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坛新梯队:70后“夹心层”的突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0后”群体已经分化在中共政坛分化为两个甚至三个梯队。(Reuters)

北京时间12月26日,中共政坛再有两名地厅级官员跨省历练。当天,早前被免去湖北省咸宁市委书记的丁小强被任命为山西省运城市委书记,以接替年满60岁的陈志宏。同日,广东省清远市长黄喜忠亦北上,主政江西省会南昌,以补缺前一天调任福建省莆田市委书记的刘建洋……

截至发稿,多维新闻统计显示,在过去的一周内,地方按照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和中组部的要求,公布了超过30名地厅级官员跨省履新的消息,覆盖26省区市(包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确乎可称为“五湖四海”。其幅度之大,频率之迅猛,令人惊讶。

对于12月底这一轮极为罕见的地厅级跨省交流,各地均披露中组部要求,“贯彻干部交流原则”。报道称,“中组部组织开展跨省、区、市交流干部任职,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组织工作重要指示精神、加强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队伍建设的重要举措……”

那么,北京为什么会有此异动?中组部为何要打破“下管一级”限制,大规模征调地厅级官员东来西往、南下北上呢?

近年,反腐败和整风运动之下,中共梯队培养规则几经变化,后备梯队大受影响。这是事实。所以,在中共十九大后第一年,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即曾表态要选定一定规模的优秀年轻干部重点培养。2019年年初, 北京再次释放了大胆起用有担当的年轻优秀干部的信号。

而回到当下这轮地厅级人事调整,这一群体虽然并不一定全部政绩突出,堪称优秀,但是其仕途事实上正是处于承上启下的关键节点。统计数据显示,以12月中旬福建省屏南县长王旭东调任天津市蓟州区副局长为开始,截至目前,跨省任职的34名地厅级官员中最年轻的为1977年12月出生的甘肃省酒泉市市长候选人王立奇,同时他也将打破中国大陆最年轻地级市“一把手”的最年轻纪录;而34人中最年长的则为新任福建省莆田市委书记刘建洋(原为江西省会南昌市长),其出生于1966年4月,迄今已53岁。

也即是说,这是一个以“70后”(20人)和“准70后”为特征的年轻梯队。

当然,他们无法与自己的“前辈”们比。事实上,“70后”群体中,最年长者已经49岁,而最小者也已经40岁。要知道,这在过去强调干部年轻化、视“破格提拔”为常态的时代,他们的这种仕途进阶毫无疑问是缓慢的,尤其是相对于团派出身的官员来说。比如,1960年出生现任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潘岳(1960年出生)早在1994年即以中国青年研究中心主任身份被任命为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副局长,从而跻身副部级。这让他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省部级官员。

这一群体也无法与排在第一梯队的“70后”同龄人相比。从2013年2月1日上海市人大会议宣布任命1970年出生的时光辉(如今已跻身贵州省委常委)为上海副市长开始,在迄今的6年时间内,中共政坛涌现了将近20名“70后”省部级官员。其中,多数为具有现代金融素养和服务观念的“金融副省长”群体。相较于这些先行一步的“70后”,这新一轮地厅级人事交流仍然没有突破这层天花板,这意味着他们需要在仕途上“落后”第一梯队的同龄人更长时间。

当然,毫无疑问,这一群体能够最终脱颖而出,获得中组部安排的异地交流任职机会,本身即说明他们相对于其他成千成万的地厅级官员来说,拥有更大的发掘潜力和培养价值。正如上文所说,这一群体整体上处于中共政坛金字塔的“夹心层”,他们大多数人经历了基层锻炼才拥有今天的地位。而未来,对他们来说将是更激烈的竞争,年龄的差距、偶然因素的作用,诸如跨省区交流任职这种加分项将有可能成为其最终战争对手的“关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