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入京获习李力撑平安过关 特首负责制料重锤坐实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12月16日上午,北京迎来2019年入冬后的第二场雪。当天,正在北京“出差”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紧裹羽绒服步出酒店,迎接她的此次北京之行的重头戏,她将分别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并进行年度特首述职。虽然这只是历届香港特首每年都要履行的例行述职,但2019年香港局势生变,修例“触雷”,岁末年终,香港局势仍未平息。对此,林郑如何向北京交待,而北京又给出什么样的答案,自然让外界的疑问投向这次述职。

北京时间12月16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将分别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外界对林郑的这次述职十分关注。(HK01)

林郑从习李处受领“锦囊”

特首述职,重头戏是向中央领导人汇报香港经济、社会和政治方面的最新情况。论政治,香港面临的内外局势是,街头的暴力现象仍然存在,大规模的示威显示民众对港府及北京的不满仍没有纾解,而在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中,建制派雪崩,泛民赢得多数,更能说明问题。谈经济,最新的经济数据是香港已连续两个季度呈现负增长状态,“2018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报告显示,当前,香港本地贫穷人口高达140万6,500人,大概每5人中有1人贫困,创10年来新高记录。其中,人口高龄化与过渡性青年贫穷成为主要关注点。与此同时,美国通过涉港法案,试图将香港作为与中国对抗的“战场”,坊间再现北京欲撤换港府班底的传闻,人心浮动…..

乱局之下,流言四起,甚至有声音将其与当年董建华因病称辞相提并论,认为林郑此次述职将重演“董建华下台模式”。然而,12月16日,北京传来消息,“在香港非常时期,显现出的勇气和担当,中央是充分肯定”。习近平称林郑面对各种困难和压力,能够坚守“一国两制”原则底线、依法施政、恪尽职守,并重申了其此前在出席巴西金砖峰会期间就香港局势进行紧急中央表态——“3个坚定不移”(坚定支持行政长官带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坚定支持香港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而在此次述职中,李克强亦肯定林郑表现,称香港面对前所未有严峻复杂的局面,林郑月娥政府推出一系列保企业、稳就业的纾困举措,“迎难而上,殊为不易”,中央政府对她和特区政府作出的努力“充分肯定”。

从习李二人的讲话本身来看,似乎并无过多新意,仍是在重复此前撑林郑的态度,事实上,北京的表态看似无新颖之处,但也绝不是流于形式。一则,香港局势事已至此,恐怕有安抚和力撑林郑及其管治团队的用意。林郑及其团队力推修例触发民间早已积累的的不满情绪爆发,其执政声誉和权威受损是必然的。而来自北京的“加持”既有利于短时期内林郑月娥及其管治团队恢复信心,尽快平息香港的混乱事态,从长远来看,或许也是为未来的港府背书,给予后者充分的信任和更大的空间。二则,从当前中国所处的内外部环境看,习李二人对林郑的评价恐怕也透露这对整体形势的考虑。从2018年初至2019年末,中国都面临严峻的国内外挑战,与美国的贸易战打得十分辛苦,国内经济下行又带来不小的压力。香港局势之于林郑的考验,相信习李二人感同身受。所议“勇气担当”“迎难而上”这些看似撑场的话语背后凸显的是一种勉励,而又何尝不是自况。

从特首述职到特首负责

当舆论都把焦点放在北京如何评价林郑,对香港局势会作出如何指示之时,反而忽略了特首述职这件事本身所传达的政治象征意义。

特首述职是自香港、澳门回归中国以来,港澳特首每年年底进京向中央政府汇报工作的惯例。早期,特首述职的时间乃至频率都不固定,有时在每年12月、11月甚至10月,有一年一次也有一年两次,2001年后,香港特首述职时间开始固定在每年的12月进行,述职的地点多数安排在中南海,有时也会安排在人民大会堂。例如今次林郑赴京,李克强即是在人民大会堂而非中南海紫光阁。据中国大陆媒体报道称,李克强会见林郑的地点选在人民大会堂香港厅,该厅是1997年5月12日,由香港知名实业家霍英东牵头筹建竣工,香港厅总面积1,728平方米,是人民大会堂内以地区名命的面积最大的厅室,其中主会议厅迎门的大屏风正面中心是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题词的“执行一国两制方针,保持香港繁荣稳定”。对于这个安排,香港特首办回应说,述职会面场地由中央政府安排。

近年,关于港澳特首述职引起舆论热议的是2015年梁振英赴京述职座位调整一事。当年12月23日,李克强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前来述职的时任香港特首梁振英,当时梁振英和和李克强会面的场地设置与以往有别。相比此前一直是两张大椅放在会议厅中间,香港特首与中国国务院总理分别并排坐在椅上,那次会面却是李、梁二人有分别就坐一张大长枱旁边,李克强坐在正中,梁振英则坐在李的右边。稍后梁振英会见习近平的座位安排亦是如此。特首与最高国家领导人并排而坐改为坐长型会议桌,最高领导人左手侧是一同听取汇报的中央领导,右手侧坐的是特首以及港澳办、中联办相关领导。当时,中共港澳办方面回应称,行政长官述职场地的调整,是为了更好的体现宪法和基本法,以及行政长官作为特别行政区首长和特区政府首长向中央负责的要求,更加规范、更加庄重。此后这种座次安排延续至今。

事实上,对于述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并未做出具体规定。中国大陆学者认为,虽然两个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中并没有明确规定特首应当定期向中央人民政府述职,但它是在实践中创造出来的“惯例”。这种惯例的法律根据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规定: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依照本法的规定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负责,因而向中央人民政府“述职”应当是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的形式之一。

关于特首负责这个议题,此前,中共十九届四中决议里罕见出现“健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对中央政府负责的制度,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的表述。当时外界即有讨论,中央政府要如何健全特首向中央政府负责,所谓健全是不是要与“完善”区别对待,也就是说今天的“负责”是不够的,其中可能有对之前“问责”的内涵不足的补充。也就是说,今天的“负责的制度”没有提供足够的“问责”空间或机制。

日前,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就中共四中全会决定关于“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推进祖国和平统一”部分的论述在中共党刊《人民日报》发文。文章称,根据基本法的规定,行政长官既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首长,也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既要对特别行政区负责,也要对中央负责。这种“双首长”和“双负责”的定位,决定了行政长官在“一国两制”下特别行政区的治理中具有重要地位,承担统领责任。一方面,要完善行政长官对中央负责的制度安排,包括完善中央就基本法规定的有关事务对行政长官发出指令的制度,完善行政长官向中央述职制度、向中央报告特别行政区有关重大事项的制度等;另一方面,要在特别行政区落实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完善公务员管理制度,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确保行政长官代表整个特别行政区对中央负责的要求落到实处。

由此看来,无论是此前梁振英述职时的会面座位新安排,还是此番习李一再表示支持林郑“依法施政”,这都不仅是外界解读的为了突出“中央地位”,凸显“一国”角色,也不单纯是北京对林郑的表态,其背后都是中央政府在步步对健全特首负责制的实施,展示中央对香港的绝对权威和中港在这一国体制中的宪制角色,也是同样在警告香港示威运动中的激进分离主义和“自决”派倾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