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联办换将】“救火队长”骆惠宁非常任命折射习氏用人观

撰写:
撰写:

“非常时期,非常之人,非常任命”。北京时间1月4日,中国官方公布香港中联办最新人事调整,卸任山西省委书记职务月余,已经出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骆惠宁,接替王志民出任香港中联办主任。鉴于香港修例风波引起的香港社会的动荡,这一人事引发各方面的关注。

骆惠宁的非常任命,引发诸多关注与期待。(新华社)

在香港今天的局势之下,骆惠宁的被重新启用无疑将扮演“救火队长”的角色。这位曾经主政过两个省份资历深厚地方大员,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够获得中央的青睐,在已经“退居二线”之后又被重新启用、担纲大任的呢?观察骆惠宁赴港履新之后一系列动作,以及他半个多世纪的执政经历,答案便摆在眼前。而骆惠宁的破格擢用,也是习近平时代中共的“用人观”一次特别展示。

骆惠宁公开露面展现务实

务实是骆惠宁这位曾经主政中国两个内陆省份的地方大员身上,最为突出的标签。这一点从他他刚赴香港便已经显露——刚刚赴任中联办主任的骆惠宁,有过五次公开露面。分别是在来到香港上班的第一天,1月6日上午他会见传媒发表“就职演说”。

中联办历来在大楼外见记者,骆惠宁第一次会见记者,就破了这个例。据称,骆当时说外面风大,让职员请记者们进大楼开会。骆惠宁是中联办第六任主任,却是第一位在上任时便邀请记者进入中联办大楼内发表讲话的主任,并承诺日后会与传媒交流,此举足见骆惠宁的务实。

另外,他1月8日还携5位副手去深圳与深圳市委书记、市长会谈。这是骆惠宁履新后第二次公开活动。“推动深港两地在青年创新创业、经贸往来等多领域务实合作”“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和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也是此次会谈的重点。以骆惠宁在中国官场的资历——两任中央委员、两任地方省委书记,至少比仅仅是广东省委常委的深圳市委书记“高出两阶”,他在履新之初就能够“屈尊”主动到深圳拜会,洽谈,同样展现他务实特质。

骆惠宁第三场公开会面,是会晤特首林郑月娥。作为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与香港特首林郑会晤,是一个既定动作。第四场公开会晤,骆惠宁是拜会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华。骆惠宁拜会董建华既是一种礼貌和尊重,是代表中央政府表达对首任特首的致意,又是一种交流取经。中共官场历来就有到任后拜会“老同志”传统,这一方面体现了尊重,另一方面也更有利于工作的展开。这同样是务实的举动。

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政治经济学专业,获得经济学博士学历的骆惠宁,曾在安徽工作了30多年,直到2003年,骆惠宁首次跨省调整,任青海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7年后,骆惠宁于2010年任青海省省长。2013年,骆惠宁出任青海省委书记。2016年,骆惠宁调任山西省委书记,直至2019年11月30日卸任,12月28日出任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直至此番履新中联办。

“非常”任命背后的“用人观”

查阅骆惠宁的仕途简历,会发现有三个特别之处。一是他并非港澳系统或外交系统出身。二是他乃中共“封疆大吏”出身,资历深,在安徽、青海、山西三地担任过省领导,其中以省委书记的身份主政青海、山西,是两届中央委员和一届中央候补委员。三是1954年出生的骆惠宁已经年满65,到了中国官场正部级官员的退休年龄,他不久前卸任山西省委书记,正是因为年龄到线。结果在“退居二线”短短几天之内,他重新从全国人大转赴香港中联办,担任实职,可谓超龄服役。

2017年6月21日至23日,习近平在山西考察,骆惠宁(右一)陪同。

平民出身,起于基层,在没有任何特殊背景和靠山帮扶的情况下,一步一步在中国政界打拼近半个世纪走上高位,且任职多在穷困事艰之地的骆惠宁,无疑是中共执政团队成长出来的精英人物之一。眼下的香港深陷回归中国22年来最严峻的管治危机,经济出现技术性衰退,社会局势紧张对立,骆惠宁打破诸多惯例,临危受命“空降”中联办,显然是带着中央的使命来“救火”的。可以说,骆惠宁的破格擢用,展现了习近平时代的“用人观”。【相关新闻:不要用派系眼光看待骆惠宁的变动

