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回归20年】回顾“一二·三”反抗殖民血泪史

撰写:
撰写:

1999年12月20日,继1997年收回香港主权之后,中国再度收回自清中叶起失去的领土─澳门。这个在明神宗万历年间(1573─1620年)曾受荷兰攻击、欲占据作为经营远东的根据地,后又在清光绪年间(1875─1908年)被葡萄牙彻底占领,统治长达百余年的殖民地,虽然重归中国版图的时间刚刚满20年,但澳门在历史发展上与当代中国并未脱节,澳门的左翼势力甚至于1966年中国内地掀起文化大革命浪潮后,在同年发动“一二•三事件”,反抗澳葡政府的殖民统治。

发生于1966年11月15日,澳门氹仔建校抗争事件中,警民冲突的画面。(Facebook@建烨老档案收藏札记)

殖民地澳门 历史遗留问题

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葡萄牙占领澳门半岛,驱逐清廷在澳门的香山县丞衙门和海关人员,然而当时清廷囿于鸦片战争战败后的颓丧氛围,地方官员抱持息事宁人的态度,便对葡国陆续占据氹仔、路环、龙田、望厦、青洲的侵略行径睁只眼闭只眼。到了光绪十三年(1887),清政府与葡萄牙先后签订《中葡会议草约》和《中葡和好通商条约》,条约上清政府允许葡萄牙“永居、管理澳门”,为16世纪以来中葡间首个有关澳门的正式条约,葡萄牙在澳门地区的殖民统治也正式有了法律依据。

受限于辛亥革命、军阀混战、对日抗战以及国共内战等内忧外患,即使是形式上统一全中国的国民政府,由于实力不足,也未能从葡萄牙人手中收回澳门。国共内战后中共获胜建立新政权,周恩来对港澳订下“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方针,不急于在短期内收回港澳,就是为了方便在华南留下两个保持中立的港口,学者谭志强认为,这是中共为防止美国全面封锁共产中国所留下的后门。韩战爆发后,虽然联合国实施禁运,美国对港、澳也采取贸易管制,但中国大陆仍然可以透过港澳以走私的方式进行贸易,获取粮食、副食品等民生物资。

澳门的左翼思想与民怨

当时澳葡当局对于侨团,不論是自由或亲共之社团,只要不从事反葡与颠覆该政府之活动,一概准其成立。于是在1949年两岸分治后,中共为继续与境外的国民党情报部门斗争,在锁定工人阶级为争取的对象后,1950年扶植木艺、茶楼、鞋业等12个工会组织成立了“澳门工会联合总会”,并创办工人医療所、勞工子弟学校,提供生育补助、医療补助、助学金等福利,且借由文娱工作向工人灌输、宣传左翼思想,带领工人反对澳葡政府迫害与国民党势力的干扰,开展劳资斗争。对争取澳门侨校方面,组织文化协会、牢牢把握中华教育会、设置教师文娱室,并在学生中成立学生联合总会、学生乐园以及新民主少青团,使得澳门社会于1960年代中叶已有深厚的左翼思想土壤。

在葡萄牙国家安全警备总署(Polícia Internacional e de Defesa do Estado)在事件发生后撰写的报告中都承认,澳葡政府“道德极为沦丧,警察和公共部门腐败,军队得过且过,无所事事”,所以在1966年“一二•三事件”发生前,殖民当局实已累积了庞大民怨。

因建校引发的血案

1966年11月15日,澳门氹仔的基层工人眼见小孩贫穷无书读,便向当时的工务局申请将施督宪正街(Rua Direita Carlos Eugénio)4、6、8号屋宇改建成一所“坊众学校”,但前后经过24次交涉后始终得不到工程准照,便自行搭棚开工兴建。然而,当地市政人员却派出警察阻止兴建工程进行,警民发生冲突,造成24人受伤,伤者中有一名菜农工会成员及一名爆竹工会成员被打伤头颅,他们后来因后遗症去世。由于中国大陆当时正在进行文化大革命,极左思潮席卷中华大地,拥有深厚左翼土壤的澳门自然也难以置身事外。三天后,氹仔居民提出“惩凶、不要阻挠办学、伤者获得赔偿、撤销入狱20天之判案并保证以后不再有同样事情发生”等五大要求。隨着抗议行动继续升级,澳门左派群众借此发起大规模示威,警民冲突和流血事件越演越烈,且又有数人在街上遭乱枪射杀,一名居民甚至因伸首窗外观望时被流弹击中,最终酿成8死、212伤,62人遭逮捕的悲剧。

学者张家伟认为,1967年1月广东方面更关闭与澳门接壤的关闸,禁止内地粮食及食水输往澳门,迫使澳葡政府屈服,接受左派提出的道歉赔偿。而涉及氹仔建校事件的护督、行政官员及镇压师生的官员先后离开澳门,国民党澳门支部人员也被迫全部撤离,澳门亲台势力瞬时一扫而空。由于澳葡低头认错,葡国在澳门的管治威权完全喪失,且事后除涉及葡人和土生葡人利益事项之外,殖民当局对所有社会事务皆放任不理,基本放棄了管治权。澳门社会自此被左派所掌握,甚至有“半个解放区”之称。澳门左翼在抗争后的大获全胜,也促使香港左派社团纷纷到澳门取经,学习“斗争经验”,由此催化了1967年香港“六七暴动”(或称反英抗暴)的发生。

鉴于一海之隔的澳门发生反殖民抗争,港英政府亦被迫進行大规模政治、经济、社会领域改革,包括:吸纳本地人参政,十年建屋計划,九年免费教育,成立廉政公署,设立“冤情大使”职位(現改称“申诉訴专员公署”)等改善施政。在港国民党势力也吸取了在澳门挫败的教训,暗中协助港英政府对付左派,避免左派借殖民地政府之手让国民党势力被驱逐的历史重演,让香港六七暴动未能如澳门“一二•三事件”般成功反抗港英政府的殖民统治。

这场通过“反殖、爱国”斗争企图夺取殖民地政府的权力,亦借澳葡之手将国民党势力从澳门根除,左派也由此进入澳门的领导体系內,让澳门在回归中国前,亲北京的建制派已经掌管了除政府高层外的政治和经济等多方面的权力。当澳葡政府大权旁落后,迅速失去统治意志,澳门陷于政经、社会文化各方面全面停滞的狀态。因此,澳门人民盼望早日回归,希望改変澳葡政府不作为的局面。故迄今澳门已重新成为中国领土20年,却也几乎沒有发生过诸如香港“反中”、“仇中”的抗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