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办换将】骆惠宁“临危受命” 北京有何考量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1月4日,中国官方公布香港中联办最新人事调整,卸任山西省委书记职务月余,已经出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骆惠宁,接替王志民出任香港中联办主任。鉴于香港修例风波引起的香港社会的动荡,这一人事调整必然引发各方面的关注。

据来自北京最权威的消息,这次调整是因应近期香港情况变化,在修例风波渐趋平息,需要通过改革由“乱”转“治”走出困境的当口,委任更符合香港现实发展的官员担当中联办的工作,所以对中联办主任人选进行调整。

新任中联办主任骆惠宁被认为是一个“非常有承担”的官员。(新华社)

新任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政治经济学专业,获得经济学博士学历。并且还是中共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八届、十九届中央委员。

骆惠宁曾在安徽工作了30多年,直到2003年,骆惠宁首次跨省调整,任青海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7年后,骆惠宁于2010年任青海省省长。2013年,骆惠宁出任青海省委书记。2016年,骆惠宁调任山西省委书记,直至2019年11月30日卸任。

骆惠宁出任山西省委书记时,“塌方式腐败”的山西官场,刚刚经历大的政治和人事动荡。2014年9月至2016年4月这19个月内,山西有139名官员掉“官帽”,被免职或改任非领导职务,平均一个月7人被“刷下”。骆惠宁“火线补位”,以其务实态度,通过三年时间不仅重建山西政治生态,而且给山西经济开出了“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药方”,在推动山西经济转型上可以说也取得成效。

在2019年11月30日交接班会议上,骆惠宁发表卸任感言时说,“到山西工作转眼已三年半,这段时期是山西发展史上一个十分重要的时期”,“在过去工作基础上,推动政治生态由‘乱’转‘治’、发展由‘疲’转‘兴’”。

骆惠宁被认为是一个“非常有承担”的官员,此次出任中联办主任,表明中共高层对于他高度认可,而且以他的工作经验,也非常符合香港今天的转型需要。另一方面,因为骆惠宁以往与港澳工作并无交集,也有助于避免被以往的治港框架与各种规则束缚,给中央治港工作带来新的突破。

2020年元旦,香港社会仍有数以十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HK01)

香港从2019年6月已经持续数月的修例风波,仍然没有完全停止的迹象。虽然相较于区议会选举之前暴力频发、动辄爆发大型冲突的局势,已有明显缓和,但香港修例风波所引发的政治危机,最危险时刻还没有过去。香港2020年元旦游行还是有数以十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甚至不乏有激进示威者实施暴力行为。这些都表明中央治港需要做出调整。

2014年中央在“一国两制”白皮书中提及“全面管治权”,以及中国人大推出政改方案连落三闸,引发了持续近百天的“占中运动”,矛盾和问题开始集中喷涌。香港占中运动之后,中央曾对治港系统进行调整,包括梁振英于2017年6月结束特首任期不再参选,张晓明于2017年9月卸任中联办主任,避免了更激烈的政治冲撞。王志民接替张晓明担任香港中联办主任后,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积极用温和的方式与香港社会建立联系,弥合社会分歧,为中联办与香港社会建立另一种关系提供了基础,尤其是在修例风波中经受住了危局考验,获得了中央肯定。但近年以来,香港各种自殖民地时代就遗留的深层次矛盾,在中美对抗的拉扯下不断向纵深发展,局势变化之快已经远超香港自身的可控范围。此番中联办主任的调整,就是在香港激烈的修例风波仍未结束之际,针对香港出现的重要变化,所做出的全新调整。

对于骆惠宁而言,此番任命可以称得上是在非常时期临危受命,这对于已届正部级官员退休年龄的他来说,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机遇很明显,香港正处在一个可以积极有为的历史性重要转折点;至于挑战自然是治港面临的严峻局面以及眼前这场尚未平息的危机,需要他展现政治魄力与政治智慧。所以,临危受命、“超龄服役”的骆惠宁,将会给中央治港工作带来怎样的积极改变,特别引人关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