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怎样看待复旦大学章程的修改

撰写:
撰写:

作为意识形态领域的重要阵地,大学校园一直不缺新闻,中国教育部最近对上海复旦大学、南京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等大学章程修改的批复意见,尤以复旦大学的章程修改引人关注和争议。三所学校新章程都空前强化了“中共的领导”和“社会主义”,而复旦大学新章程更是淡化甚至删除了其一直以来所倡导的“学术独立、思想自由”等内容,在知识界引起了较大震动。

那么,应该怎样看待复旦大学的章程修改,以及在中国知识阶层引发的忧虑呢?

+3
+2

首先,上海复旦大学、南京大学、陕西师范大学三所大学以及半年前中国人民大学的章程修改,可视为近年来中国政治意识形态发生方向性调整后在大学校园的投射。中国政治社会整体向社会主义传统价值观的回归,多年来在教育领域已有迹可循,特别是随着“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被不断强化,“学”作为意识形态领域的重要阵地,章程修改只是冰山一角。

此次上述三所大学章程的修改,都特别强化了这一点。梳理对比日前复旦大学、南京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的章程修改和2019年6月份中国人民大学的章程修改,会发现其共同之处都强化了中共对学校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导向,并加入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相关内容,只是在表述上有细微差异而已。以复旦大学为例,对比新旧章程可以发现,新章程新增诸如坚持中共领导、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社会主义方向、为中共治国理政服务等。同时新增的还有坚持用“习近平思想”武装师生员工头脑,掌握学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等。

近年来,因面临高校言论自由等“西方价值观”的渗透,中共一直在加大对国内高校的意识形态整肃。自2013年的“高校七不讲”之后,中共对这一领域的整顿循序渐进,逐步深入,但去除中国高校存在的“教育西化”等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2019年3月18日,习近平在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明确要求在中国"高校必须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

在这次会议上,习近平首次触及思政课的一些具体问题,包括教学方法"提升思想政治教育亲和力和针对性"以及思政课教材问题"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和教材体系,推出更多高水平教材"等等明确要求。 因此,将高校章程加入与意识形态和社会发展相适应的内容,并非只有上述四家高校,而是一个系统性的调整。事实上,很多高校一直在推进诸如强化中共领导的内容。只不过,此番因为复旦大学的规章修改内容太过激进而被引发聚焦,让很多知识分子感到不适。

但同样需要看到,其实诸如强化中共领导,一直都是中国高校在推进工作,只不过现在以这样粗糙的方式落到纸面而已。而在新修改的章程中,也有很多地方有合情合理之处,比如对于留学生的规定,就被认为十分必要。我们既要看到章程修改值得商榷和手法粗糙,也要看到其中的必要性,没有必要对此过度担忧和上纲上线。

——————————————————

教育部关于同意复旦大学章程

部分条款修改的批复

教政法函〔2019〕18号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关于申请核准〈复旦大学章程(修订稿)〉的报告》(复旦校〔2019〕4号)收悉。

经审核,复旦大学章程修正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和《高等学校章程制定暂行办法》规定,现予核准。

请你校重新印发新修订的章程,向本校和社会公布。自公布之日起30日内,将电子文本和正式文本(一式两份)报我部备案。

特此批复。

附件:复旦大学章程修正案(2019年核准稿)

教育部

2019年12月2日

——————————————————

其次,从中国教育部的批复函来看,复旦大学的章程内容修改,完全是由复旦大学主导,教育部只是进行了审核、批复,并未对复旦大学的章程进行修改。也就是说,复旦大学章程的增删,比如为很多人诟病的,诸如删除“思想自由”、“师生治学、民主管理”、“独立”、“学校是以学术为核心的共同体”等关键字眼和词句,包括删除了该校校歌里所唱诵的“学校的办学理念是其校歌所传颂的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强调学术的价值在于探究真理,守护文明,正谊明道,不计其功”,完全是复旦大学自主行为。但明显存在手法粗糙和矫枉过正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并不认同。他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想提醒各地的一些干部们,民主、自由这些词汇都是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的内容。我们要高举核心价值观的所有理念,让它们在我们的正常语境中发扬光大,融会贯通,共同在社会主义的道德高地上不断飘扬。如果有谁觉得核心价值观里的某个词刺眼,有必要在他们的日常工作中回避,那么我认为,一定是他们的认识出现了偏差。他们需要全面领会中央的精神,在思想上做一番检讨和校正。建议各级机构做事情,一定要考虑群众的感受,以及舆论的感受。要努力做到把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沟通起来,增加社会和谐。千万不要为了追求极限的“政治正确”,而客观上引起群众的反感,反而制造了隔阂,侵蚀了社会信心。应该强调一点,政治立场和是否忠诚,要以推动事情的实际政治效果作为主要检验标准,而不能光看语言表达。这对防止一些粗糙的意识形态工作很重要。

中共官方在2019年2月底公布的《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中,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都遭到指责为要坚决防止和纠正的偏离“两个维护”的错误言行。显而易见,中共意识到任何形式引发的“高级黑”“低级红”,都会造成政策的误读、个人的歪曲,塑造不负责任的政府形象、丑化中国社会的形象,激发民众对社会环境的不安全感和不信任,引发并加重民众的心里焦虑与恐慌。显然,复旦大学章程的修改,即便不是“高级黑”,也是典型的“低级红”,是“宁左勿右”现实映射。

第三,复旦大学章程的修改,在知识阶层引发反应不令人意外,但也没有必要因此就上纲上线到打压知识分子的程度。知识界对于复旦大学章程修改出现疑虑乃至排斥情绪,并不令人意外。毕竟大学不同于中共一般党政官僚组织,确实需要有一定的学术与自由空间才能有高质量的学术产出,在大学管理上,应该有更现代开放的治学与管理体系,尊重基本学术规律,这也是在中共推动大学章程修改时,应该注意的问题。

近期中国高校修改学校章程,大幅新增中共领导、社会主义等很多意识形态的内容,尤其是复旦大学,这所大学过去近百年一直推崇“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旧章程里面并无太多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内容,如今却在朝夕之间转变为“党全面领导”,自然会引发知识分子产生不适和忧虑。因为,在中共历史上,曾经发生过针对或者波及知识分子政治运动,诸如反右、文革等,都曾出现知识分子受到迫害的惨痛教训。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因此,很多知识分子忧心(尤其是立场偏右的知识分子)这是不是新一轮对于高校意识形态的整肃,理性来看,这样的忧虑并非完全不合乎情理。

但如果有人将之视为成对知识分子打压的信号,那就有些“杯弓蛇影”。一方面其实诸如强化中共领导,一直都是中国高校在推进的工作,并不是从今天才开始,在这一过程中并没有发生知识分子遭受迫害,受到无端打压的案例。而且在新修改的章程中,也有很多合情合理之处,比如新增的对于留学生的条款,就被认为十分必要。

复旦大学修改后的章程新增一条:“学校招收外国留学生,提供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学校的规章制度对外国留学生进行教育和管理。外国留学生应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及学校的规章制度和纪律,尊重中国的社会公德和风俗习惯,享有相应权利,履行相关义务”。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社会关于在华留学生享受“超国民”待遇颇多诟病和愤慨,复旦大学章程新增上述条款,十分必要。

总体来看,以复旦学习章程的修改为例,有其必然性和必要性。但在具体落实层面,也存在手法粗糙和矫枉过正的问题。这是中国官场和社会“宁左勿右”现实的投射,确实需要警惕。但同样,也不能因为复旦大学的章程修改意识形态的强化,就杯弓蛇影,上纲上线的认为这是对知识分子的打压的信号。这显然也是不符合实际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