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走毛诞至 大陆舆论场意识形态撕裂加剧

撰写:
撰写:

西方圣诞节的次日,恰好是中共开国领袖毛泽东的诞辰日。一如过去数年间中国公共文化领域的混战不断,在毛泽东诞辰126周年之际,圣诞、毛诞之争再次如期而至,而这一两年因网传大陆官方加强圣诞节管控,社交媒体一些人广泛转发“抵制圣诞”的倡议,更是使得其上升为舆论场热议话题。

当下,中国网络舆论场存在两种极端现象:一种是极度崇毛者,将其视为“人民的大救星”,拒绝看到任何人说毛任何缺点,提倡拒绝“圣诞节”,全民过“毛诞节”;另一种则是极力反毛者,将其视为“不世出的大魔头”,称毛是“万恶之源”。

这种意识形态撕裂加剧的闹剧,在圣诞日毛诞日期间尤为彰显。

中共地方文宣系统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混乱,互联网近日爆出的一则文件显示,贵州毕节市黔西县教育局禁止学生过圣诞节,并为此虚构历史称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时正是西方圣诞节前后,是国耻日。平安夜、圣诞节这两天,大陆的网络上出现了一系列“中国人过中国节,抵制圣诞节”的相关图片和段子,并被热传着。

“抵制西方节日”的呼声在大陆往年也有,去年就曾传出有一些地方政府和高校发出通知,严禁党政机关和高校以及中共党员参与“平安夜”、“圣诞节”等西方宗教节日狂欢活动,但今年似乎在民间掀起了一股新高潮,民间社交媒体自发抵制圣诞的声音人声鼎沸,并将之与杜撰的历史结合在一块进行传播,把平安夜、圣诞节、狂欢夜与八国联军侵华结合到一块。

关于中国人该不该过圣诞节的争论由来已久。近代以来,伴随国势衰微,西学之风大兴,国人一度唯西方文化马首是瞻,陷入了整体性反传统的文化迷局,而随着中国经济的逐年走强,经济总量已位列全球次席,国人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一种过度的文化自信亦随之而来。

难道过圣诞节就是一种文化不自信?把圣诞老人从中国赶走就是一种文化自信?这种行为正是对外来文化的一种不成熟的过敏症,是“文化焦虑”的表现,恰恰正是一种文化不自信。

对于圣诞节“被抵制”,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早前已出面进行过反驳,表示从未听闻官方有“抵制”圣诞节的指令,为此还晒出过《人民日报》总部食堂内的圣诞树照片。

随着全球互联日益紧密,文化传统已日渐成为世界各国共享资源之一,亦如在欧洲能吃到世界各地的美食一样,中国的年轻一代也在不断消化着西方文化,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信仰宗教。

百年来中国对外学习的基本模式和思路,无外乎是基于对西方的政治、经济、艺术、制度等各方面全面学习和模仿的结果。文化的不自信,确实曾使得不少中国人以“过洋节”为荣。而西方节日在中国兴盛的另一个根本原因,则是在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的前因下,中国人有了更高的节日休闲需求,西方节日较之中国传统节日,形式相对放松,“玩”字当头更容易接受。

中国人一直擅长对外来事物进行本土化,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也一直表现出极大的融合力与生命力,其实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心中,当下中国化的圣诞节已失去了它原本的宗教性,更多是将其视为一种与朋友聚会的机会。几乎所有的“洋节”都被中国年轻人改造成了“吃喝玩乐节”、“购物节”及“恋人节”,成为“商业附加含义的继续发酵”。

文化本来就是一种双向的交流,当下这个时代,文化日益世界化。在全球化时代,“洋节”伴随着西方强势文化流入中国是不可避免的,但另一方面,中国的春节等传统节日也在全球范围内日益扩大影响。近些年来,不少欧洲和美洲国家都为中国的春节发行生肖邮票,举行亮灯仪式,多国政要和民众出席和参加当地华人举行的春节庆祝活动。

传统文化在中国的复兴,并不取决于禁过西方节日,如何从传统文化中发掘出新时代下的新内涵,使得新生代也能主动产生共鸣,海内外华人找到自身的文化认同感和民族归属感,以及民众对国家未来发展的自信心,或许才是更为重要的。

其实,怎样的过节方式归根结底都还是要取决于人。如果人们决定抛弃传统,那它势必逐渐没落;如果传统得到人们的重视,那么它必然会在现代社会焕发新的光彩。所以,由上而下,或由下往上,对中国人过圣诞节的抵制或者提倡都没必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