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藏到新疆 多次抨击中共治疆政策的“神秘人物”

撰写:
撰写:

继美国政界和媒体在中国西藏、香港、新疆等议题上接连出手之后,中国在官方和媒体领域也展开的一波反击也颇有声势。近日,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并引述新疆一位政府发言人的话,指称两位经常现身西方媒体批评中共治疆政策的学者背后存在美国情报机构的背景。美国《纽约时报》对《环球时报》该报道内容进行了驳斥。

这两位学者是谁?为什么能够引来中美两国媒体之间的直接交锋?他们背后究竟是否有美国情报机构的鼓动?

中美媒体争论两“学者”

据悉,《环球时报》这篇英文报道发布于2019年12月3日,引述一位未透露姓名的“发言人”的话称华盛顿大学人类学讲师Darren Byler(中文名“雷风”)和德国独立研究员Adrian Zenz(中文名“郑国恩”)实际上是为美国情报机构工作。他们伪装成专家,是一项关于新疆教培中心研究项目的核心成员,该项目背后有一家美国情报机构支持。

对此,《纽约时报》在12月10日的文章介绍称,雷风是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博士后研究员,郑国恩是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的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郑国恩在这篇报道里指责《环球时报》报道称,“把我和雷风描绘成情报人员,是一种非常拙劣、粗鲁、抹黑的反击”。

观察西方媒体涉及中国新疆的报道,郑国恩与雷风经常以“专家”身份发表几乎全部为批判性的评论,郑国恩的出现频率尤甚高。郑国恩的身影大概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趋于活跃。在2018年5月16日,《纽约时报》曾有一篇观点性文章《中国如何对少数民族进行“教育转化”》引用了郑国恩根据新疆官方流传出来的零碎信息拼凑和描绘中国建设教培中心的数据。

当时郑国恩的头衔还是“德国科尔塔尔的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研究员”。在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一些西方媒体引述郑国恩的评论时也多是冠以这个身份,后来逐渐变成了“德国新疆问题专家”,也有媒体称他是“在新疆集中营问题上的研究颇受关注的德国研究员”。可以说,郑国恩正是随着西方对于新疆教培中心话题的舆论升温而逐渐获得不小的名气。

郑国恩曾在台湾媒体“关键评论”(The News Lens)创建账号并发文,当时其个人简介称他曾在中国领导发展工作(lead development work),攻读博士学位时的研究重点是西藏少数民族的高等教育和中国接受高等教育藏人的就业。未知情况是否属实。

另外,郑国恩曾著有《受到威胁的“藏族”?》一书,该书已于2013出版。由此推测,他在早年已对西藏确有比较多的了解,尽管其观点与中国官方叙述存在比较大的分歧。他对于新疆问题的研究则大体始于2017年。他的这一关注焦点的转移,与中国西藏局势趋于安稳和新疆反恐去极端化政策发力,两地在国际舆论中的话题温度一“降”一“升”,以及现任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由西藏调往新疆的时间比较合拍。

郑国恩背后的美国基金会

相比于雷风比较纯粹的学术背景,郑国恩则有一个特殊身份。其推特的个人介绍是“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的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研究新疆和西藏”。该基金会成立于1993年美国华盛顿。据其推特介绍,“这是一个经美国国会授权成立的教育与人权基金会,以纪念那些在共产主义政权下受苦的人们。”郑国恩本人与《纽约时报》都没有避讳这一基金会。

这一基金会对中共的态度似乎不太友好。据悉,其执行主席马瑞恩·史密斯(Marion Smith)近期就香港问题发声称,“香港在此是一个关键,是未来长期对抗的第一前线。我们已经看到了,不管我们是否愿意,美国与自由世界一方和中共的新冷战正在继续。”

相比于以前,美国一些由国会授权成立的基金会的形象在中国人的舆论观感里有所恶化。12月初,中国政府宣布对“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人权观察”、“自由之家”等五个非政府组织进行制裁,其中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被指由美国国会财政支持的“第二中情局”。

那么,郑国恩所服务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是否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有着类似的背景?《环球时报》报道里的“发言人”与反驳其报道的《纽约时报》都未对所谓“研究项目”,以及上述基金会进行详细介绍,但这些应该正是判断郑国恩与雷风是否为美国情报机构工作的关键。双方如果在这方面有更多的信息披露,或许就不致于陷入一场“口水之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