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中美是否已进入“全面冷战”

撰写:
撰写:

中美结构性对抗正在持续“白热化”。12月3日,美国众议院以407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中国新疆人权法案,此举再度引发中方高度不满。在此之前,1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限制向香港出口催泪弹和人群控制技术法案》(《保护香港法案》),使其生效。特朗普此举震怒中国,北京随即向华府提出交涉。

据报道,美国众议院版本的新疆人权法案是对参议院法案的修订,参院版本法案已在9月获得一致通过。众议院法案中增加了一些条款,要求总统制裁需对镇压维吾尔族负责的中国大陆政府官员,并限制出口可能用于间谍或控制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中国公民通讯或活动的设备。该法案还要求美国总统在120天内向国会提交一份在新疆或中国大陆其他地区侵犯维吾尔人人权行为的中国大陆高级官员的名单。据了解,名单内将包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以及负责针对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族裔的大规模监禁或“再教育营”(中国此前已向外公布称之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工作的官员。这项法案也要求国务院向国会提交有关该地区侵犯人权的报告。

自从中美贸易战开启之后,“脱钩论”、“文明对抗论”喧嚣尘上,中美之间结构性对抗已经从贸易战,蔓延到香港、新疆、以5G为代表的高科技领域,同时因为台湾2020总统大选在即,台湾议题再度被炒作,如果将中美对抗视作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五个领域成为中美两强“争霸”的主要战场。

贸易、香港、新疆、5G、台湾五个战场中,首当其冲、中美首先硬碰硬、掰手腕的贸易领域。特朗普于2018年3月22日签署备忘录,宣布以“中国偷窃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为由,依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近两年的波澜起伏,两国经历了多次谈判,一度希冀在今年11月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是随着香港、新疆问题的重新发酵,以及美国内政事务的干扰,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并未如约签署。而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贸易战的持续,使得全球制造业陷入低迷,企业信心急剧下降,中美两国的经济数据持续走低,强国对抗的“残酷”再次在世人面前展现。

如果说贸易战本身只是一个相对纯粹的经济议题,但以此为导火索,由贸易战引发,整个华盛顿陷入了“反华”情绪中,并由此开始在其他政治领域中开始呈现。

其中一个“黑天鹅事件”就是香港修例风波。从今年6月开始,针对《逃犯条例》修订,香港发生多次大规模游行。在11月的区议会选举中建制派惨败,而这次运动被视为“六七暴动”后52年来最大规模的社会动荡以及香港1997年回归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

之所以将香港视为中美博弈的战场,是因为从运动一开始,美国的角色就在整个风波中若隐若现。除了美国民主、共和两党议员频繁针对香港问题发表态度之外,中国政府一直指责美国正在试图扰乱中国内政。例如中国官媒微信公号“侠客岛”曾刊文《究竟哪些“外部势力”在搅乱香港?》,就剖析美国是如何干预香港局势的。中国外交部以及驻外使馆等部门也频繁针对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的表态进行反击。8月6日,一张包括香港异议人士黄之锋在内的多名香港人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Julie Eadeh进行会面的照片在互联网上流传,被视为美国干预中国内政的“铁证”。直至11月20日,众议院以417票赞成、1票反对压倒性通过参议院版本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而《保护香港法案》亦以417票赞成、0票反对压倒性通过。总统特朗普在11月27日签署法案,法案正式成为美国法律。此举更是激怒中国,多个中央部门接连表态,北京也决定进行制裁,宣布反制禁止美舰访港和制裁美国非政府组织。

在当今国际局势下,如中美等大国的内政外交是难以完全分割的,这也是为什么香港问题与中美贸易战正在出现“捆绑”趋势的原因。路透社引述两名美方高级官员称,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能否在今年内达成,还要看中方的行动。美国媒体Axios此前披露,特朗普签署香港法案,导致贸易协议延宕。报道引述美方信源称,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立法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需要时间稳定国内政治。在很多海内外政治观察人士眼中,香港与贸易战,已经成为华盛顿制约北京的两个武器。

第三个战场就是开文所谈论的新疆议题。熟悉中国政治的人士都清楚,新疆再教育营的话题并非新鲜议题。但是在这个时机关口美国通过《新疆人权法案》,显然是香港议题的趁热打铁,希望借此在中国内部“四处爆雷”。

其实中美结构性对抗很重要的关键领域是在第四个战场,以5G为代表的高科技领域的竞争。距离孟晚舟事件刚刚过去一周年,但是从此事开始的针对中国高科技领域的全面打压,已经成为美国政坛的共识。背后的真正因素是因为谁领先5G科技,谁就会主宰即将来临的未来世界。美国媒体曾以《为什么中美竞逐的下一个前线就是5G》为题的文章指出,5G科技所衍生的三大影响:区域经济、网络威胁以及势力范围,足可决定未来国与国之间的双边关系,直接影响中美两国在全球的地位。在美国人的眼中,5G是一个零和游戏,5G这个议题,因此成为量度中美双边关系的一个重要的“代理(proxy)”,或双方关系冰冻的程度。与香港、新疆等问题上只有美国站出来和中国“对抗”不同,5G的议题一度使得更多国家发声,已非纯粹是一个科技或安全的问题,站在经济和政治角度,这将会对中美目前的“权宜妥协”产生一个巨大的影响。毕竟,5G之争已经成为一个角逐全球科技、经济和(最终)军事优先的战场,而其他国家必须谨慎处理这个情况,以免成为正在升温的大国相争的受害者。

至于台湾议题,在过去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会是中美竞争的核心战场。但是在两国已经在以上多个领域博弈的当下,台湾议题显然冷清一些。之所以目前舆论场有一些“声音”,是因为台湾2020总统大选临近,因为选举政治的要求,台湾内部政客主动操作,并非北京和华盛顿撞击的中心。

中国今天在世界范围内,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对手,就是美国。从今天乃至以后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美国国家政策的核心之一,一定是通过各种手段全面遏制中国的崛起。目前中美两国这种结构性的矛盾是否在可预见的未来,比如十年抑或二十年内,会有破坏性的爆发,哪怕只是局部性的较量,没有人能够回答。中美之间的较量可能是一个长期无法回避和随时可能有出现“意外”和突发的结构性顽疾,是任何新兴大国关系等概念无法轻易化解的矛盾。 “修昔底德陷阱”会否继续上演?今天国际秩序究竟是不是一个“零和博弈”的困境?人类能否越过“大国争霸”的怪圈?谁也很难给出一个准确回答,只能说,我们正在见证人类历史上,除却军事热战和冷战外的第三种战争形态。贸易、香港、新疆、5G、台湾以及未来可能出现博弈的其他议题,互相纠缠,难以切割。这个线团究竟是会越来越大,最终只能重复历史通过热战粗暴解决,还是真的可以实现“太平洋容得下中美”的预判,2020年将是关键一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