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020全面脱贫大限在即 下一步怎么走

撰写:
撰写:

2015年底中共国务院发布《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宣示要在2020年完成“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眼下已来到了2019年岁末,期限就在不远处,中国大陆境内各地媒体纷纷报道当地扶贫工作已处在收尾阶段,然而在巨大政策目标达成之下,较少受到关注的是,全面脱贫之后“怎么办”的议题?

中共扶贫政策进展相当快速,2020年上半年或将如期达成“全面脱贫”目标,图为2018年2月11日上午,习近平前往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三岔河乡三河村、解放乡火普村调研“精准扶贫”。(新华社)

近日不论是贵州、西藏、或者是“三区三州”等地,皆传出扶贫工作的进度,例如,贵州省表示2019年已完成减少140万贫困人口,2020年上半年将会把总数15万、涵盖9个贫困县的“剩余贫困人口”摘帽;新疆自治区则在12月8日表示,已全面完成“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任务,共有40,146户、16.94万人迁至新居;西藏自治区也宣告剩余3.23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已全部解决。

整个中国大陆贫困人口目前还剩多少,并无准确数据,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曾表示2020年全面脱贫的标准是年收入4,000元(人民币,下同,1人民币约合0.14美元);在此标准之下,据12月5日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洪天云表示,到2019年底,将再完成1,000万人以上的减贫任务,330个左右的县将脱贫摘帽;预计95%左右的贫困人口将脱贫,90%以上的贫困县摘帽。2020年剩下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为300万至500万,贫困县不到60个。

依当时贫困标准,1978年中国农村贫困人口有2.5亿人、贫困发生率高达30.7%,1980年代开始的扶贫工作使贫困人口逐渐下降,各种扶贫政策的最新转变是2013年习近平提出的“精准扶贫”,2017年底他进一步宣告2020年全面脱贫是“庄严承诺、一诺千金”。经由6年的努力,贫困发生率已降至1.7%,复旦大学教授张维为更以美国比较,举出美国有4,000万人贫困、1,850万人极度贫困,按同等规模来看,中国大陆的扶贫成就完全可以供美国学习。

世界各国仍有非常多的穷困人口待各国政府、社会组织协助,图为中非共和国的淘金工人,他们许多是在非法金矿工作赚取微薄薪资维生。(VCG)

但是较少受到舆论关注的是,越过脱贫线之后,并不是一劳永逸,反而还要持续进行相关工作,以防贫困发生率再度提高。

首先,即使绝对贫困消除,但相对贫困永远都会存在。根据加拿大约克大学副教授沈荣钦的研究,中国大陆从1978年至2015年,最富的前10%人民所得份额从 27%增加到41%,而最穷的50%人民所得份额则从27%减少至15%;大陆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2018年仍维持在0.468,位于联合国(UN)贫富不均指数的高等级区域,同年台湾基尼系数则仅为0.338。这显示中国大陆的扶贫成就不应忽视贫富不均的问题,而贫富不均又与大陆各省市最低薪资、社会福利的相应经济给付标准的不一致有关,目前已开始有统筹规划的脚步(例如养老金),但还有太多需要克服之处。

其次,不论扶贫或是脱贫,都必须持续关注“返贫”问题,这很大程度上是由形式主义的扶贫工作造成,形式主义扶贫只求当年度验收过关,甚至往往花大钱“迎检”,但实际上并无法维系收入水平,一旦政府不关注、核查人员离开,贫困将卷土重来。这个重要问题在过去几年的扶贫政策实施中,有太多的案例曝光,包括腐败、扶贫资金闲置、形象工程、大肆庆祝“摘帽”脱贫等问题,这些老百姓的血汗钱被贪污、闲置或滥用,都会让扶贫的努力付诸东流;而中共自豪的脱贫“第三方评估”,不少依靠大学生进行电话访查,有时访员连方言都不会说、还刻意找茬,连中共党刊《半月谈》也认为,第三方评估出现许多“外行评内行”现象。

2016年中共发布《全国“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规划》,宣告5年内将对近1,00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这当中许多是边疆少数民族,如何让他们在离开故地后,仍能保有民族文化与民族自信,是相当重要的问题。(新华社)

第三,援助经费的持续投入不可少、腐败不可不防。2019年中共政府的中央专项扶贫资金达1,261亿元,而2016年至2019年,专项扶贫资金累计3,843.8亿元,各省市级也大多规划了年度专项扶贫资金。但是随着中国大陆经济增长放缓、各级地方政府财政压力加大、债务不断增高,原有持续加码的专项扶贫资金,甚至是企业对扶贫的巨额捐款、认养,都可能会出现变量;但是巨额扶贫资金的投入,也必须注意腐败问题,例如长年以来农村低保都面临干部“人情保”等骗保问题。

最后,除了重要的发展权、生存权外,全面脱贫后也须注意其他人权面向的补充,达成更完整的社会发展,譬如文化权、环境权、甚至是民族自治权等。扶贫是以越过贫困标准为依归,过程中会留下不少问题,比如,各项扶贫基建工程造成的环境生态损坏如何复原、易地扶贫搬迁后居民面临的适应与文化保存问题。特别应注意的还有,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少数民族区域自治权如何随着扶贫的达成,进一步设定新的议程、维护少数民族的权利。现在正当中国和西方国家争夺人权观谁更完善的时候,如果能在扶贫完成之后进一步完善其他面向的人权,对于中共绝对是加分。

按照目前进度,中国大陆的剩余贫困人口应能如期在2020年底前达成脱贫,但所谓“脱贫”,也不过是跨越政府规定的、仅得温饱的4,000元年收入水平,绝不等于是消除贫困。据中国人力资源业者“BOSS直聘”发布的调查报告,2019年大学应届毕业生平均起薪为人民币5,909元,等于大学新鲜人的月薪即为贫困人口年收入的1.5倍,差距还是太大。可见,未来要持续提升“相对贫困”人口的生活质量,仍有非常艰困的道路要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