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原县图书馆烧书 是现代版“焚书坑儒”还是形式主义病

撰写:
撰写:

近日,一则关于中国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焚书的报道,引发网络热议,甚至有人将此举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和文革时的“批林批孔”联系起来,触动了知识分子的敏感神经。

12月8日,一篇题为《镇原县图书馆组织开展馆藏出版物清查下架和集中销毁活动》的文章,在网络间流传。该文是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在10月23日发布于镇原县政府官网的官方通告,该报道称,“为充分发挥图书馆在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主阵地作用,近期,镇原县图书馆组织对馆藏资源中社会捐赠的非法出版物、宗教类出版物,特别是对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图片书刊和影像资料等内容进行了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销毁。”

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工作人员焚烧非法出版物。(镇原县政府官网)

报道还称,“经组织清查,镇原县图书馆迅速下架清理出的成人阅览室、地方文献室等涉倾向性书籍65册,并于10月22日上午组织人员集中当场销毁。”该报道的图片显示,焚书现场由两名工作人员在镇原县图书馆门口焚烧。报道称,“本次焚烧活动由镇原县文旅局分管领导亲自到馆督查。”

目前,镇原县图书馆的这一官宣报道,已在官网删除。官方回应正在调查此事。但由此引发的关注和热议,仍在持续。12月8日《新京报》就此发表题为《图书馆“焚书”,要经得起文明和法律审视》的评论文章,强调图书馆“焚书”要经得起文明和法律的审视;焚烧宗教类出版物违反了《宗教管理条例》等法规。

据报道,该县图书馆所执行的任务,与近期中国教育部的一份文件《关于开展全国中小学图书馆图书审查清理专项行动的通知》的内容有些相似,该文提出在全国中小学图书馆开展图书审查清理专项行动,以优化馆藏结构,提高馆藏质量。但仔细辨别教育部文件明确的范围是中小学校,而非县办的图书馆,二者不是一回事。

这起焚书事件,引起社会的广泛批评和讥讽,甚至在海外华人圈也引发了对秦始皇“焚书坑儒”、文革“批林批孔”的恐惧想象。

当然,在现代中国社会和网络讨论中,很少有人会真的担心焚书坑儒的再现,更多把这一行为视为“低级红”或“高级黑”事件。这种拙劣的行政作秀,实乃中共党内反复重申和三令五申要求根治的“形式主义”。但中国的官僚队伍多达百万人,总有各种各样的“难以理解”的“幼稚病”,在行政过程中,“宁左勿右”,流于形式。

在中国的官僚体系下,任何行政行为在基层总会宁左勿右的偏差,放大高层政策中潜藏的错误倾向。这种公开“焚书”的行为,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文明史上的一大敏感事件,而对于执行的官僚们来说,可能根本没有这个意识,而只是想着如何向上级示好,或机械地完成任务。不料,这次却不幸踩到雷区,弄巧成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