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遭精神虐待自杀 北大女危险爱情背后的权力拼图

撰写:
撰写:

中国党媒南方周末发布的一篇撰文——《“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引爆了中国舆论的热烈讨论。

这篇撰文中讲述了一名前不久自杀的北京大学学生包丽与其男友交往的经过,由于她不是处子之身而饱受男友牟林翰的精神折磨,其中包括提出拍裸照、先怀孕再流产留下病历单,以及做绝育手术等要求。包丽最终无法忍受男友的精神折磨,在10月9日服药自杀,并在11月被医院宣布“脑死亡”。

然而,报道刊出不久后,包丽的好朋友则发文表示,这篇报道并非事实的全部真相,牟林翰对包丽的精神虐待和PUA(全称是Pick-up Artist,搭讪专家)的手段远比报道中呈现的更过分,随即公布出了大量两人聊天记录。

在包丽朋友公布的聊天记录中,牟林翰多次强调自己深爱包丽,无法原谅其不是处女之身,还不断贬低包丽为“不干净的人”,对她灌输“这一切都是她的错”的观点。从包丽的结局来看,牟林翰一步一步的成功让她接受了这一观点,包丽也因此走向了自杀的悲剧。

“牟林翰道德沦丧”、“包丽很傻很天真”这是中国网络之上对两位主角发出最多的评价。事实上,这一事件的发生是既是牟林翰人格投射的产物,也是“高校官场权力文化”的映射。

从《南方周末》的撰文可知,牟林翰对于“权力和力量”有着较强的欲望和推崇,这具体也可从他在包丽学生会“事业”上提供的帮助能看出。在包丽进入学生会后,牟林翰一直在背后指点包丽如何在学生会周旋,用何种方式取得学生会各个层级人员的青睐和信任,由此可知,牟林翰对如何谋取话语权有着清晰的思路,更享受主导。

牟林翰的争权方式看似习以为常,但放在包丽与其的两性关系之中,却让人“不寒而栗”。牟林翰的控制欲,让他在任何关系和环境之下都无法忍受处于下风,都会极尽全力为自己争取话语权和主导权,这样的心态直接导致牟林翰在他与包丽的出现了扭曲。

包丽的性格本来很阳光、很乐观,但在与牟林翰交往后,牟林翰多次以包丽不是处女之身对她进行贬低,以此方式打破了或麻痹了包丽对事物判断的能力,如同催眠一般让包丽其所言产生共鸣,从而对他言听计从。换而言之,牟林翰指责包丽不是处女,仅是他对包丽“精神施压”的一个借口。即便包丽是完璧之身,牟林翰极有可能也会用其他的理由和借口对包丽进行攻击。

他对“控制欲、话语权、优越感”的追求到了极致的地步,而他的“追求”一定程度也是中国高校官场文化的体现。

中国高校的官场文化是加剧他控制欲的一大促因。高校的团委、学生会,某种意义上是中国国官场生态的缩影。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陈伟曾撰写了一篇名为《学生会: 大学最阴暗的一角》的文章,痛斥高校的团委、学生会,某种意义上是中国官场丑陋生态的缩影,每年换届阶段学生会竞争对手之间的暗中互相倾轧,手段极其卑劣。

也正是这一权力文化的趋势下,使得牟、包二人在学生会追逐名利之时彼此吸引、靠近并最终交往。同时也滋生了牟林翰威权人格的发展,为此次惨剧埋下了祸根。

事实上,牟林翰的对话语权控制的情况在许多亲密关系中并不少见。例如在部分亲子关系之中,也会出现牟林翰与包丽的相似情况。不少父母习惯于在日常生活中和学习上对孩子们的自身认知、感受和判断进行全盘否定,一定程度影响了孩子对自我判断力的信任,从而全盘接受对家长的安排和判断。只不过相较于这些父母,牟林翰的做法更为极端和疯狂。就目前形势看,牟林翰难以被定罪,等待他的只是社会道德的谴责或北大的退学公告,但无论何种结果,都无法换回包丽的生命。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在中国高校官场权力文化盛行的今天,“牟林翰”仅仅是现实社会中一个缩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