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办换将】骆惠宁能否重构中联办与港府的新关系

撰写:
撰写:

2020年伊始,香港修例风波仍未平息之际,中国决策层点将,中联办主任换人,新上任者是曾经主持青海、山西两省政局的骆惠宁。骆惠宁近期日程可谓“马不停蹄”,先是在1月6日履新当天于中联办大堂内公开亮相;1月8日率中联办5位副主任和秘书长前往内地接洽深圳领导班子;1月9日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正式会见后,又拜会了香港回归后首任特首董建华。

香港已经到了不得不做出改变的时候,需要重回正轨。骆惠宁应该是背负使命和任务而来,林郑也当承担起比以往更重的责任。两人未来将如何相处与合作,是香港能否行稳致远、持续繁荣,“一国两制”能否得到全面准确落实的关键。事实上,骆惠宁与林郑月娥的各自角色和相互关系,也是中央政府与香港政府、中国内地与香港关系,以及“一国两制”里面的“两制”之间关系的映射。

骆惠宁或让中联办“沟通作用”增强

剖析香港修例风波背后的深层问题,固然有香港自由放任式经济模式消极方面被放大的原因,造成产业结构严重失衡、房地产行业过度膨胀、贫富悬殊、民生困窘等等,也与香港政界角色与责任缺失,缺乏现代治理能力,误解“一国两制”有很大关联。

在香港,从小学教材到大学教育,从纸媒报道到网络舆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被视若水火,自由主义被奉为信仰教条,中共被看作洪水猛兽,香港的民生问题被归因于中共偏重富商精英的统战路线,对“一国”的落实被批判为违背“两制”。追求政治权利、分化香港内地关系逐渐成为香港人的思维、舆论、政治活动的核心逻辑。

中共十八大特别是十九大后,因应于香港的形势演化,中央对港思路和政策也有所跟进和调整。2014年首提中央“全面管治权”的《白皮书》指出,“中央拥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既包括中央直接行使的权力,也包括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实行高度自治。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中央具有监督权力。”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必须把维护中央对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

2019年的修例风波是香港长期问题的集中爆发,也是重置香港与内地关系的契机。“一国两制”需要得到全面准确的理解和落实,具体到实际层面,关键之处就在于明确和理顺香港政府与中央政府的关系。中联办是中央政府在香港的代表性派出机构和执行部门,骆惠宁与林郑的各自角色与相关协作因此至关重要。

骆惠宁与林郑都需要在以前治港经验的基础上,更好地处理中央的“全面管治权”与香港的“高度自治权”之间的关系。不可否认,这两项权力之间存在张力,中央“全面管治权”所代表的中国宪法与基本法赋予中央的权力,是以往中央和香港都有所忽略的。尽管这是“一国两制”的应有之义,却在香港社会被视为对香港“高度自治权”的侵犯。如2018年1月时任香港中联办王志民提出“中环西环行埋一齐几好”(中环西环走到一起多好),就在香港引起强烈争议。港府对于中联办有所增加的存在感会有更直接的体会。

中联办的全称是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与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员会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前者是中国国务院的派出机构,后者更是中共中央委员会在港派出机构。香港回归后的中联办主任,同时也是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员会书记。须知在中国的政治逻辑里,“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同时兼任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员会书记的中联办主任,因此是中共中央、中央政府在香港的一个共同载体,也是中央“全面管治权”的具体落实单位。

不过,只要“一国两制”得以继续维持,在对香港的具体治理过程中,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应当就不会取代香港的“高度自治权”。据报道,1月9日骆惠宁会见林郑时就作出表态称,“中联办将一如既往,充分尊重、全力支持特首和特区政府依法施政。”林郑则表示,“期望未来加强沟通合作,共同推进各项涉及内地和香港的工作。”“双方都表示,要……进一步加强沟通合作,更好履职尽责。”

那么,中联办该如何“全力支持”特首和港府,双方未来又该如何“进一步加强沟通合作”?双方将会形成怎样的关系?

中联办与港府的新关系

在落实中央全面管治权与香港高度自治权的过程中,中联办与香港特首的权力、地位、影响力并非简单的此消彼涨或共同治港的关系,而是可以相互协调促进,共同扮演更加积极有效的角色。

以往当中央的“全面管治权”被忽略的时候,香港特首领衔的香港政府行政却是一个“小政府”的运作模式。正是因为在香港政治、社会、经济、教育、舆情等方面的职能缺失或自我设限,才使得香港问题积重难返,终至发生严重冲击香港全局的修例风波。中联办或可在有些方面以某种方式提供一些补充,特别是对香港更大范围的统战,也可为港府提供有价值的参考经验,引导港府去履行应当担负的更多责任。

例如,香港特首掌握着隐性的、巨大的合法权力。香港基本法规定,香港行政长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其对中央政府负责,只有中央政府有权任命和罢免行政长官。而中央政府一直是香港行政长官的坚定支持者,再加上香港立法会的支持配合,赋予香港特首巨大的施政空间,可以任免政府官员与各级法院法官,批准财政收支动议。

中联办与香港特首的目标一致,也就是把香港的事情办好,让香港重回正轨,行稳致远,繁荣稳定。经历修例风波之后,香港政府应有更深刻的反思,承担主要责任,以更大决心转变自身的工作方式,以解决香港长期性、深层次的问题。作为两任地方大员的骆惠宁可以为其提供有益建议、协助、引导和监督。双方需要各自发挥作用和优势,更需要亲密友好、顺畅高效地沟通协作,改进香港的治理体系,提升治理能力,打造一种兼收并蓄、不断改革进步的“香港特色资本主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