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谈国是:“从革命党到执政党”错误说迷思

撰写:
撰写:

有关中共“‘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说法是错误的”,中共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张志明教授日前在该校机关刊物《学习时报》的一篇文章,让很多人开始陷入了“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说是非对错的迷思。一些海外媒体甚至认为,《学习时报》此番文章一出,宣告“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这一说法被判“死刑”,甚至被冠以“中共不愿做执政党?”题目进行包装报道。

事实上,有关中共“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观点,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在中国都是“显学”,中共各种文件也将自己称作“马克思主义执政党”,因此,上述文章让很多人开始疑惑,中共“从革命党到执政党”说法到底有什么问题?中共究竟将自己定位于怎样的政党?如果“从革命党到执政党”说法是错误的,那么中共内部又有怎样的共识和逻辑?

中共“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错误说引发关注。(Getty)

要回答这些问题,可能需要从“从革命党到执政党转变”说的源流说起。根据张志明教授的论述,这一说法最早来源是2001年7月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在纪念建党80周年大会上所说的一句话:“我们党已经从一个领导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的党,成为一个领导人民掌握着全国政权并长期执政的党。”

北京时间11月18日,《学习时报》刊发张志明教授的文章《为什么说我党“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说法是错误的?》,文章以问答形式指,“实现中共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这一流行说法理论上不严谨,更在现实中造成思想上的一些模糊认识,因而是错误和有害的。文章认为,江泽民的原始表述是非常严谨的,但将其简化为“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说法“是不严肃的,是违背党的规矩和纪律的”,而在中共正式文献中,“从来没用过这样的提法”。

张志明认为,使用“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说法,会造成“去革命化”“去领导化”的倾向,并指这种倾向会延伸演变为去政治化、去斗争化。 他还批评说,不能只要一谈讲政治、斗争精神,就想当然地认为是搞“极左”那一套。这位教授还说,上述流行的说法,容易造成仅仅从执政角度理解中共的执政方式,而忽视其对政权的领导方式的倾向,进而通过强调执政党建设和执政规律,否定中共的领导规律的价值意义。

那么问题来了,“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就是“去革命化”、“去领导化”吗?这需要解答什么是“革命党”,什么是“执政党”。在大众概念里,一般来说,革命党是以某个阶级为基础,它存在的价值在于推翻另一个阶级的统治,这是他的本质特征。这一点在中共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体现的最为明显,当时中国社会性质定性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一时期的主要矛盾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与人民大众的矛盾;主要任务是推翻“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建立新中国,使人民当家作主。在中国官方定义中,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胜利。

根据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党建教研部前主任王长江此前的论述:作为执政党则不同,执政党在意识形态里强调阶级调和、阶级合作,通过社会合作扩大党的阶级基础和合作基础。作为执政党一般来讲都比较强调民主、协商。“革命党变成执政党之后,它的任务和目的发生了重大变化。对于革命党而言,任务目标就是夺权。一旦执政,手里掌握了政权,目标和任务不可能再是夺取政权。手中有了权,它的任务就是怎么用好这个权。”他说。

王长江认为,执政党与革命党相比,所代表的基础发生了重大变化。革命的前提就是认为现存这个社会不合理,要推翻它。执政之后,如果继续用这套思维去思考问题,如果仍然只代表个别阶级,将别的阶级统统排斥在一边,甚至采取消灭的办法,就会出大问题,整个社会会因此发展不起来。“要想使社会发展起来,作为执政党,不能让社会各部分之间成天斗来斗去,必须想方设法整合各方面的力量”。

中国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从最早的新民主主义时期“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人民大众的矛盾”, 1956年中国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之后的主要矛盾——“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 ,以及改革开放后“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说,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不是新民主主义时期革命性的敌我矛盾。

中共十九大报告对建设成为怎样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也有过充分论述。图为2017年10月24日,中共十九大闭幕会。 (新华社)

在很多学者的论述中,中共从革命党到执政党的转型,并非“去革命化”和“告别革命论”,也不是要抛弃具有批判性的革命精神、斗争精神,而是指在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后,中共主要任务可能已经不是“你死我活”革命性的任务,而是具有自我革命性的建设性任务。这里的“执政党”概念,自然并非西方政治中与“反对党”对标的概念,更不是混同于西方政治概念中的政党,而是“执政的党”含义。

关于“从执政党到革命党转变”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2018年1月5日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对此有过论述,中国官方媒体曝光的他的原话是: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不要忘记我们是共产党人,我们是革命者,不要丧失了革命精神。有人说,我们党现在已经从‘革命党’转变成了‘执政党’。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我们党的正式提法是,我们党历经革命、建设、改革,已经从领导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的党,成为领导人民掌握全国政权并长期执政的党;已经从受到外部封锁和实行计划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成为对外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这里面并没有区分‘革命党’和‘执政党’,并没有把革命和执政当作两个截然不同的事情。……我们党是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但同时是马克思主义革命党,要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精神,那么一种拼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这个话,是毛泽东同志讲的。邓小平同志、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都多次讲过这个话,我也多次讲过这个话。”

从习近平的讲话中不难看出,他认为中共现在已经从“革命党”转变成了“执政党”,“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不是原原本本的说法,不应该把革命和执政当作两个截然不同的事情。习近平的讲话充满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色彩,他说“我们党是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但同时是马克思主义革命党”。他要求中共在执政时继续“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精神,那么一种拼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这可能才是习近平讲话的初衷。

中共在十九大报告中阐述“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就曾提出:“把党建设成为始终走在时代前列、人民衷心拥护、勇于自我革命、经得起各种风浪考验、朝气蓬勃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习近平在是次讲话中面对新晋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主要官员说:“这既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客观要求,也是我们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和发展的内在需要。”显然,把中共建设成为更加具有革命和斗争精神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是中共“党的建设”的指向性目标之一。

事实上,“从革命党到执政党转变”的“流行说法”,更多的只是一种大众传播学概括性说法,如果从学术和理论角度来看,确实不够严谨和准确。有分析指出,虽然这种“流行说法”不够严谨和准确,也有可能引起误解,但如果一定要将这种说法说成“是错误和有害的”,甚至将原本的表述简化定性为“对党的重大判断和论述的随意缩减更改”,“是违背党的规矩和纪律的”,似乎也有值得商榷之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