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号角吹响】历史转折中的二十大为何特殊且重要

撰写:
撰写:

虽然距离中共二十大还有三年时间,但不管是中共官方还是内外舆论场,已经迫不及待提前进入了二十大时间。这样的“提前”背后,连带着的一个问题便是:为什么二十大特殊且重要?

虽然距离中共二十大还有三年时间,但各方舆论已经提前进入了二十大时间,就此也不难看出人们对于中共和中国的关注。(新华社)

外界关注中共二十大时候,往往会聚焦在几个争议点上,比如人事,比如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后习近平会否连任,比如十九大正式提出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会否最终冠名“习近平思想”,比如政治局常委会否七变九回归到十八大之前的布局……其实抛开这些刺激眼球的争议点,不管是国际的大气候,还是中国自身的小气候,都注定了中共二十大会是一场带有历史转折意义的换届大会。

先说国际上的大气候。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之中,大国关系深入调整,经济全球化持续发展,保护主义抬头、民粹思潮泛滥,世界多极化加速推进,地缘博弈和地区动荡加剧,新科技新思潮不断涌现,人类生产生活方式深刻变化。作为这场大变局的两大主角,中国和美国,如今已经因贸易战显露出“新冷战”的端倪,待到2022年,贸易战裹挟着科技战、舆论战、意识形态之战,这场世界老大与老二之间的较量只会更加刀光剑影、硝烟弥漫。因为彼时美国对于不断崛起的中国的焦虑与恐惧将愈发突出,相应地遏制中国崛起的手段也将更加频密与百出。而在美国的“带头”和号召下,欧洲各国以及日韩等第三方将不得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鉴于美国的软硬实力,以及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非主流”存在,所以注定中国要经历一段到处“挨骂”的阵痛期,整个外部环境之于中国的挑战不容乐观。

正如中国人民大学李巍教授在《当美国灯塔不再闪亮,中国如何选择?》中所评论的,相较于美国的自由主义叙事,目前中国故事还没有提供足够的替代性,中国道路还没有被世界其他国家所真正接受。而且这些国家的反应也并非全无道理,比如作为正在崛起的大国,中国在国际关系中也并没有表现出“霸权的仁慈”姿态,中国有时候也很粗暴。从中国竞争对手的视角看,中国在多个方面还没有超过美国。高端创新、金融体系、国际号召力等等,中国与美国的实力还有一段明显的差距,更何况中国经济的发展步伐已经呈现放缓趋势。

再看中国自身的小气候。三年后的二十大,中共已经迈过了百年大关,百年大党如何实现长期执政,如何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这把始终是悬在中共头顶利剑带来的危机感恐将更甚。

习近平作为继毛邓之后最为强势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时刻思考的是,中共这一百年大党如何才能跳出历史周期律,实现长期执政。(新华社)

《求是》陆续刊发的习近平讲话中,就不断释放出这样的危机感讯号。比如在一篇讲话中,习近平从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亡,谈到汉朝经历“文景之治”、汉武帝称雄后由盛转衰,一直到经历“开元盛世”的唐明皇、唱着“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民谣的乾隆后期……最后得出结论——回顾封建王朝的兴衰更替史,不难看出:有些封建王朝开始时顺乎潮流、民心归附,尚能励精图治、以图中兴,遂致功业大成、天下太平,但都未能摆脱盛极而衰的历史悲剧。此外,习近平挂在嘴边的对于苏联解体教训的反思,就更不用多说。“我们常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信念不牢也是要地动山摇的。苏联解体、苏共垮台、东欧剧变不就是这个逻辑吗?苏共拥有20万党员时夺取了政权,拥有200万党员时打败了希特勒,而拥有近2,000万党员时却失去了政权。我说过,在那场动荡中,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什么原因?就是理想信念已经荡然无存了。”

与此同时,三年之后的二十大,习近平“亲自抓”的脱贫攻坚战已经告结,中共十九大划定的三个阶段目标届时也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也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始向第二阶段,也就是向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冲刺,如何承上启下,凝聚各方共识,更是考验着中共的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周期中,随着中国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下行压力持续累加,由此而起的利益冲突与社会问题也将持续增多。再加上在信息和科技革命的倒逼下,人们对于信息公开和公平正义的诉求愈发迫切,如何在“稳定”与“开放”之间做好平衡,取得最大公约数,更是一道必须面对的课题。

站在2019年的尾声,我们很难具体而微地断言,三年之后的中国和世界究竟是何种模样,因为当今世界变化之快、力度之巨,可谓前所未有,也早已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和想象。但具体之外,整个世界发展的大趋势却是可见的,正如王岐山所言,人类重新走到了十字路口,在这样的“路口”,旧的秩序正在被打破,新的秩序正在形成,人们的生活方式以及观念等都在潜移默化地进行着一场范式转移。

对中国而言,不管国际大气候如何,中美是否会发生新冷战,抑或是掉入修昔底德陷阱,也不论国内的小气候怎么变,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现代化步伐不会停下来。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的话来说,“中国已经形成自身基于文明之上的政治经济制度,这套制度尽管还在改进之中,但已经呈现出强大的生命力。”所以,从这个层面来回答,为什么中共二十大如此重要。其实重要的不是二十大本身,而是愈发重要的中国。中国通过四十多年改革开放提供给世界的可能性,提供给世界的“中国方案”,究竟会最终破产,还是会成为所谓的“中国模式”,全世界都在等待一个答案。

三年之后的二十大或许是一个很好的时间节点,让人们得以进一步检视或是认识,这一“中国方案”还有多少未知的能量和可能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