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亿投资打水漂?中国自主3G标准陷退网危机

撰写:
撰写:

如果说2019年是中国5G元年,那么2020年就是中国5G爆发之年。继中国三大通信运营商之一的中国电信要求5G终端自2020年1月1日起剔除对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3G)CDMA的支持,中国CDMA网络退网在即后,由中国最大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负责运营的、中国曾大肆宣传的“自主”3G标准TD-SCDMA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2019年是中国5G元年也是中国曾为之骄傲的自主3G标准TD-SCDMA网络退网之年。图为2019年10月31日中国5G正式商用。(新华社)

中国选择TD-SCDMA作为主推的3G标准纯属偶然。最初,中国只是希望将自己的专利加入到国际主流3G标准WCDMA中,以增加中国在WCDMA中的话语权,但未能如愿。因而,1998年初,时任中国国家邮电部科技司司长的周寰提出,要拿出中国自己的标准,此时距离国际电信联盟(ITU)规定的提交3G标准提案截止日只剩下半年时间。

与此同时,作为世界通信设备巨头的德国西门子手持TD-CDMA技术方案,却因技术过于繁复在欧洲标准组织的3G标准竞争中败于爱立信、诺基亚支持的WCDMA,前景堪忧。在有关人士牵线下,中国与西门子一拍即合,通过收购西门子TD-CDMA技术方案发展出TD-SCDMA技术方案,由中国邮电部下属的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即后来的大唐电信作为中国自主标准于提案截止前一天提交国际电信联盟,并最终在中国政府及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运营商的强硬支持下成为与WCDMA、CDMA2000并立的世界三大3G标准。

也正是由于TD-SCDMA技术方案提出较为仓促,欧美通信设备厂商对“非主流”的TD-SCDMA标准反应冷淡,甚至称“我们有能力做TD-SCDMA,但我们不会做”,整个TD-SCDMA标准的发展与完善几乎只能依靠中国厂商,确切地说是大唐电信、烽火等国字号通信设备企业,因而进展缓慢。中国政府为等待TD-SCDMA标准成熟,直到2009年才颁发3G牌照,此时世界各国3G商用已经五年以上。

为了使TD-SCDMA标准在中国落地,在推迟颁发3G牌照的同时,中国政府选择了中国三大移动通信运营商中实力最强的中国移动来运营TD-SCDMA网络,并且仅向中国移动颁发了TD-SCDMA一张3G牌照。中国移动原本希望在3G时代以WCDMA为主混合组网,即在FDD频段由GSM平滑演进到WCDMA,在TDD频段采用TD-SCDMA以满足高密度地区的覆盖。

在3G牌照颁发前,中国移动也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一样在多个城市抢先建立了WCDMA试验网,试图生米做成熟饭,以搭上当时技术上最为先进、成熟的WCDMA的快车。然而,中国政府仅向中国移动颁发了TD-SCDMA牌照,中国移动不得不硬着头皮上马TD-SCDMA网络。当然,对于中国政府而言,由中国移动运营TD-SCDMA网络也有平衡市场的意味,当时中国移动每年的净利润比中国其他电信运营商的总和还多。

在整个3G时代,由于种种技术问题与非技术问题,中国移动的TD-SCDMA发展艰难。例如,由于上游厂商对TD-SCDMA标准缺乏兴趣,致使市场上支持该网络的手机品种不多,完全依靠中国移动向手机厂商提供的巨额补贴支撑。当然,尽管中国移动的TD-SCDMA网络发展艰难,但在中国移动超过三千亿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的巨额投资下,中国TD-SCDMA网络也算是建成了。

然而,也是由于TD-SCDMA网络发展的艰难,中国移动成为中国4G网络发展最有力的推动者。在3G牌照颁发仅4年后,2013年中国政府就向三大通信运营商颁发了TD-LTE制式4G牌照,此时中国3G用户渗透率刚刚过34.1%。TD-LTE作为中国主导的4G标准,中国政府最初仅颁发了TD-LTE牌照,但与3G不一样的是中国政府同时向三大运营商颁发了TD-LTE牌照,三大运营商或TD-LTE独立组网或TD-LTE与LTE-FDD混合组网联手推动中国4G产业发展,进而建立起世界上规模最大的4G网络,奠定了中国在5G时代的优势地位。

自从进入4G时代,中国移动对于TD-SCDMA网络实际上就处于放弃状态。在中国4G网络建设初期,4G网络只承载数据服务,语音服务需要回落到3G或2G网络,中国联通因拥有最成熟3G网络WCDMA选择回落到3G,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则因各自的3G网络TD-SCDMA、CDMA2000问题选择回落到2G,3G网络对于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而言实际上沦为鸡肋,4G网络解决语音服务问题后TD-SCDMA、CDMA2000退网成为必然。

正是由于中国迟迟不上马3G网络,华为、中兴等中国通信设备厂商不得不前往国际市场打拼,最终成为世界级通信设备供应商。(新华社)

为此,中国移动在2014年就开始部署4G高清语音服务(VoLTE),到2018年已经拥有全球最多的VoLTE用户,实现VoLTE服务全覆盖。也在2018年,中国移动发布的《5G终端产品指引》显示,不再要求终端支持TD-SCDMA。实际上,早在2016年中国网络上就流传出一份中国移动某省分公司3G网络退网方案。

2019年1月,中国南部城市福州的无线电管理局给福州移动的一份名为“关于同意注销中国移动通信集团福建有限公司福州分公司TD-SCDMA基站的函”的文件,更是显示出TD-SCDMA退网已经正在进行中。当时,分析人士根据中国移动5G网络商用规划推测,中国移动或将在2020年前便会将3G网络全部退网。目前,中国移动并未披露TD-SCDMA网络退网进度,但在2020年内实现TD-SCDMA是大概率事件。

从1998年中国正式提出TD-SCDMA技术方案,到2009年TD-SCDMA标准正式在中国商用,再到2013年4G牌照颁发后沦为鸡肋,2016年退网方案流出,2019年开始退网,中国TD-SCDMA网络整个生命周期仅10余年,窗口期不过4年,可谓是最短命的标准。

一直以来,外界对于中国移动为此投入的超过三千亿打了水漂的质疑声就不断,也有专家指出中国在WCDMA标准中的专利份额并不少。然而,正如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所说“没有TD-SCDMA就没有TD-LTE”,TD-SCDMA是中国第一次尝试提出通信标准,无疑为中国主导的TD-LTE标准的提出积累了经验。

正是TD-SCDMA标准闭门造车的艰难,使中国在TD-LTE标准的提出过程中合纵连横广交朋友,得益的不仅是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中国手机产业链也受益匪浅,华为、小米、OPPO、VIVO等中国手机品牌都是在4G时代发展起来的,至今世界手机市场份额前十中除美国苹果、韩国三星外几乎都是中国厂商。参与闭门造车的大唐、烽火等国字号的中国通信设备厂商在4G时代大多很失意,反而是因中国迟迟不上马3G网络不得不前往国际市场“打拼的华为、中兴发展成世界级通信设备供应商,成为中国通信行业的标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