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焚书事件 唤起文革记忆的“低级红”(下)

撰写:
撰写:

近期,一则关于中国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焚书的报道,引发网络热议和一片诟病,甚至有人将此举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和文化大革命时的“焚书”联系起来。尽管随后当地政府对焚书事件的当事人进行调查处理,并向社会道歉,但在近年 中国政治向社会主义传统价值观回归,言论管控和书籍出版审查收紧的背景下,这一唤起历史记忆的焚书事件,仍触动了无数中国知识分子的敏感神经,造成了极为负面的观感。

近年来,中共对官场形式主义加大了整顿力度,但仍有不少此类现象。(新华社)

警惕形式主义的低级红

中国历史上曾先后发生数十次焚书事件,最著名的是秦始皇“焚书坑儒”。公元前213年秦始皇听从丞相李斯的建议,民间大量的典籍被付之一炬,只保留秦国史书。秦始皇焚书无疑开创了统治者控制人民思想,钳制天下的先河,同时也造成对文明典籍的浩劫。今天中国历史教科书,将此事视为秦始皇专制的一大例证。

而最近一次规模浩大的焚书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破四旧”运动。文革时的红卫兵基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政治正确,对一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进行破坏,他们竞相冲击寺院、古迹,捣毁神佛塑像、牌坊石碑,查抄、焚烧藏书、名家字画。无数中国传统典籍、艺术珍品在这次运动中被焚烧和销毁,造成史无前例的文化浩劫。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彻底否定了文革,重新回归文明序列。

坦率说,历经过去四十年的巨大发展和进步,在今天这样一个日益强调对外开放和全面依法治国的时代,文革那样大规模焚书的事情不可能重演,此次焚书事件只是个例。但人们之所以有那么多的忧虑,主要因为这样的恶劣个例一再发生。近年来中国政治向传统社会主义回归,意识形态和社会控制上都有所收紧,这本来有其理据和现实需要,但在“宁左勿右”的政治惯性下,一些政治投机或低级红现象趁机冒出,时不时地在中国社会兴风作浪。

而一些基层政府或学校频频出现的形式主义的“低级红”“高级黑”做派,也强化了负面观感。比如,去年对“梁家河大学问”的宣传,少数大学教师因一些言论被上纲上线并遭到学校的不当处理,以及不时涌现的学生举报老师事件。总之,各种政治、社会、心理因素叠加,让人们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尤其是对广大知识分子形成心理压力。这种气氛之下,象征意义鲜明的“焚书”无疑会成为燃爆舆论场的雷区。

当然,这起仅是个例的焚书事件不过是中国官场中许多愚蠢幼稚的“低级红”或“高级黑”事件之一,是那些为逢迎上级,又缺乏文化素养的官员表演的一次拙劣的政治秀,很快便会消失在中共三令五申的“形式主义”病例之中。但任何基层行政中的“宁左勿右”的偏差,总会扭曲高层政策,造成负面影响。

焚书,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文明史上的一大敏感事件,它体现了一个国家对文明的态度,也体现了这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就像今年初专门发文直指形式主义的“高级黑”“低级红”,中共应反思这起焚书个案,警惕在向传统社会主义回归过程中的各类拙劣投机,继续清理官场形式主义弊病,设法平复社会焦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