对于骆惠宁而言,在“救火”层面,骆惠宁经历过3次严峻考验。1998年中国遭遇特大洪灾,长江流域巢湖水位暴涨,时任巢湖地委书记的骆惠宁在抗洪现场调动4万人连续几天筑堤防洪,确保灾区安全。2010年青海玉树发生6次地震,最高震级7.1级,时任青海省长的骆惠宁兼任玉树地震灾后重建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主持灾区救灾、赈灾和灾后重建工作。2014年山西官场塌方式腐败被揭开,人事洗牌的同时经济增速滑落到5%以下,骆惠宁赴晋工作后在整治官场与经济发展两方面都被认为取得了重要进展。

特别是在山西的任职经历,是骆惠宁仕途最亮眼的一笔。骆惠宁出任山西省委书记时,“塌方式腐败”的山西官场,刚刚经历大的政治和人事动荡——2014年9月至2016年4月这19个月内,山西有139名官员掉“官帽”,被免职或改任非领导职务,平均一个月7人被“刷下”,整个山西官场陷入瘫痪状态。骆惠宁2016年6月“火线补位”,通过三年时间不仅重建山西政治生态,而且给山西经济开出了“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药方”,在推动山西经济转型上可以说也取得成效。

低调、务实且长于治乱、治吏,性情宽厚、温和,是观察家对于骆惠宁的评价。2019年6月,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山西考察3天,据称对骆惠宁印象深刻,对他治下的山西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绩和各项工作给予肯定”。现如今,骆惠宁被调往面临严峻管治危机的香港,显然是希望以其当年重建山西政治生态的魄力,在实行“一国两制”的香港,担负起更具政治挑战的改革重任,扭转当前北京治港工作的困境。可以说,骆惠宁重新启用是习近平对于“务实”、“接地气”、“经受过考验”官员青睐信任的再度展现。

作为一个在面对问题时擅长单刀直入、直插问题核心的领导者,习近平很清楚一些关键和特殊的岗位,需要应用特殊的任用逻辑。在特殊的时代环境和政治背景下,更是如此。无论是曾经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还是今天负责中美贸易谈判的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无论是地方上的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还是现在的“救火队长”骆惠宁,他们最终都走到了关键位置,他们身上所具有的共同点是关键。可见,有能力有担当,是习选贤任能最基本要素。作为一种政治逻辑和必须途径,重用“务实的人,经受过考验的人”有助于迅速稳定政局并形成推进改变的合力。

抱以希望也不可操之过急

当然,最后也有强调一点,纵观今天海内外舆论,对于骆惠宁都给予了很高的希望。需要也需要认清一个现实,尽管骆惠宁的“特别任命”代表了中央治港思路调整的信号。但是抱着一种骆惠宁一来就能药到病除,香港问题彻底解决的心态,就操之过急。一方面是因为骆惠宁他只是中联办主任,是扮演中央和香港联络的角色,不是“香港党委书记”。中央和骆本身对此都有清醒认知。二则之所以说香港问题是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就不要指望问题只依靠一个人一蹴而就解决。

2020年元旦,香港社会仍有数以十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HK01)

因此,用一种比较“保守”的心态来看,不用对骆抱有太高期望,更不能用过去的常态来看待骆的到来。舆论不要因为受够了今天香港的现状,就不切实际地过度希冀骆惠宁能够大破大立。骆的政治使命是破局。这个破局包含,整肃与调整中联办,甚至自下而上挖掘弊案与业已形成的不正常的官商关系,而这种官商关系一定有别于国内的,是带有香港特色的。

其次,骆惠宁是要破除过去二十二年间内地与香港那种井水不犯河水那种消极的陆港关系,以及逐步形成的各种利益关系。

对于香港自身而言,骆惠宁一定会不断影响港府在政治上治理香港的那种绥靖政策,比如港独由暗度到明独,这是中央不可接受的,对国家安全构成了现实的严重威胁。通过这些破局,能为今后香港特区政府政治的重构以及涉港机构的重构打开这个豁口,重塑香港政商关系,重塑香港社会气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