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式外交】风格有变 中国外交官三类群像尽显

撰写:
撰写:

1月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上宣布,应埃及、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布隆迪、津巴布韦的邀请,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于1月7日至13日对上述五个非洲国家进行正式访问。在中国新年即将到来之际,中国外交部似乎并未因此“松懈”,而是又开始抢占着各大舆论的头版头条。

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外交风格出现了巨大的转变,除了外交部发言人口径越发强硬,各地驻外官员也在近期集体登录推特(Twitter),亦或频繁接受外媒的采访,时不时会登上各大舆论版面的头版头条。而在这些中国外交官之中,他们大致分饰着三种不同的群像。

第一类代表,火力全开的轰炸式反击型 。熟悉中国政治的可以发现,中国如今的外交姿态与此前有着较大的变化,从“韬光养晦”变为强调大国外交,而出这一变化体现最为凸出的群体便是中国外交部的一众发言人。

外交天团——是中国网民近几年给予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的“封号”。这是一“封号”的出现主要与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近年来在回应外界批判时的表述有关。近年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应外国记者的恶意问题时,总是火力全开,进行轰炸式的反击。一会儿教训西方媒体和政府对中国双标,一会儿又回怼美方官员颠倒是非黑白。

例如2019年8月2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华春莹在回应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lesio)称香港示威是一道“美丽风景线”言论时直言“我们希望这样的风景线在美国越多越好。”

还有2019年11月27日,耿爽就美国驻德国大使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称“中美在道德上无法相提并论”的言论进行回应说,美国确实无法在道德层面同中国相提并论,中国始终维护和平,促进发展,坚守道义;美国却损人利已,唯我独尊,背信弃义。

可以看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应问题时都十分犀利,对西方媒体和政府一切恶意的发问和举动都秉持着激烈的反击模式,而这样的方式对中国国民十分受用,他们也因此获得偶了“天团”的称号。

第二类代表,传统的务实型。这一类型的外交官虽然在各项问题上与外交部发言人保持一致立场,但在做出回应之时显得更为保守和谨慎。这些外交官在对涉及中国外交问题时并不会以激烈地发言进行反驳,更多的是以喜欢以发表长文、推特,以及接受外媒采访的方式对外媒和西方政府的批判进行反击,为中国发声。

这一类型中最典型的代表便是驻美大使崔天凯。崔天凯2019年8月2日在美国新闻周刊发表文章回应香港问题,他在文章写道:“‘一国两制’仍然是中国的一种制度,而不是美国或者欧洲的制度。企图在香港强加别国的制度,既是挑战一国,也是破坏 ‘两制’”。

此外,崔天凯还在2018年分别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的专访,就中美关系、中美贸易战、朝核、南海、中国影响力等问题回答了提问。

与崔天凯类似的外交官还有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以驻英大使刘晓明等。此前2018年乐玉成曾接受英国主流媒体《金融时报》的采访,回答了外媒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质疑和疑惑。2019年10月23日,刘晓明在《金融时报》的纸质版和网络版同时刊登了一篇名为《建设性伙伴关系不可能建立在恶意中伤基础之上》的文章,并于11月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尖锐对话》栏目的专访。

由此看,虽然此类外交官不会如外交部的发言人一般对外媒的批判“狂轰滥炸”,但他们总能为中国在国际舆论上抢占先机,不让中国在舆论之上处于下风。

最后一类为新派式外交官,这一类的主要代表人物便是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部长王毅。此前就有分析曾形容王毅是中国“新派外交官”的代表人物之一,说他既坚持原则,又保持适当的灵活性;在代表国家利益和形象的同时,还发挥出了个人智能和魅力。

例如2004年中日关系恶化之际,王毅临危受命以副部长级别被派驻日本。当时中日关系正处谷底,中日官方与民间摩擦不断,高层互访中断,两国关系步入僵局。但在王毅被派驻日本之后,两国的关系出现了转圜,当时新选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了北京,让中日关系的解冻看到了曙光。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当时中国有意改善中日关系,但代表着官方力量的王毅依旧对日本划着底线——2013年12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后,王毅表示:“中方对此绝不能容忍。日方必须对安倍此举造成的严重政治后果承担全部责任。”2014年3月,中日钓鱼岛问题争执再起时,王毅又措辞强硬地表示,中国在此问题上“没有妥协的余地”。

王毅强硬和灵活并存的外交方式打开了中日关系转圜的局面,更展现出了中国大国外交的体面,这一“功绩”也让王毅在同届外交官员之中脱颖而出,为他成为外交部部长打下了坚实基础。

综上发现,无论是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的强硬,还是各地驻外大使们的表态都与王毅的新派外交风格事实上都是一脉相承的,即表现出了强硬,又展现出了灵活,这与中国国力的变化有着重要的关联。随着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该国在许多国际事务上开始有着较重的话语,在这样的背景下,其外交风格自然会发生改变。毕竟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外交上进取的姿态似乎更为符合它如今的“地位”。

附【战狼式外交】议题系列稿件:

【战狼式外交】外交彪悍与军事温和 中南海软硬兼施背后的考量

【战狼式外交】中国为什么走向“战狼式”外交

【战狼式外交】从“挨打”到“挨骂” 中国外交风格的转变

【战狼式外交】风格有变 中国外交官三类群像尽显

【战狼式外交】中国外交官员频繁提及毛泽东诗词背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