的“业余特工”会“蒙蔽”了澳大利亚一众媒体的判断,并让众多的西方媒体随之起舞?或许并不是西媒幼稚到不察真相,而是他们习惯于此前带着偏见报道中国的操作模式。

此外,在“四面楚歌”中还有一个“战场”就是新疆。11月17日,《纽约时报》刊登题为《泄露文件揭示中国如何组织对穆斯林大规模拘禁》的报道。该报道称《纽约时报》获得中共关于新疆问题403页内部文件,“它们是数十年来从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内部泄露出来的最大一批政府文件,为人们了解在新疆的持续镇压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内部材料。”随后国际调查记者联盟也公布数份文件。

与王立强事件不同,纽时和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公布的“新疆文件”,相信也许存在一定真实性。但是最关键的问题,这是否是“机密”。以及对于这些文件的解读是否“准确”。

多维新闻此前曾在《观察站:纽约时报称获得新疆“机密文件” 真实性存疑》中分析,这份文件即使真实存在,是否真的就是“机密文件”?因为相比所谓机密文件,从目前文件内容上来看,这更像一个面向低层级官员的学习资料或“内部白皮书”。

因为中国政治的隐秘性,西方对此有着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在中共内部文件的传达上,除了正式公文之外,还有一类就是内部资料。这种内部资料,或是“内参”通常是由政府或宣传部门经过搜集、整理,自下而上递交,起到供高层了解事件全貌之用。部分重要事件的内参,经过领导层批示,会由中办等部门综合领导人批示,地方政府政策再度进行自上而下传达。传达级别不一定,甚至有时会到达全党,在中国,14亿中国人中有9,000多万中共党员。

从目前纽时所透露的资料来看,目前来看毫无之特别内容可言,这份文件更有可能是这种内部学习资料,供官员知道中央在治疆政策上的观点,并且提供一些政策、方法上的帮助。

文件中有这样一部分内容,称习近平对于中国官员说,不要歧视维族人,要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权利。他警告说,不要对维族人和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人之间自然存在的摩擦做过度反应,并拒绝了想在中国彻底消灭伊斯兰教的提议。“由于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都打着伊斯兰教的旗号,于是一些人认为,应该遏制伊斯兰教发展,甚至提出要消除伊斯兰教的存在”,他在北京的那次会议上说。他称这种观点“是片面的,甚至是错的”。但是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这段很理性重要的表述,似乎并未被放到应有的位置,报道仍然以习近平等中共高层主导了对新疆的所谓“镇压”为主轴。直接一点说,如果说“王立强事件”是西方媒体将一个假新闻不断炒作,“新疆文件”就是带着意识形态去放大、歪曲中国。

中国崛起让很多西方国家不安,政治模式的不同、意识形态的差异让西媒抱着偏见乃至故意抹黑中国,宣扬中国威胁论。

自从2001年美籍华人章家敦发表《中国即将崩溃》(英语: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后,媒体将其包装为“中国崩溃论”,跟日本中嶋岭雄的“中国分裂论”论点相近。但中国政治体制的韧性和修复能力已经让这个观点破产。中国现在所面临的外部环境是“中国威胁论”的持续受到关注。西方对于中国的态度在过去20年中在“中国崩溃论”与“中国威胁论”中不断大幅度摆动也证明他们的不安。

当然北京并非没有挑战,香港修例风波的变局,两岸关系的恶化,以及中美贸易战“战火依然”。而且美国、台湾、香港本来三个各自独立的问题开始互相纠缠,美国通过涉港两个方案,香港示威者上街感谢美国,蔡英文同时借助美国和香港频繁制造选前议题。这些都让北京压力在增大。但是了解中国政治的人都该知道,在这些问题上主动权已然在北京手中。

对于中南海而言,真正的压力和挑战仍然在内部。因为中美贸易战、中国内部经济结构转型以及全球经济欲振乏力造成的经济增速放缓,让中共第五代感到压力。所以所谓“四面埋伏”并不准确,真正的焦虑只有一个——如何能够保持国内经济继续增长。

中国国家统计局11月14日发布10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年增4.7%,增速比9月下滑1.1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增7.2%,创六个月新低,双双低于市场预期,显示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在舆论上,因为经济增速放缓带来的“情绪焦虑”在蔓延,11月末一篇中国市场分析者的演讲在中国国内盛传,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在演讲中称,中国经济增速下滑还没结束,这一下降过程将会继续维持几年时间,未来的增长中枢不太可能超过5%。2020-2030年平均经济增速不会超过5%,需要担心的能否保持在4%以上,即“保4增5”。

当然相比世界多数经济体的糟糕情况,中国庞大市场和经济韧性仍然让分析师们放心。例如路透社分析,考虑到目前增长动能偏弱、全球经济环境疲弱,因此尚难判断中国经济是否见底,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经济下行趋势仍是主基调,但失速大跌的风险不大。在数据发布的前一天,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13日提出下调部分基建专案资本金比率,从这一要求来看,政策发力正在路上且仍有发挥空间,例如专项、债新政等,预计未来基建温和回升,仍有望支撑经济。数据显示,累计今年前十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年增5.2%,创该项数据最低纪录;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增8.1%,增速比1至9月下滑0.1个百分点。11月2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日会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时表示,中国经济发展有着巨大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经济长期向好的态势不会改变。

所以,了解中国政治和国家形势的人都清楚,所谓间谍案、新疆乃至香港,对于中共决策层而言只是“茶杯里的风波”,从来没有所谓“四面埋伏”,这只是西方媒体的自我感觉。如过去40年一样,中共真正一直在应对的挑战是保持经济增长,以及如何让改革的成效回馈民众。今天中国正在面临邓小平之后中国最困难的时期之一,如同上世纪80年代价格闯关、90年代国企改革破产,以及2008年一样。当然怀揣着精英主义意识形态的人会不断强调着中国经济没有问题,要看中国经济“好的一面”,如经济结构有所变化。这当然属实,但是对于中国政府而言,他们必须要首先面对问题而非只看成绩。而且智利、香港的现状都提醒共产党,他们需要不断让民众感受到经济发展的红利,并非只喊口号。

西方媒体所炒作的“四面楚歌中的中国”,只是传统“中国崩溃论”的延续,不值一哂。但是经济上的挑战中共需要全面正视,这种挑战有一个前提就是要“宽松气氛”,过去数年改革停留在口号、言论管控依旧、社会高压强调斗争的问题或许应该到了解决的时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