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空前强化“党的领导” 中国大学章程修改引争议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作为意识形态领域的重要阵地,大学校园一直不缺新闻,中国教育部最近对上海复旦大学、南京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等大学章程修改的批复意见,尤为引人关注和争议。三所学校新章程都空前强化了“中共的领导”和“社会主义”,而复旦大学新章程更是淡化甚至删除了其一直以来所倡导的“学术独立、思想自由”等内容,在知识界引起了较大震动。这三所大学以及半年前中国人民大学的章程修改,其实可视为近年来中国政治意识形态发生方向性调整后在大学校园的投射。

大学章程的新变化

梳理对比日前复旦大学、南京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的章程修改和2019年6月份中国人民大学的章程修改,会发现其共同之处都强化了中共对学校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导向,并加入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相关内容。复旦大学历来以“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闻名,其创作于1925年并传唱至今的校歌第二句便是“学术独立思想自由,政罗教网无羁绊”。复旦大学旧版本章程强调“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但相关内容在新版中被删除,增加了“学校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社会主义办学方向,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始终为人民服务,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南京大学章程序言第二段修改为:“南京大学坚持党的全面领导,以立德树人、服务国家为使命,”陕西师范大学将第四条修改为:“学校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全面贯彻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中国人民大学的章程修改同样加入了“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内容。

在近年来中国政治意识形态转向的大背景下,复旦大学修改了大学章程。(VCG)

而中共“党的领导”也体现在学校管理体制层面,突出了党委对学校的全面领导。复旦大学新章程更加明确党委领导,将“按照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师生治学、民主管理的基本原则运行”改为“实行中国共产党复旦大学委员会(以下简称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将“校长全面负责组织学术活动和行政管理工作”改为“(校长)在学校党委领导下,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组织实施学校党委有关决议,行使高等教育法等规定的各项职权,全面负责教学、科研和行政管理工作”;增加了“坚持党管干部原则”“坚持党管人才原则”等内容;将以前主要通过教师之间选举产生的学术委员会等多个重要岗位人员改为“依照民主集中制原则产生”。

新修改的章程强化了大学的思想政治教育。复旦大学将“在本科生教育中,学校构建以通识教育为基础”改为“在本科生教育中,学校构建以思想政治教育为根本、通识教育为基础”,增加了“坚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师生员工头脑”“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内容。南京大学也增加了“学校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的内容,陕西师范大学增加“坚持用党的科学理论武装头脑”的内容。中国人民大学增加了“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牢牢掌握学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等内容。

新章程还收缩了大学自主权。复旦大学旧章程中涉及“师生依法独立自主开展学术研究”“法规和学校章程独立自主办学”“支持校长独立负责地行使职权”等条目中的“独立”均被删去,而“自主设置与境外高校联合学位项目”改为“授予名誉博士学位须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新章程统一要求设置“教材委员会”,“在学校党委领导下,对学校教材建设、使用与管理工作进行指导、审议和监督。”

对比三所高校的新旧章程,都在强化中共对学校的全面领导。不同的是,中国人民大学、陕西师范大学未有明确提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等字眼。而南京大学虽然新增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等字眼,但属于延续此前惯例的常规操作,因为之前便有“学校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的内容。惹人关注的是复旦大学,这所大学过去近百年一直推崇“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旧章程里面并无太多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内容,如今却在朝夕之间转变为“党全面领导”,特别将“坚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师生员工头脑”加入新章程。

近年来,中国意识形态领域正在逐渐收紧,如今这一变化正在影响大学。(Reuters)

中国政治意识形态转向的投射

总体来看,这几所大学章程的修改,可视为中国近几年政治走向的投射。中国整体向社会主义传统价值观的回归,多年来在教育领域已有迹可循,特别是随着“东西南北中,党政工学农,党是领导一切的”被不断强化,“学”作为意识形态领域的重要阵地,章程修改只是冰山一角。

早在2014到2016年,中共就有几轮专门针对高校的巡视。其中多数中国高校都被批评为“党的领导弱化”,以及被中共奉为思想圭臬的马克思主义普遍存在“被边缘化”危机。这也开启了中国高校整顿的先河。此后,在清理高校存在的腐败问题的同时,中共着手在管理体制、教材、教师等多方位全面重建对高校的调整和管理,重新恢复和强化了学校的“党委领导体制”。改革开放初期,中国高校改革不断从“党委管理”走向“校长负责制”,尽管高校校长仍处于“党委”的领导之下,但正如中共在经济微观管理领域的退出,在教育的具体微观管理中,也基本退居二线,由职业的教育家担任校长进行管理。但近年来这一趋势被强势扭转。

与此同时,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非常重视大学的社会主义导向和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他曾说过,“高校是党领导下的高校,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2016年习近平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要求“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高等教育“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近年来,中国教育部明显加强了对高校引进“西方的教材问题”的审查整顿。

现如今,各个高校的章程修改,不过是整个教育体系调整的一环。而其实早在2012年前后,各高校就曾进行过一轮章程修改。根据《中央部委所属高等学校章程建设行动计划(2013-2015年)》,到2015年底,教育部及中央部门所属的114所高校将分批完成章程的制定和核准。而这次被放到舆论风暴中心的复旦大学等高校的章程,也基本都是在2014年前后出台的。如今,随着中国加速向传统社会主义回归,又出现新一轮、更突显“党的领导”、社会主义的大学章程修改,中共正在按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来改造现有大学体系。而这一方向性的改变调整,因为严厉收窄了学校行政体系及师生的自主权利和自由空间,空前加大了中共对高校工作的全面领导,和国内自由派对大学管理的期望方向出现冲撞,在中国知识界尤其是相关高校内部引起了激烈讨论。

坦率说,独立和自由从来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独立和自由,都是依存于某种环境。具体到今天中国,独立和自由不能脱离于法律和社会主义国家制度。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大学对于自由主义有一种过度迷思和意识形态化认知。在这种情势下,基于国家稳定发展所需,为了达成思想认知领域基本的重叠共识,抗衡外部学术霸权,中共在近年来政治意识形态整体变化之际修改大学章程自有其内在政治逻辑。当然,对于学术自由特别是对科学认识的自由,对人类共同价值追求的自由,独立于某种意识形态偏见,包括独立于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甚至是外部学术霸权的自由,都是必须坚持的,不会因为中共领导就不存在。尤其考虑到大陆曾深受专制主义、帝国主义困扰的历史,独立和自由已成为多数人认同的价值。如果中国再次发生文革那种极左思想的干扰,大学理应承担责任,挺身而出,为社会寻找合理和符合人民需要的正确认识。中共在推动修改大学章程时应该说明大学在学术层面如何独立和自由,让大家意识到这其实是符合国家制度和宪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