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齐尔“无病呻吟” 伊斯兰世界对中共治疆态度复杂

撰写:
撰写:

近日,正在英国一家足球俱乐部效力的德国籍土耳其裔足球运动员厄齐尔突然加入了中西方围绕着新疆而展开的一场巨大争论。他在自己推特(Twitter)和照片墙(Instagram)上用土耳其语发表了一首涉及中国新疆、渲染悲情、鼓动“圣战”的诗词。尽管出生在德国,祖籍在土耳其的厄齐尔显然对土耳其有着很强烈的归属感。而他对中国新疆反恐的批评态度,据信在土耳其能够得到很多认同。

恐怖主义是当今全球正在面临的一个普遍性问题,也被绝大多数国家所否定。但是对于如何反恐,各方却是众说纷纭,美国所领导的西方国家在中东北非等地区“以暴制暴”并辅以西方式民主政治的反恐始终无法根除恐怖主义,反而被认为导致了更多恐怖主义。中国在新疆的反恐新模式已经实现了连续3年无恐袭的局面,却始终遭受西方的挑剔与指责。

其实更值得关注的是,很多伊斯兰国家或是国内有着很多穆斯林的国家已经对中国治疆反恐的做法表示了认可。在这种局面下,厄齐尔的发声顺应了西方对中国反恐习惯性批判的舆论环境,其实也反映了在伊斯兰世界的主流之外,对发生在中国的恐怖主义仍然持有模糊甚至是支持的态度。这也是伊斯兰世界复杂性的一处体现。

厄齐尔对土耳其的精神归属

据悉,厄齐尔的诗词大意为“啊,东突厥斯坦(中国新疆)。那个穆斯林世界流血的伤口,那些抵抗压迫的圣战者和圣战组织,那些面对威逼仍然为坚守伊斯兰独自抗争的光荣的信徒们,《古兰经》在被焚毁,清真寺被关闭,经学院被禁止,穆斯林学者被一个个杀戮,穆斯林兄弟被关进集中营,中国男人搬进了他们的家中,我们的姐妹们被迫与中国男人结婚……”

但是在新疆当地人和中国政府的评述里,厄齐尔的这首诗看起来像是一个号召“圣战”和“恐袭”的宣传单。诗词所描述的内容与新疆的现实情况相去甚远,而其公开提及“圣战者”和“圣战组织”的做法则又无异于展示了支持恐怖主义的姿态。

厄齐尔父母都是土耳其移民,他出生在德国,因过人的足球技术水平成为了体育界明星。他在西方也是一位备受争议的人物。因为厄齐尔信仰伊斯兰教,是一位虔诚的穆斯林,而且很多迹象显示他对土耳其有比较浓厚的认同感。例如,他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多有交往,曾在2018年世界杯前在送给埃尔多安的球衣上写下“我的总统”并与其合照而在德国引起轩然大波。

众所周知,土耳其是长期以来最关心中国新疆,更准确地说是最关心生活在新疆的穆斯林的国家之一,经常为新疆穆斯林发声。2019年2月曾经发生过土耳其政府轻信一位维吾尔音乐家艾衣提在教培中心死亡的谣言而向中国发出措词激烈的指控。中国官方稍后公布的视频则显示艾衣提仍然健在。

因此在很多看来,作为土耳其裔的厄齐尔发布的这首诗展现了他尽管没有出生在土耳其,仍然与土耳其维持着一种杂糅着政治、文化、宗教、情感等等因素的纽带。这在移居西方的穆斯林群体里可能并非个例,在土耳其国内可能会引起更强烈的共鸣。

土耳其对中共治疆的模糊态度

穆斯林对于中国的新疆问题并非完全的众口一词。令很多西方人感到难以理解的是,很多伊斯兰国家或是国内有很多穆斯林的国家并未加入西方对中共治疆政策的“围攻”,甚至是出面为中国站台。例如在2019年7月,37个国家联合致函联合国积极评价中国反恐和去极端化成就,这37个国家包括埃及、沙特阿拉伯、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苏丹,叙利亚、厄立特里亚、菲律宾、巴勒斯坦、阿曼、卡塔尔、科威特、南苏丹等等。另外,伊朗也曾在新疆问题上表达过支持中国政府的态度。

伊斯兰世界对中共治疆政策与效果的认可有事实依据。他们中很多国家使节、记者都曾到新疆实地探访。新疆已经连续3年没有发生恐袭事件,这一局面背后社会状况的大幅改观应该能够很容易看见。

因此,身在西方的厄齐尔发出的关于中国新疆、关于“圣战”和恐怖主义的词句,并未代表伊斯兰世界的共同声音,更像是脱离了伊斯兰世界主流的一种“无病呻吟”。厄齐尔的这种做法,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因应了土耳其某些方面在中共新疆反恐议题上的模糊态度。

目前在中东、北非、西亚伊斯兰世界里拥有较大话语权国家几乎都已对中国新疆政策表达了支持立场,让态度模糊的土耳其显得尤其突出。究其本源,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在土耳其都很有市场,很多土耳其人因与新疆维吾尔人宗教、语言相近而误认为同属一个民族,却不知双方并无血缘关系,维吾尔的先人更是逼迫突厥逃离亚洲东部的驱逐者之一。不论如何,土耳其的国情民意很大程度上可以对其政府行为施加影响。

据土耳其外交部透露,在37个国家一致支持中国新疆政策的2019年7月份,中国方面也曾在7月24日向土方发出探访新疆的邀请,土耳其还将派出不同机构的大约10人代表团前往考察。不过,土耳其官方至今未有对中国在新疆的反恐行动表达支持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已经前往新疆实地探访的多个土耳其记者已经率先发声。《民族报》记者卡拉卡什见到了早前被土耳其官方声称已经死亡的维吾尔音乐家艾衣提,与其合影后把照片发布在了报纸上;《光明报》记者阿科奇表示“来到教培中心,我们终结了所有舆论中传播的谎言。教培中心给全世界在反恐问题上提供了一个范例”;《星报》国际新闻编辑赛里夫·阿赫麦特则称此前对新疆的了解基本都来自西方媒体的报道,而这些报道的“消息源”大多来自“东突”组织。

其实不只是土耳其媒体记者,其他国家媒体记者前往新疆实地了解情况之后,也发出过类似的颠覆自己印象的感叹。12月1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邀请厄齐尔也到新疆去“走一走、看一看”。如果厄齐尔早前去过新疆,或许也就不会发布那一条涉嫌恐怖主义的诗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