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部再掀教材排查风暴 义务教育严禁使用境外教材

撰写:
撰写:

近日,中国教育部发布消息称,将对中国大中小学教材进一步提升管理。

据要求,中小学教材的制定必须体现党和国家的意志,未经审定的教材,不得出版、选用。教材均实行政治审核,重点审核教材的政治方向和价值导向,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标准要有机融入教材内容,不能简单化、“两张皮”;政治上有错误的教材不能通过。选文篇目内容消极、导向不正确的,选文作者历史评价或社会形象负面的、有重大争议的,必须更换。教材的选取上不得选用境外教材。

中国教材审查争议不断。(VCG)

近年来,中国教育界的教材审核频受关注。据中国官媒央广网早前报道,近段时间有人发现,一些编写出版单位擅自更改个别版本教材内容,还有学校以校本课程教材和境外教材替代国家课程教材等现象。报道指出,这些做法削弱了“教材的权威性和严肃性”。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内地中小学国家课程教材在近几十年来不断变化,教材也经历过更新换代和内容调整,地方及学校因此有了一定的自主权,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国家标准的权威性。储朝晖认为,这是当前中国教育部门高度重视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

此外,随着中国内地中产家庭的增多,一些家长对于子女教育有更高的期望,使他们不愿和多大数人一样接受同等的义务教育。他们选择将孩子送入高等私立学校,接受“与国际接轨”的课程。这些学校会采用部分国外教材,以替代中国教育部审定的教材。

有声音认为,中国教育部将境外课程整体作为排查对象,而不具体考察其课程的适应性,容易助长“盲目排外”的风气。如果排查行动在执行中演变为取缔所有境外课程教材,实则忽视了部分家长及学生对于接受多样化教育的需求,也损害了他们自由选择教育方式的权利。

但也有媒体认为,中国教育部开展整治有一定的政策基础和社会背景。

路透社的报道指出,近年来,中国政府加大了对学校教育的监督力度,制定了新的法规,指导教科书内容和私立学校教育。“中国共产党试图把对国家的热爱及其历史和意识形态作为教育体系的核心部分,对蓬勃发展的私立学校,以及中产阶级家庭对另类或外国教育的兴趣,越来越持反对态度。”

事实上,中国教育部曾于2015年组织过对大学使用境外原版教材情况的调查摸底工作,表示要加强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

2016年10月,有传闻称上海市教委曾在涉外民办学校政策解读会上,对属于外资或有外资背景的学校提出批评,认为外资介入基础教育“突破了中国的法律、法规”。并指,部分或全面引入境外课程进入中国基础教育阶段,侵犯了中国教育主权。这一消息并未被官方证实,但曾引发许多家长的担忧,一个原因是同时期另有不少相似的声音传出。

2016年12月,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主办的杂志《紫光阁》刊登了中国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的一篇文章,要求切实加强共产党对教育系统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文章说,教育系统是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基础和前沿阵地,“很多意识形态的错误东西都出自教育战线”,“教育战线的意识形态工作不容许发生颠覆性问题”。

而最新的一个例子是,2018年初以来,北京市教委已经至少两次出台专门文件,要求对境外人员子女学校的管理,以及引进国外教材的审查选用机制加强规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