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现代化”是中共的一场自我革命

撰写:
撰写:

习近平上任以来,多次谈及自我革命,以至于自我革命都成为了中共政坛的高频词。比如,他曾在谈及全面从严治党时表示,“勇于自我革命,从严管党治党”,“坚决纠正各种不正之风,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坚定不移推进党的伟大自我革命,敢于清除一切侵蚀党的健康肌体的病毒,使党不断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在论述改革时,他说过,“我们一定要以勇于自我革命的气魄、坚忍不拔的毅力推进改革,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敢于触及深层次利益关系和矛盾,坚决冲破思想观念束缚,坚决破除利益固化藩篱”。

反腐行动是中共的一场自我革命,包括周永康在内的腐败高官,均因此落马。(Reuters)

具体到政治实践层面,外界印象里最深的中共自我革命莫过于反腐。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王岐山发起了中共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反腐行动,拿下了一大批省部级乃至国家级大老虎和不计其数的猴子苍蝇,重塑了整个中共官场生态。除了将大量腐败官员绳之于法之外,中共还进行了制度反腐,以达到自我革命和自我净化之效。比如,中共改革了中共纪律检查制度,在业务上将纪检监察由党委纪委双重领导制转向纪委垂直管理制,通过借鉴古代中国的八府巡按制度来强化巡视制度,整合原行政监察部门、预防腐败局和检察院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部门的相关职能,成立监督职能更强大的监察委员会。

除了反腐,过去几年中共在扫黑除恶时清理公安系统内部的害群之马都有涉及自我革命、刀刃向内。不过,相较于反腐、扫黑等偏向事务层面的自我革命,为了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第五个现代化”而进行的自我革命,则更具难度。

中共政治的深层困境和最大短板是专制、人治和暴力情愫。(VCG)

论及中国政治体制的最大短板和软肋,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是人治、专制和暴力偏好。这是数千年以来中国政治都未解决的深层困境。而中共本身又是一个列宁主义政党,在革命斗争年代为了适应残酷环境需要而形成的革命性和斗争性,又迟迟难以在和平时代发生现代性转化,更是加剧了中国政治的深层困境。这也是当前港台等海外社会对今天中国最难以接受的地方。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共尽管提升了法治成分,进行了许多制度建设,在一定程度上祛除了的专制,强化了民主集中制,在具体社会治理过程中也更重视尊重和保障基本人权,但仍然与大多数人期望存在较大差距,尚待持续努力。应该说,这项自我革命非常困难,任重而道远。

王岐山曾对知名日裔学者、《历史的终结》作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坦言:“长期执政的党的自我监督、自我净化压力很大,我们意识到这仅仅是开头,但我们的信心是从实践中得来的,还要走出来。难啊,自己监督自己啊。我自己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医学上有自己给自己开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网上查到,俄国的西伯利亚的一位外科医生给自己割过阑尾。这是唯一的病例,说明自我更新、自我净化很难。”这还是自我监督、自我净化层面,尚且如此困难,何况涉及到中共必须全面祛除专制、人治和暴力偏好,进行方方面面刀刃向内改革的“第五个现代化”。不夸张地讲,相较于反腐、扫黑,“第五个现代化”才是最具难度和挑战的自我革命。

当然,唯其艰难,更显意义。中国能否实现“第五个现代化”,不仅事关中共能否真正从革命党转型为执政党,而且直接影响中国政治能否良性发展和国家能否长治久安,以及民族复兴目标能否顺利实现。从这个意义上,中共主动发起的“第五个现代化”自我革命必须落到实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