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孙小果案映射中国司法的不堪过往

撰写:
撰写:

中国云南省高级法院12月23日对孙小果再审案公开宣判,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是对孙小果案1998年一审判决的重新确认。孙小果案的尘埃落定,无疑是中国法治史上“拨乱反正”值得记上一笔的标志性事件,但更是中国一段不堪法治史的真实写照。

云南省高级法院的公告显示:云南省高级法院对孙小果1997年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再审案件公开宣判,判决认为该院2007年9月作出的原再审判决以及1999年3月作出的二审判决对孙小果的定罪量刑确有错误,予以撤销,维持昆明市中级法院1998年2月一审对孙小果判处死刑的判决,并与孙小果出狱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的终审判决合并,决定对孙小果作出上述判决。

+2

这意味着,因强奸罪等在1998年被判处死刑的孙小果,在21年后的2019年年末,终于要被执行死刑。

根据官方通报,在孙小果被判处死刑之后的20余年间,2013年至2018年间,孙小果还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妨害作证罪、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而孙小果案的荒诞之处,更在于,被污染的不仅仅是水源,而是整个水源地的生态环境。是中国过去20年甚至更长时间中国司法系统,甚至整个中国官场腐败的现实映照。

上述法院的公告并没有指明,孙小果为什么在1998年被判处死刑后逃过死刑,上演“亡者归来”戏码,甚至在此后20年重操旧业,继续称霸一方。但之前公开的信息显示,上演了魔幻的“死刑复活”的孙小果,并未有传说中显赫身世和特殊背景。

官方通报显示,孙小果生父陈某,只是昆明市一单位职工,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离世。孙小果生母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系昆明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并非外界所传的连跳三级的警督,因包庇孙小果强奸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获刑5年。 孙小果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任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副局长,1998年因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他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退休。孙小果爷爷奶奶为陈某清、陈某芬,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并非外传的中共早期重要人物孙雨亭,外婆吴某兰,分别是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也已去世。

虽然孙小果拥有“警二代”身份,但怎么看,孙小果这样的身世在中国地方上,都是并不少见的普通公职人员家庭,并没有外界想象的和所传言的有“通天”的背景。但正是这样的身世和背景,在中国上演了魔幻现实主义的“死”而复生剧情。这才是整个事件的可怕之处。因为,这表明在中国之前的20余年甚至更长的法治进程中,有太多的人有机会成为,或者早已经成为另一个孙小果。这是最为真实的中国基层官场腐败的一个侧面。

当然,孙小果的再次案发,让孙小果“死而复生”背后的操盘手也受到了相应的惩处。2019年12月15日,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一审宣判,包括孙小果父母在内,总计19人获刑,其中,云南司法系统15名涉案,孙小果母亲孙鹤予被判20年监禁,孙小果继父李桥忠获刑19年。他们的罪名包括:徇私枉法罪、徇私舞弊减刑罪、受贿罪、行贿罪等。

很难想象,如果不是孙小果重操旧业再次犯事,如果没有中共十八大后对依法治国的强力落实,如果没有中共十九大后的扫黑除恶,以及中共扫黑督察组和扫黑办挂牌介入,孙小果案能够在21年后的今天,完成“拨乱反正”。

类似的还有“湖南操场埋尸杀人案”这样耸人听闻的恶性案件的旧案重查。“湖南操场埋尸杀人案”也是一起举国震惊的恶性涉黑案件。因举报校长在学校修建中有违规行为,中国湖南省怀化市新晃一位有正义感的老师邓世平,被杀害并埋在操场下16年,离奇案件令人惊心触目。案件重现天日后,除涉案主犯杜少平被判处死刑,包括时任怀化市公安局局长在内的19名公职人员,因失职渎职被查处。

中共十八大以来,在深入的反腐运动之后,中国的官场生态发生变化的同时,毫不夸张地说,中国的法治状况发生了转折性的改变。被广泛诟病的劳教制度的废除,发生在中共十八大之后。劳教制度源于苏联,并非法律规定的刑罚,而是依据政府的行政法规作出的行政处罚。政府机关不经过法庭定罪,就可以限制公民最高长达四年的自由,这在全球都是极为罕见的。劳教制度的废除,被外界普遍认为是中国法治的进步。

中国法治的进步,还体现在多起冤假错案的平反。近几年中国司法系统加大了平反冤假错案的力度,一批知名案件被平反,如呼格吉勒图案、聂树斌案等。据统计,截至2019年11月1日,中共十八大以来,共纠正37件重大冤假错案,涉61名当事人。有媒体引述消息源的消息称,习近平对司法不公有强烈的厌恶情绪。

此外,有罪推定逐渐不再成为案件侦破的方式,也发生在中共十八大之后这一段时期。

这些都无疑说明,中国司法和法治有了实质的进步。但今天的“成绩”,恰恰映射的是不堪的过往。好在,中国似乎已经翻过了这个历史山头,期望历史不会重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