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水浒传》到李子柒 看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撰写:
撰写:

已故作家柏杨曾转述1931年纽约时报報道,美国女作家赛珍珠(Pearl S. Buck,1892年至1973年)喜孜孜地带着自己的《英译水浒传(All Men are Brothers)》草稿去到了一个中国留学生的场子,满心以为自己是在帮助中国“文化输出”,会得到留学生的赞美。不想在场留学生却对她说:“赛珍珠女士,我们敬佩妳推广中国文化的热诚,但是《水浒传》描写杀人越货、吃人肉等残酷情节,我们担心外国人看了会对中国产生不良印象,可不可以请妳翻译一些道德高尚的书籍?”

自2016年开始,中国大陆网红李子柒拍了一系列的农村生活影片爆红,圈了无数外国粉,却被部分人认为是迎合外国人的刻板印象,展示中国农村的落后景象,让外国人对现代中国产生不良印象云云。殊难想像,曾几何时,让外国人对中国产生不良印象的标准,已经从“吃人肉”降低到了“农村生活”。

李子柒何许人也?

从官方公布的资料来看,李子柒生于1990年的中国大陆四川某农村,未完成中学学业即前往都市打工,度过一段惨澹岁月。自2016年开始,李子柒返回家乡,拍摄一系列“农村生活”影片─做果酱、擀面团、酿酱油-结果一炮而红,如今在微博上已有超过2,000万粉丝,还曾被誉为“2017年最强网红”。

李子柒以农村生活自力更生的影片风格大红。(YouTube@李子柒 Liziqi)

更惊人的是,尽管李子柒的影片完全是用中文讲话,最初也并没有想过要配上英文字幕,但影响力仍然跨过国界和语言的藩篱,自2017年在youtube上开设频道至今已拥有750万订阅,总浏览量将近10亿。

人红是非多,李子柒的影片爆红以来,“至少有95%的人喜欢我”、“但不可能被所有人喜欢”(李子柒专访);批评者提出许多质疑,甚至认为李子柒是由一个专业团队打造出的“农村幻影”,并非是真正单纯的农村女孩云云。

自然,对95%的大众来说,到底影片是怎么拍出来的本就无关紧要,只要不违背法律与善良风俗,那重要的只有影片品质如何、能不能切合大众的口味而已。

问题在于,当李子柒的影片不只透过网路传遍中国大陆,也透过网路跨出国境之后,李子柒就好像突然背负起了“中国文化输出”的大纛,要对“中国形象”的成败良窳负起责任来了。

“原始生活”有其客群

其实,以“农村”、“原始”、甚至“落后”的生活拍成的影片节目早就大行其道,美国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的《荒野求生》(《Man vs. Wild》)远在2006年便已在全球大红,直至2012年主持人“贝爷”(Edward M. Grylls)与探索频道解约后,仍然在不同节目持续着“荒野求生”的实况风格。

在Youtube上,一个名为“Primitive Technology”的频道挑战在澳洲丛林中就地取材、从无到有做出各种生活必需品。主角约翰(John Plan)从石斧和茅草屋开始,花了4年时间终于在2019年弄出了耐火砖,要开始炼钢了──这频道有990万人订阅,总点阅量也超过8亿次,还出了一本纪实书。

比起李子柒的影片尚且打扮得整整齐齐,“贝爷”在荒野里吃虫、约翰也经常打赤膊,如果说美国或澳洲中有观众批评他们“显示了落后不实的美国与澳洲印象”,似乎不是不能想像。但至少,中文圈的观众都知道那是一出在某种被限制的状态下运用智慧与勇气克服困难的节目;至于在镜头之外,贝尔是搭飞机过去拍摄地点的、约翰是开车去丛林里的,那和影片要传达的意义毫不相干。

文化自卑可以休矣

如中文观众看到日本、韩国的农村节目,似乎也不会认为日本、韩国是如何落后了;既然如此,何必预设外国人看到中国大陆的农村节目,就会认为中国大陆是如何落后。这种思想,恐怕是因为先预设了中国大陆的农村是如何的落后,先画靶才射箭,结果见到什么影片都受到刺激了。

后来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赛珍珠曾认为“西方人在极度饥饿时也会吃人的”,拒绝相信《英译水浒传》会伤害中国形象,坚持翻译出版,结果大受好评,最新的2006年再版版本在购物网亚马逊网站(Amazom.)上获得4.7颗星(满分5颗)。无论当时还是现在,只要中国人先建立起真正的“文化自信”来,也就能够看出各种不同的美感,而不是自卑于落后原始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