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政府反驳纽约时报:难道9·11也是民族反抗

撰写:
撰写:

中国始终否认教培中心是“集中营”。图为新疆民众在教培中心学习技能。(VCG)

针对美欧国家频繁拿新疆事务指责中国压制人权话题,后者不断发起反击,以澄清相关不实报道。在新疆当地政府的最新回应中,有关9个涉疆话题被澄清。

根据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报道,新疆政府发言人于北京时间12月3日再次回应有关美媒《纽约时报》、非政府组织“国际调查记者同盟”等涉疆不实报道,共对9个问题进行回答。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在涉疆报道中声称,米日古丽·图尔荪、沙依拉古丽·沙吾提巴依“亲身经历”表明,新疆“集中营”残酷虐待拘留者。“一些人遭受酷刑被挂在墙上”,“如厕限时2分钟”,“至少9名女性因恶劣生活环境和医疗条件而死亡”。

新疆政府发言人则指,教培中心属学校性质,不是“集中营”,其中配有医疗室、专职医生,24小时提供服务,所谓9名女性死亡,纯属捏造。

对于米日古丽·图尔荪、沙依拉古丽·沙吾提巴依,发言人介绍两人情况。米日古丽·图尔荪,维吾尔族人,原住新疆巴州且末。2017年4月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被刑拘。因身患梅毒,同年5月她被放。她曾于2010年至2017年间,先后11次出境。她未被乌鲁木齐警方关押,未被收监,未在教培中心学习。

米日古丽·图尔荪曾谎称弟弟在教培中心被虐致死,但其弟艾克拜尔·图尔荪表示,“我的姐姐米日古丽一贯满口胡言,不但说我死了,还造谣看到别人死了。”

沙依拉古丽·沙吾提巴依,女,哈萨克族,2016年4月任伊犁州昭苏县察汗乌松乡中心幼儿园园长,2018年3月因工作不称职、侵害教师利益骗取绩效奖金等被免职。她涉嫌诈骗,迄今仍有24.9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2美元)未追回。

她从未在教培中心工作过,非法出境前从未被拘押,何来看到“一些在押人员遭受酷刑被挂在墙上”、“如厕限时2分钟”。她曾非法出境至哈萨克斯坦骗取难民身份,编造谎言诋毁新疆,行为卑鄙。

针对纽时将新疆教培中心称为“拘禁营”,声称暑假返乡学生回家后见不到家人,新疆政府发言人指,教培中心属学校性质,纽时说法是颠倒黑白、信口雌黄。

教培中心实行寄宿制管理,学员可回家,有事请假,学员有通信自由。学员亲属对培训情况知晓,家人可与学员通电话、视频聊天,也可在教培中心看望学员。

发言人强调,教培工作取得良好效果,获海外参访团称赞,认为这为国际社会反恐、去极端化斗争积累经验,有借鉴价值。

纽时在涉疆报道中,将乌鲁木齐“7·5”事件称为“被政府镇压的民族反抗”,对此,新疆政府发言人指,“7·5”事件早有定论,是“东突”势力里应外合,实施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

发言人强调,纽时将“7·5”美化为“民族反抗”,是在反恐、去极端化问题上搞“双重标准”,违背职业道德和良知,为人所不齿。按照纽时逻辑,“美国‘9·11’事件难道也是美国政府压迫下的民族反抗?”

纽时声称,教培中心学员家庭遭到歧视。新疆政府发言人表示,官方对教培学员家庭一视同仁、同等对待。譬如有学员家人获官方帮助盖房,获低保待遇;有学员女儿大学毕业找到教师工作。

针对有阿尔巴尼亚记者到访新疆后声称该区正实施大规模种族灭绝,教培中心是“恶魔监狱”,新疆政府发言人称,上述记者曾在参观过程中说教培中心学习生活环境都很好,回去后却传递虚假消息,其相关报道均是自说自话,这种行为用心险恶。发言人强调,上述记者试图抹黑新疆,是不会得逞的。

人权观察组织研究员王松莲声称“新疆大规模监控少数民族穆斯林”,香港学者侍建宇表示“持有外国护照也可能成为怀疑对象”,对此,新疆政府发言人回应,王松莲从未到过新疆,其言论完全是恶意臆测;侍建宇的言论更是信口雌黄。

针对有报道称新疆教培中心存在强迫劳动,新疆政府发言人指,教培中心主要内容为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以及去极端化。其中职业技能目的是让学员具备实操能力,根本不存在强迫劳动问题。

针对有美国人类学家和中国专家指新疆拘禁虐待100多万少数民族穆斯林,新疆政府发言人指相关人类学家和中国专家是美国情报机构设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课题组”的成员,以所谓专家名义,配合美反华势力攻击抹黑新疆,这不是学术问题。这是美国一些人惯用伎俩。

发言人称,教培中心保障学员人格尊严不受侵犯,严禁以任何方式对学员进行人格侮辱和虐待。所谓“100多万人”纯属肆意捏造、一派胡言。

新疆政府发言人最后还披露教培中心学员分为三类:“一是被教唆、胁迫、引诱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或者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情节轻微,尚不构成犯罪的人员。二是被教唆、胁迫、引诱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或者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有现实危险性,尚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主观恶性不深,能够认罪悔罪,依法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自愿接受培训的人员。三是因恐怖活动犯罪、极端主义犯罪被定罪处刑,刑满释放前经评估仍有社会危险性,人民法院依法决定在刑满释放后进行安置教育的人员。”

新疆开展教培工作的法律流程为:“对第一类人员,由公安机关依法作出处理,由教培中心进行帮教;对第二类人员,由公安机关依法侦查,检察机关经审查作出不起诉决定后,由教培中心进行帮教;第三类人员在刑满释放前经评估具有社会危险性的,依据人民法院决定在刑满释放后进行安置教育。”

发言人还澄清,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声称的23名澳大利亚公民、以及来自澳大利亚维吾尔社区的15名成年人和6名儿童被“拘押”一事,是造谣诬蔑。

自2019年以来,中国官方连续发布多个白皮书,包括《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称在新疆进行的是“预防性反恐”,开展的教培工作目的是从源头消灭恐怖主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