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共“又爱又恨”的中国民营企业怎么了

撰写:
撰写:

浙江义乌是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象征,如今也面临转型困境。(新华社)

在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甚至遭遇二三十年从未经历的低谷时,北京再次针对占中国市场主体近九成的民营企业“动手”。在12月22日公布的一份官方最高指示中,中共向民营企业提供28条承诺,给予中国民营企业以更加平等的地位,更加公平地参与市场竞争的机会,并为其便利融资和财产保护提供保障,以改善其在当下中国经济转型和发展中的处境。

这份重磅文件《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 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事实上要求改变当下民营企业在中国社会环境中的不利地位。其一市场环境将更加公平,市场准入、市场监管角度、公平竞争审查、招投标隐性壁垒等会得到改善,比如它宣布向民营企业开放电力、电信、铁路、石油、天然气等重点行业和领域的竞争性业务;其二从政策上保证改善民营企业的融资环境,改变它们在政府和国有企业债务关系中弱势地位,“提高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的拖欠失信成本,对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款项的责任人严肃问责”;其三保护民营企业财产权利的法治保护,制止冤假错案的发生。

尽管这一动作符合中共早在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中所确立的目标,同时也是一年前习近平回应“民营经济退场论”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所做的承诺,然而这一官方高规格《意见》仍然展示了中共的急切态度。中共急需在“三期叠加”的背景下为挽救中国不断下滑的经济增速和不断丧失经济活力的民营经济祭出具有强心剂效果的动作。

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信息,自2011年开始,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已经持续下滑,到2019年第三季度已经跌至1992年来的最低点,仅有6.0%,仍然逊于预期。按照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祝宝良近日的预测,这一数字将继续恶化。他说,如果中美贸易摩擦不继续升级,中国国内维持目前的宏观调控政策力度,综合考虑投资、消费、进出口,2020年中国经济将减慢到5.5%左右。如果进一步加大宏观政策调控力度,适度提高财政赤字率,经济增速可在5.8%左右。

中国的民营经济在过去的40年中贡献了中国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这就是所谓的“56789”说法。但是如今,2019年1月至11月,中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4.5%,增速较2018年同期下降4.2个百分点;私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5.3%,增速较2018年同期下降4个百分点。人们无法想象,当对市场反应最为敏感的中国民营企业展露疲态的时候,中国经济增长的支撑点便成为一大急切的问题,甚至危机。民营企业的寒冬在过去的数月表现得尤为突出:从民营企业海外扩张势头的消退,到商业楼宇的空置率上升,再到裁员潮的层出不穷,楼市泡沫的破灭……都引起了人们的焦虑甚至恐慌情绪。

正如中国官方和各大智库所看到,中国经济增速的持续下滑有世界经济不景气处于下行周期的原因,也有中国政府刻意顶着下行压力进行经济转型进行供给侧改革的原因,当然还有既属于偶然发生但又出于必然原因的中美贸易战导致中国经济雪上加霜的原因。为此,为了对冲经济下行压力和现实中中美贸易战的压力,中国“提速”改革路线图实施,优化营商环境,放宽外资市场准入;扩大内需,进一步大幅降低进口商品关税;力推“一带一路”倡议,有计划地增加基础项目建设等。

但是,当下中国经济尤其是民营企业所遭遇到的“寒冬”仍然远超过人们的想象,严重动摇了人们对中国经济未来前景的信心。

中国民营企业之所以显露疲态固然脱离不了其当下中国经济环境,但是正如这份《意见》所暗示,当年表现异常活跃、实现狂飙推进式的中国民营企业今天越来越多地表现出对新的国内外环境不相适应。其抗风险能力、企业创新能力等严重不足的自身问题,导致大浪褪去“谁在裸奔”一览无余。但是,中国民营经济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现实处境原因才是问题的核心。

这份《意见》出台的背景是,中国民营企业“苦”现实处境久已。一年前中国官方所采取的意识形态对立尤为值得关注,所谓“民营经济退场论”、人人皆可“打土豪分田地”思想泛滥,恐怕绝非某一人一群体在今天的异想天开,甘愿冒这天下之大不韪。尽管这一声浪在2018年年底中共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的气氛中被习近平压制,但这种声音恐怕难以彻底消失。

所有人一方面相信民营企业在过去以及当下所扮演的关键角色,但是公有制经济的 “挤压效应”又被认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优越性所在。2019年10月份,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向松祚大声疾呼,民营企业家普遍缺乏安全感,没有长期投资打算。如何让民营企业家安心,顺心,放心,愿意长期投资,不想移民,不想转移资产,就必须要从法治制度上真正妥善保障私有权。

而另一位中国民营企业家蔡晓鹏也在一次莫干山闭门研讨会上反问,“我们有没有建立起让民营企业家免予恐惧的权利的这种制度环境?没有。”“企业为什么恐慌啊,公权太任性了!或纵容、鼓励或约束不住!近两年,中央发了不少文件,涉民企财产保护的,没有一条真落实的。甚至没有颁布追责公权滥用的法定程序。”

中共已经向民营企业承诺了不少,尤其是这两年,现实的改变会发生多少?这需要时间验证,最浅近的象征是,中国GDP增速还有长期稳定在较高水平的可能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