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街头抗议风潮迭起 事关政治还是经济

撰写:
撰写:

2019年12月5日,法国爆发全国范围内的罢工游行,导致交通几乎全面瘫痪。(新华网)

2019年即将走向尾声,但是这一年来世界各地相继爆发大规模街头抗争活动并未结束。就在当地时间12月5日,数百万法国人发起联合罢工,反对政府的退休改革计划。而距离巴黎万里之遥的香港,因为反修例风波触发的示威浪潮已经6个月,至今仍然没有结束的迹象。

整个2019年,激烈程度难分高下的其他街头政治运动更像季风般在亚洲、南美、欧洲甚至非洲等地迅速扩散,受影响国家包括智利、黎巴嫩、西班牙、厄瓜多尔、玻利维亚以至埃及和英国。大量民众走上街头要求当权者做出改变,以回应自己的利益诉求。在这个过程中,或是游行中动辄出现的暴力国过激行为,或是政府采用的极端回应方式,无不带来无法避免的副作用——轻则城市陷入瘫痪,重则国家政权产生危机。

街头运动风潮再起

12月4日晚间,香港街头火炭站至双子桥再有“和你跑”夜跑运动,参加者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等口号,以期重新凝聚居民力量。虽然港府早在9月4日就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香港的街头政治运动却仍在继续。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12月4日在回应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书面提问时透露,由6月9日至11月29日,香港有超过900宗示威、游行和公众集会,警方共拘捕5,856人。共有483名警务人员在执法行动中受伤,职级由警员至总警司。

香港并非是2019年全球唯一爆发街头政治运动的地方。此前的10月25日,因为反对地铁提升票价,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宽阔的大街上人头攒动,估计有100万示威者们涌向首都中央广场,参加反对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总统政府的“智利最大进军”。此前,卡车司机和其他一些公共运输工人驾车堵塞通往圣地亚哥的交通要道。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导致至少19人死亡,近2,500人受伤,2,840人被捕。原本计划在11月举办的2019年智利APEC峰会因示威波及而取消,和12月的2019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也因示威波及而由智利改至西班牙首都马德里。

2019年11月4日,智利圣地亚哥示威者与防暴警察冲突。(Reuters)

而在西班牙,9名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领导人被判处9年至13年监禁,同样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10月14日开始的是次示威中,有近52.5万人聚集于巴塞罗那封锁了一些街道和地铁站,市中心发生骚乱以至交通瘫痪,极端抗议者点燃汽车,使用刀具、腐蚀性液体、弹弓、火焰瓶等武器和警方制造冲突,甚至还有人用烟花对准起降的飞机。示威者表示他们借鉴了香港示威者的行动。

此外还有诸如自我放逐到西班牙的埃及商人穆哈迈德•阿里(Mohamed Ali),9月20日指控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及军方腐败,一场罕见的示威也在他的呼吁下在埃及街头爆发;伊拉克民众10月1日开始走向街头呼吁终结一个令他们失望的政治体制;黎巴嫩政府10月17日试图对烟草、汽油和WhatsApp征款引发的贝鲁特游行……

在信息如此发达、沟通几乎无障碍的今天,街头运动为何如此频发爆发且规模如此轰轰烈烈?

分裂主义和自由主义的抬头

回顾发生在香港的修例风波,“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是其中最有代表性、传播性的口号。这个在2016年由香港本土派政治人物梁天琦提出的口号经过此次风波得到广泛传播。这种背后隐藏“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含义的口号,显然是带有港独意味的分裂主义倾向的展现。

10月12日至13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尼泊尔进行访问期间,在谈到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话题时,习近平曾提及:“任何人企图在中国任何地区搞分裂,结果只能是粉身碎骨;任何支持分裂中国的外部势力只能被中国人民视为痴心妄想!”国家元首选择在外访期间做出如此表述实属罕见,外界在意外的同时普遍认为,习不仅是要借此重新展现打击地区分离主义的决心,具体领域包括西藏、新疆、香港与台湾等,也是对美国干预香港等中国国内问题的警告。

