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诺贝尔奖提名华人 清末传奇医生力抗1910东北鼠疫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已确诊4起鼠疫病例,病人都来自内蒙古,其中2人是到北京就诊后确诊肺鼠疫,目前仍在医院救治中。提起「鼠疫」大家先联想到的几乎都是欧洲14世纪的黑死病,使欧洲人口三分之一人口丧命,死亡人数更超过5000万人。

但其实在近代中国也曾出现过鼠疫肆虐的情况。1910年东北曾爆发鼠疫外,并靠着一个传奇医生伍连德控制住了疫情,建立了国家的防疫机制,拯救当代以及后代无数的生命。2007年诺贝尔基金会网站上公布伍连德以“在肺鼠疫方面的工作,尤其是发现了旱獭在其传播中的作用”,而得到1935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提名,伍连德被视为是华人世界第一个诺贝尔奖候选人,也是中国第一个诺贝尔奖候选人。

伍连德是对抗东北大鼠疫的功臣。(维基百科)

1910年肆虐东北的鼠疫

1910年10月25日,满洲里首发鼠疫,11月即传至北满中心哈尔滨,这场从1910年10月到1911年4月的中国东北流行性鼠疫被视为20世纪世界上最严重的一次流行性鼠疫,当时平均一天有50余人死亡,最高一天死亡人数高达183人,整场瘟疫共夺走6万余人的性命。

而在这场鼠疫之中,顺利控制疫情发展,并让疫情得以在4个月内得到控制的就是医生伍连德。在12月东北大鼠疫爆发之际,清朝任命伍连德为“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前往哈尔滨调查同时展开防治工作。但其实马来西亚出身的华侨伍连德并非当时清廷的首选,但要到路途遥远的哈尔滨,伍连德仍然义不容辞地答应了。

1910年12月24日,伍连德率助手陆军医学学生林家瑞到达疫区中心哈尔滨,全面负责防治工作,但到现场发现难关重重,先是发现现场没有隔离防疫的知识,当时辽宁成立的防疫总局更出现挪用公款的情况,伍连德很快地发现,自己要消灭鼠疫,要对抗的是地方的官僚主义和中国的传统习俗。

到达哈尔滨的第三天,伍连德在当时中国“死要留全尸”的风俗下,秘密完成了这一次的尸体解剖,也是中国第一例有记载的病理解剖。透过血液和组织取样,证实这次的瘟疫是由鼠疫杆菌引发的,但鼠疫有分不同的传染途径,也有腺鼠疫、肺鼠疫、败血性鼠疫三类,在不确定鼠疫的传播途径情况下,伍连德坚持戴着口罩探视病患。

在一开始坚持戴口罩看诊的伍连德虽然历经嘲笑,但在时任北洋医学堂首席教授的法国专家梅斯尼在视察医院后却染上鼠疫身亡后,伍连德更加证实他的判断是准确的:当时1910年的在东北爆发的鼠疫是肺鼠疫,是透过飞沫传染的,与梅斯尼在1908年在华北治愈的淋巴腺鼠疫是不同的传染途径,因此梅斯尼即便住在卫生状况良好的饭店没有老鼠的饭店,却仍旧被传染而身亡。

要求防疫人员戴上全套的防护、隔离病患,并透过自制的双层纱布的口罩来防疫,伍连德运用官方给他的权限调度火车、军队和警察,并用空的火车车厢来隔离染上鼠疫的病患,在东三省总督锡良以电报呈请清廷隔绝东三省的交通沿线并封锁当初传入鼠疫的铁路并在沿途设置防疫所和隔离所,一个月内,东三省共设立的1746处的防疫机构。

不惧风俗 焚烧尸体

东北爆发鼠疫的时候是冬季,从12月开始东北的积雪厚,无法土葬,染病的尸体在雪地上连绵,伍连德发现鼠疫杆菌在低温下也能够存活数周到数月之久,使得许多搬运尸体的医护人员或是杂疫染病比例高。要阻断鼠疫通过尸体传播,伍连德无法像解剖尸体一样秘密进行,他决定要将尸体焚化,但这挑战的是中国人自古以来“入土为安”的观念。

