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蔬食种中药 宋人如何疯养生

撰写:
撰写:

每到岁末年终之时,总有各式大鱼大肉一饱口福。虽然好吃,但是大量的肉类、糕饼等高油质、低纤维的精致加工食品,长期食用除了易导致肥胖,更会增加慢性疾病与罹癌风险。近年大众健康意识抬头,开始呼吁应回归天然饮食,多摄取膳食纤维与维生素,才是保健养生的最好方法。不过吃蔬果养生,并非现代人专有的观念,早在北宋时,就有不少文人热衷此道了。

自古就常见于中华料理食谱中的大白菜,由于白菜盛产在冬季,也总能在戶外看见存放在街头的白菜。此外,经现代科学研究,白菜还具有防癌与降血压的功效。(VCG)

现存最早的中医理论著作-《黄帝内经》,就已写道:“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这条多吃蔬果的膳食原则,成为中华饮食传统,即使到了宋代,这样的观念依然是文人追求的饮食风尚。由于蔬菜十分容易种植,成为四处出差的北宋官员稳定的食材供给,不少文人还会自行耕种,或是上山摘野菜或是野生的中药植物,来给自己加菜。

如北宋知名文人梅尧臣(1002-1060年)在多年的仕宦生涯里,留下不少论及植物种植与摘采的诗作,像是《舟中行自采枸杞子》:“野岸竟多杞,小实霜且丹。系舟聊以掇,粲粲忽盈盘。助吾苦羸苶,岂必采琅玕。自异骄华人,百金求秘丸。昔闻王子乔,上帝降玉棺。此焉即不免,但愿在心安"。梅尧臣在岸边采枸杞,不知不觉就采了一堆,不仅加菜还省去买药钱。也可以看出,为了因应长途的出差可能发生的意外,宋代文人普遍都具有一定程度的药草知识。

苏轼除了发明名菜“东坡肉”外,也相当讲究蔬食养生,甚至在气候湿热的岭南地区种植人参。(百度百科)

北宋文豪苏轼(1037-1101年),同时也是个美食家,还会随着地方风俗与自身经济状况调整食事。如宋神宗元丰三年(1080年)被贬至黄州(今湖北省黄冈市)时,经济陷入困顿,必须自己耕种来增加收入与粮食,即使是绍圣元年(1094年)被贬至惠州(今广东省惠州市)亦是如此,甚至还栽种起药材。《小圃五咏.其一人参》:“……灵苗此孕毓,肩股或具体。移根到罗浮,越水灌清此。地殊风雨隔,臭味终祖祢。青桠缀紫萼,圆实堕红米。穷年生意足,黄土手自启。上药无炮灸,龁啮尽根柢"。苏轼将原产自辽东的人参移植到广南东路(约为今日之广东省)的罗浮(今惠州市博罗县西北部的罗浮山),虽然环境气候差异非常大,不过种出来的人参,形体与气味却与原产地相差不远。

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1054-1114年)也相当爱吃蔬食,除了自耕菜园外,还会遵照《本草》一类的中药书籍所记载的食疗知识,来烹煮食材,并把蔬食养生的烹调方式写进诗中:

谁从西域移佳蔬,遍植中原葵苋俱。清霜严雪冻不死,寒气愈盛方芳敷。贯金锐箭脱秋竹,剪罗巧带飘华裾。中含金气抱劲利,穿涤炎热清烦纡。老人食贫贪易得,大釜日煮和甘腴。饭炊香白煮饼滑,一饱尽钵无赢余。空厨萧条烟火冷,可但食客歌无鱼。男儿五鼎食固美,当念就镬还愁吁
《波棱乃自波棱国来盖西域蔬也甚能解面毒予颇嗜之因考本草为作此篇》

“波棱",即是波菜,唐代时从西域传入中国,在宋代时已经相当常见,取得非常容易,因此张丰经常大锅烹煮,配着米饭一起吃。除了波菜外,张耒还喜欢吃菘菜与芥菜,爱吃到连家里空地都要种植,并作诗《理东堂隙地自种菜》:“幽居无一事,隙地自畦蔬。秋雨忽甲坼,青青千万余。江乡盛菘芥,烹咀亦甘腴。岂惟供晨餐,庶用备冬葅。桓桓左将军,英气横八区。邂逅无事时,弛弓曾把锄。矧我放逐者,终年守敝庐。谅非勤四体,寓意以为娱。"

菘菜,俗称白菜。原产自中国,在据今六千到七千年前的西安半坡(今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半坡村)新石器遗址中,都有发现白菜籽,可见中国人食用白菜的历史相当久远。芥菜,又名挂菜,举凡榨菜、雪里蕻都是芥菜的一种。菘菜与芥菜不仅好吃,还能冷冻或腌渍储存到冬季食用。

现代人讲求多吃蔬果、在家种菜与养生,并不是多新颖的观念。在过去以农立国的传统影响下,蔬食在民间是种普遍且广泛的饮食,更是中国饮食文化的基本。宋代文人出于实际的医药需求与养生保健的观念,而食用、种植各式药用植物,古人的养生食疗或许还比今人更讲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