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受邀参观都江堰有深意 东京地检特搜部后院点火

撰寫:
撰寫:

2019年12月24日,出席中日韩第八次领导人会议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从左至右)在成都杜甫草堂参观。(Reuters)

12月24日,中日韩三国领导人成都峰会结束后,韩国总统文在寅于当天晚上乘飞机返回韩国,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则多停留了半天。25日上午,安倍晋三在成都西郊都江堰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谈后,在李克强陪同下参观了世界文化遗产都江堰水利工程,于午后乘机返回日本。

此前,安倍晋三在中日韩工商峰会上致辞时表示,中日韩三国不是相互斗争的魏蜀吴,希望与三国的经济界领袖一道,三国共同合作,构筑与国际社会共同发展的“新三国时代”,显示出安倍晋三对于中国选择成都作为峰会举办地用意的深刻理解。

尽管,李克强在陪同安倍晋三参观都江堰水利工程时表示,“去年我访问日本期间,首相先生陪同我访问了北海道。我今天在成都都江堰同你会谈,也是尽地主之谊”,但一如选择成都作为峰会举办地,选择都江堰与安倍晋三会谈并参观都江堰水利工程也并不简单。

都江堰水利工程位于成都西部岷江上,由战国时期秦国蜀郡郡守李冰主持修建,滚滚岷江水由青藏高原而下在此分流,其中一路进入成都平原,使“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的成都平原变为“水旱由人”的“天府之国”,秦汉依之一统天下,民国依之为抗战最后的根据地。

正如中国作家余秋雨所说,“中国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工程不是长城,而是都江堰”,“长城半是壮胆半是排场,世世代代,大体是这样。直到今天,长城还常常成为排场”,而“都江堰一开始就清朗可鉴”,至今仍滋润着世人。真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近年来中日两国关系的改善也是如此,尤其是中日正在推进中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以及自由贸易区谈判。

李冰所谓的指导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八字真言“遇湾截角,逢正抽心”——河道拐弯的地方,一定要把直角修改成有弧度的样子,这样可以让江水流淌的更顺利一些,不会损毁堤坝;在主河道的中心,一定要深挖,让江水按照一定的轨道流淌,如同现在的都市轻轨,一定要跑在轨道上的道理一样。都江堰没有三峡一样的高坝,甚至是无坝引水,却声名远扬惠及古今。其核心在于“顺势而为”,与河流原本的流向融为一体,要合作而非对抗。

在当今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下,中日韩三国之间的经贸及文化联系日趋紧密,中国是日本、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日本与韩国也分别是中国第二大、第三大贸易伙伴,2018年与东北亚五国的贸易额占中国外贸总额的四分之一。此外,中国还是日本与韩国最大的贸易顺差来源国。

更为重要的是,在当前世界分工体系中,中日韩三国在一些产业上诚然存在竞争关系,但更多的是产业上的互补,互补要远大于竞争。比如,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为日韩汽车工业提供了广阔的市场,日韩手机零部件在中国组装成手机出口海外等等。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在遭受美国制裁后,能够坚持下去也离不开日韩零部件企业的支持,日本财经媒体“日本经济新闻”就此还特地创造了一个新名词“新亚洲供应链”——华为将原本向美国企业采购的零部件转单日本、韩国企业,目前来看华为的“新亚洲供应链”确实取得了成功。

中日韩三国自由贸易区是大势所趋,三国所需要做的是顺势而为。图为2019年12月24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从左至右)在中国成都参加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新华社)

正是中日韩三国之间的相互需要,使三国走到了一起,推进三国之间的自由贸易谈判,也可以说三国关系改善与自由贸易谈判是大势所趋。此前,三国之间的自由贸易谈判曾因种种原因延宕,三国之间的关系尤其是中日之间的关系波折不断,直到今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日才开始好转。借由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与东盟十国之间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完成,中日韩三国自由贸易区又一次提上日程,安倍晋三及文在寅在成都峰会上都表达了积极推动的意愿。

然而,日本国内近来却颇有些不太平,就在李克强与安倍晋三在都江堰会谈并参观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同时,日本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以接受中国商人贿赂为由,对执政党自民党众议员秋元司实施了逮捕。就像韩国对华友好的总统大多结局惨淡一样,倒在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手中的对华友好的日本首相也不少,如首次访问中国并与中国建交的田中角荣。这一事件是否会影响中日关系改善尚待观察,但愿安倍晋三及日本能够读懂中国的弦外之音,顺应大势积极推进中日关系改善及自由贸区谈判。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