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渐近的巨大挑战 中俄通气只是“杯水车薪”

撰写:
撰写:

近日,中国组建成立一家新的央企——国家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被视为中国在能源领域的重要一步。稍早前还有一个关于能源的事件,即中俄两国元首视频连线见证的一条天然气管道投产通气。

第二件事值得关注之处不仅在于这两个国际性大国之间的微妙关系继续升温,这条管道对两国各自的重要性也不宜低估。对俄罗斯而言,其丰富的天然气资源进入了一个前景广阔的巨大市场;对中国而言,其急剧膨胀的能源需求得到部分缓解。不过,如果着眼于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未来将会出现的能源消费需求和安全挑战,起自俄罗斯的这条天然气管道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令人望而生畏的中国能源需求

据悉,这个名为“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的项目投产后,2020年输气量将达到50亿立方米,其后提升至每年380亿立方米,今次合同规划的30年里将共输送1万亿立方米。380亿立方米天然气对于中国是怎样的概念?

中国官方公开数据显示,其在2018年的天然气消费量是2,808亿立方米。380亿立方米约占2018年天然气消费量的13.5%。如果考虑到中国天然气消费量的巨大增幅,以及未来将要出现的消费需求,380亿这个数字或许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布2019版《世界与中国能源展望》报告预计,2050年中国天然气需求量将达到6,900亿立方米,380亿的供给数字将仅占5.5%。

中国通过持续40余年的经济建设发展,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巨大经济体,而这种发展态势有望在未来多年得以延续,普遍预计其体量不仅会超越美国,而且将拉开很大距离。那么,由此造就的经济前景、市场需求将会难以估量。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对能源的需求将会极为惊人,令人望而生畏。天然气只是中国存在巨大需求的能源之一,仅凭中国自身的能源产出将远不能满足其需求,对于全球供给体系而言也将是难以承受之重。

根据英国石油公司(BP)发布的《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中国是2018年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当年消费量达到32.73亿吨油当量,占全球比例为23.6%,超过美国的16.6%。由于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个人生活与工业生产水平都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对能源的需求前景将极其可观。例如,中国在2014年人均天然气消费量约有135立方米,而发达国家聚集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人均消费量达到1,242立方米,几乎是中国人的10倍。

中国能源特别是油气能源对外依存度也令中国政府感受到了风险。2005年中国能源对外依存度还只有6%,到2018年已增至21%,其中原油与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分别是71%、45%,是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和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而目前中国仍在以相对高速发展,其能源需要也被普遍看涨。在这种涨势下,提高单位能源利用率与优化能源结构的效果都相形失色。

整体来看,中国作为并且将继续作为全球最大能源市场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中国拥有14亿人口,比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整个欧洲,以及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人口之和还要多。中国政治注重并致力于实现“共同富裕”,目前正在投注巨大资源和精力完全消灭贫困现象。如果其中10亿人口生活水平接近目前发达国家民众平均生活水平,中国这一全球最大消费市场的规模就将再度大幅扩张,而能源则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第二是中国的发展速度较快且有持续性,前景可预期。自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长期保持高速发展的态势,即使当前6%的GDP增速也已十分可观。这得益于其超前长远的规划,比大多数国家更为出色的自我控制、调适与执行力,以及应对风险的能力。如果没有过于严重的偶然或外部因素冲击,中国的继续崛起会是大概率事件。

因此,中国执政者的规划就需要着眼于未来数十年后很有可能会出现的一种预期前景,对中国的观察也是如此。

中国如何应对能源挑战

就能源方面来说,中国的执政者有两个需要考虑的极其重要的问题,一是如何铺展和构筑一套庞大的足以支撑中国继续发展和未来消费需求的能源供给网络,二是如何保障这套供给网络的安全和稳定。其挑战性在于,这套网络不仅立足于中国,还将延伸到中国之外广大区域。一条条伸展至遥远的非洲、中东、南美洲的能源供给线,可能都将成为关系中国市场稳定的“命脉”。届时外部的轻微不可控因素将很容易传导和放大至庞大的中国市场,引发剧烈震荡。

那么,中国将如何保障其外部能源供给体系的安全可靠?如果中共所谓“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判断属实,对于这种变局又有怎样的应对方案?中国会像英国、美国等西方国家那般为维护自身经济利益不惜采用战争手段吗?

中国经济已经深度嵌入全球市场体系,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当中国市场大到一定规模之后,其安全与稳定状态也将牵扯到其他大多数国家的切身利益。这种利益关系对于中国能源安全是一个层面的保障。另一方面,国际政治合作与外交协调的重要性也将越发凸显。这两个方面要求中国有更多的对外开放与交流,并在全球市场体系与政治秩序中扮演更多角色。

此外,全球确实正在面临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与风险,保守主义、民粹主义有明显抬头之势,部分地区陷入了战争与动荡的泥潭。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摩擦冲突是否会发展到不可控的局面还是未知之数。因此,中国或将有一定的筹备。这种筹备可能包括军事方面,例如对重要航道的护航,通过某种方式制止地区战争并维护和平。

对未来的预期会影响到当下的行为。对于中国的发展前景,乐观者可以会想见一个类似以中国为“中央”的市场供求体系,但是也可能会低估实现这种前景的困难。例如此番成交的中俄“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项目就已历经20年的谈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