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大员密集轮换 中共人事“特例”被聚焦

撰写:
撰写:

中国官场近期人事异动频繁,已有多名正部官员进行调动。其中有几名届龄退休的官员在列,但外界注意到在中央部委和地方,仍有多名到退休年龄的高官未退下。

综合媒体12月5日报道称,近日届龄退休的3名高官分别是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中国民政部部长黄树贤和中国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王侠,他们都是今年已届正部级65岁的退休之龄。

但在中央部委和地方,仍有多名年龄比他们还老的高官,仍未退下。

这些届龄仍未退的高官分别是:1954年10月生的中国农业农村部长韩长赋;1954年2月生的云南省委书记陈豪;1954年5月生的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而新疆自治区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更是生于1953年8月,已年过66岁;至于中共中央党校正部级的常务副校长何毅亭,更是1952年生人,年逾67岁。

中共正部级届退休年龄的官员层面,香港《明报》将目光聚焦在何毅亭、陈豪以及扎克尔身上,认为他们“老的不退少的退”,是因为与中共领导人的关系。但显然,这一说法并无足够说服力。以扎克尔为例,他是维吾尔族官员,以新疆当前的严峻形势,他的“超龄服役”有利于新疆政策的延续,而且在少数民族官员任用上,此前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此外,中共官场的更新换代,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涉及很多层面,不是说简简单单就“到站下车”,这需要一个轮换过程。最新的人事变动,就在这个过程之中,接下来也会有更多到龄官员退休,只不过不是今天宣布而已。上述被聚焦的官员,也可能在此行列。当然,不排除在随后的人事变动可能还会出现特例,但显然不能仅仅聚焦某个官员与最高层的关系,如果没有能力,他们也不可能继续获得重用。

在中国官场,年龄一直以来都是一道硬性指标,除非晋升国家领导人之列,或者因换届而短暂超龄服役外,正部级官员通常到65岁即退。但近年来,随着干部年轻化步伐的放缓,年龄的死线似乎渐渐放宽,变成因人因位而异,不再“一刀切”。

例如,1948年7月生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其在中共十九大之后的去向一直是外界关注焦点。2018年,王岐山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后,在外交方面成为习近平的重要参谋。虽然在中共十九大后,王岐山不再担任政治局常委和中纪委领导职务。但由于其特殊的定位,被视为超越中共党内序列的独特的存在。

至于此次新的上位者,色彩较为多元,新任山西省委书记楼阳生,则是习近平在浙江旧部,顺位属意料之中。而接任楼阳生出任山西省长林武,则有湖南、吉林、山西3省历练,履历完整。

另外出任河南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党组书记的尹弘,则是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之前在上海任市委副书记,也被外界认为是带着资源来到河南。因此从上海第三把手,到中原大省第二把手,也跻身正部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