曾经,在西方学者看来,分离主义是瓦解原社会主义的苏联、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等多民族国家的原始动力,并由此产生了众多的新国家。据统计,从1990年到2007年,民族分离主义催生了25个被国际社会所承认的新国家。

实际上,分离主义运动早已不限于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它也是西方国家所面临的非传统国家安全的重大挑战。自从特朗普(Donald Trump)2015年成为美国总统并喊出“美国优先”的口号,近两年,逆“全球化”的分裂主义在全球渐有抬头趋势。

今年5月开始,因为英国脱欧引发的威尔士、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地区再次爆发寻求独立的集会,而西班牙10月份爆发的游行同样是要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加拿大魁北克省闹独立在国际上“久负盛名”,从极端暴力手段到西方社会引以为傲的民主方式,分离主义者采取了各种手段。就在今年11月13日,加拿大魁人政团领袖布朗谢(Yves-Francois Blanchet)在与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会面后,依然对媒体表示,该党会继续争取魁北克独立。在西方分裂主义盛行的今天,法国的科西嘉岛同样“不安分”,尽管已经过去几个世纪,总有科西嘉人从法国独立出去的想法似乎一直未有改变。

+6
+5
+4

香港的“本土优先”如果基于“一国”框架之下,估计尚且能够被中国中央政府接受,但是一部分香港人自我赋予的“对抗共产主义的战士”形象,让香港的“本土优先”理念不同于中国内陆省份的“地方保护主义”,而是分离主义。 所以,分离主义也就成为反修例风波中一部分港人的真实目的。分离主义与自由主义交织,直接突破了北京的容忍底线。

作为“远东最后一个自由主义堡垒”,香港人认为他们是因为自由受到中共的侵犯才走上街头。但是正如大多数社会抗议一样,这个生长在自由主义土壤上的街头运动带有明显的左翼运动主张,就是不满建制政府,不满资本家,要求平等。左翼思潮的回归,同激进右翼的崛起一样,是当下世界的一个大势,而且两者在快速结合,这在香港局势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资本主义发展到极致后的畸变

以美英为代表的西方政客和学者,可能已经到了一个时机,需要去全面、深刻地反思,为什么在人均GDP已经很高,似乎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世界,会频繁地出现街头运动频繁发生的情况?

以前人们将资本主义理解为不干预,将一切交给利伯维尔场(源自法语Libreville,或称“自由市场”),但是当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2011年的欧债危机接连爆发,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开始讨论一个话题:到底怎样才算真的搞好经济。因为在在GDP增长和失业率之外,还有社会不平等和贫富悬殊等问题。

从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到今天智利、香港等全球各地的街头风波,都表明资本主义制度无法妥善解决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在一个社会,如果任由资本主义肆意发展,最终结果就是在看似“自由”的面具背后,“大鱼吃小鱼”的黑暗丛林逻辑盛行,大财团(阀)掌握绝大多数的社会资源,年轻人永远无法出头,阶级固化,民众缺乏希望,一切唯资本论,这都是“资本主义”发展到极致后的畸形结果。

香港就是自由资本主义发展下的典型案例:在今年之前,香港每年的经济数据看上去很好——GDP增长挺不错,市民收入看上去也还可以,但贫富悬殊越来越大。香港重新思考资本主义的要义就在于,能够更好地解决贫富悬殊的问题,能够更好去实现公平正义,社会分配的过程要让民众能看到正义感,以此来保护弱势群体。

最后需要拿一河之隔的深圳与香港再次做一个对比。2019年8月,就在香港修例风波不断扩大之际,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一时之间,深圳从中共当年学习资本主义先进管理经验、引入“市场经济”的改革试点,摇身一变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成为中共展示其未来“社会主义”城市建设、经济发展范式的“试验田”。

人类文明能发展到今天这一步,资本主义功不可没。但是在今天街头政治汹涌,各国民众对公平渴求越来越强的现状下,资本主义不应该继续成为“百用百灵”的万能药。深圳下一步该怎样发展?香港被巨额财富分配所割裂的社会结构,足以令深圳警醒。以人民为中心、而不是以资本为中心,这是社会主义区别于资本主义的本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