1912年出版奉天防疫总局出版的《东三省疫事报告书》中,也记载“至于死亡之事,我国人视之,犹重保存尸体,既同于神圣之不可侵犯。今者亦因防扼传染之故,乃欲其尸体施种种消毒之法,或则遽令掩埋,或则加以火化,彼死者之父若兄妻若子目击耳闻,能无不动于心乎?”可以想见当时伍连德的压力。

于是伍连德说服东北当地仕绅交流并得到联名支持后,伍连德向清廷上书,请旨焚化尸体。三日后,在除夕夜当天,伍连德得到清廷的同意。1911年1月31日 ,伍连德雇用了200名工人,把棺木和尸体以100为单位,分成22堆泼上煤油燃烧尸体。时值大年初一,民众按照伍连德的要求,燃放了比往年更多的爆竹,爆竹里的硫磺同样有消毒之效。此后数日,因鼠疫死亡的人数逐日下降,3月1日,迎来关键的一天,当天的因鼠疫的死亡人数降至零;在这之后,各地区也开始焚烧尸体,到4月底,疫情得到控制。

《中国新闻周刊》曾专访中国科学院研究员、中国微生物学会原秘书长程光胜,他提到“伍连德这个人,既有学术能力又有行政能力,这十分难得。”,成光胜举例,“他能发动群众。几千具尸体,他说烧了,当地没有人反对。送信的邮差、老中医……都被他发动起来(投入抗疫)。”

当时的东北大鼠疫也让近代中国了解到防疫以及医护人员穿防护衣等隔离衣物的必要。(VCG)

除了解决防疫机构,1911年伍连德也在哈尔滨建立中国大陆第一个鼠疫研究所。1911年4月3日至4月28日,11个国家专家参加的“万国鼠疫研究会”在奉天召开,东三省防疫总医官伍连德博士担任会议主席。与会中外专家建议清朝政府在东三省设立永久性防疫机构,以防止瘟疫重来。而在控制疫情时,伍连德也致力寻找病源。由于当时大家直觉,鼠疫就是老鼠传播的,但当时捕获的老鼠身上却没有鼠疫杆菌。伍连德在当时观察到有俄国人带着旱獭做成的帽子,当时他就怀疑同样是啮齿类动物的旱獭。

1911年7月,伍连德组成的中俄联合考察队,到满洲里与西伯利亚及蒙古交界地一带,考察旱獭的情况。伍连德透过田野考察和实验室的实验证实旱獭和鼠疫之间的关系,以及旱獭间可以透过空气传播此鼠疫杆菌,人与人之间也可以。他也因为这个成就在1935年他被推举为诺贝尔医学奖候选人,也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华人。

2008年哈尔滨伍连德纪念馆的开馆仪式上,前哈尔滨市委书记、现黑龙江省委副书记杜宇新说道,“毫不夸张地讲,是伍连德拯救了哈尔滨,他对这个城市有大恩。”

是天灾也是人祸的鼠疫

但令人遗憾地是,伍连德的贡献并没有让鼠疫自此完全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根绝,但自1910大鼠疫后,中国又爆发了几次鼠疫,不过由于已经有了防疫经验,没有酿成大规模瘟疫。直到1941日军侵华时在湖南常德空投鼠疫跳蚤才酿成悲剧大规模的鼠疫病情,根据常德市细菌战受害调查委员会发现,这次的细菌战以常德城为中心,影响周围10个县30个乡的150多个村,至少夺走7,643名民众的生命。

瑞典的病理家韩森(Folke Henschen)曾言:“人类的历史即其疾病的历史”,可以看到流行病和瘟疫,如何从各方面影响人类的生活,从1910年东北大鼠疫迄今已经100多年,从过往的历史可以看到防疫以及信任医学专业的重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