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协议】从毛时代到习时代 中美是如何相互妥协的

撰寫:
撰寫:

历时近两年的中美贸易战,在经过13轮高级别官员对话、两次“习特会”和数次谈崩之后,终于定于1月15日签署第一阶段协议。

这份协议包含怎样的内容?中英文各自表述的措辞差异,透露着怎样的讯号?两国高调官宣一个月后方才签署的这份协议究竟有着怎样的政治意义?尚未开始的“第二阶段”、“第X阶段”乃至“最终阶段”谈判,又将以怎样的方式和风格展开?聚焦贸易问题之余,谈判过程和结果又折射出两国关系怎样的历史转变?昭示着怎样的前景?

此次中美谈判的范畴仅仅是一份贸易协议,但其意义却又绝不仅止于此。站在今天的节点,《多维新闻》将尝试对以上问题,以11篇文章予以评述。

【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系列

第一篇:习近平为什么拒绝同特朗普签协议

第二篇:刘鹤访美签协议 特朗普何以破例访华

第三篇:特朗普反常对标刘鹤 未公布的机密协议引热议

第四篇:北京观察:这不是中国的城下之盟

第五篇:睡狮觉醒 雄鹰沉醉

第六篇:美国机构大举入华 中国能保卫金融阵地吗

第七篇:拒绝成为“广场协议” 汇率条款中国大胜

随着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签署,中美贸易战将进入阶段性休战。这个协议是一个中美双方能接受,而不是单边胜利的妥协方案。历史是一面镜子,近半个世纪以来,中美关系纠纷不断,来之不易,最重要的一条是离不开中美双方的妥协。

中共建政后被迫选边苏联,站在了美国的对立面。后来又与苏联反目,同时与“美帝”与“苏修”为敌。1960年代末中苏对抗走到战争边缘,而在这时,美国在美苏争霸中开始落后,美国也嗅到了与中国缓和关系的契机。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力主抛开意识形态,“联中制苏”。1971年,毛泽东审时度势,发起乒乓外交,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访华,中国在一众亚非拉国家以及美国的默许下重返联合国。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乃结束敌对关系,实现和解。

又过了数年,美国接受毛泽东提出的“撤军、断交、废约”的建交条件,中美于1979年元旦建交。在建交谈判过程中,中美在台湾问题上分歧严重,邓小平的务实给谈判带来最后突破:同意建交时美国单方面发表希望台湾问题和平解决的声明而不予反驳;同意建交后美国与台湾保持经济、文化关系;同意《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根据条约中的条款“终止”,而不是“废除”;同意建交后再谈美国对台军售问题。

中美建交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启动和发展提供了必要条件,而改革开放也为中美关系提供了重要保障和发展动力。中美建交后不到一个月邓小平访美,中美进入蜜月期。

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美关系急转直下,濒临破裂。在危机时刻,邓小平指导和帮助江泽民处理中美关系,使之转危为安。而与邓有私交的美国总统老布什(George Bush)也不断对中国释出极大善意并展现耐心,帮助邓小平渡过难关。

江泽民坚持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战略,即便在中国遭遇“四大恨”(银河号、台海危机、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南海撞机事件)时,克制处理,斗而不破,既坚持原则,又不失灵活。

2001年“9·11”事件后,江泽民顶住保守派的“反美”压力,全力支持美国反恐战争。中美关系迅速走出南海撞机的阴影,中国被美国长期视为朋友,赢得战略机遇期。也就在这时,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赢得更加良好的国际环境,有力促进对外开放。

胡锦涛的十年基本上是江泽民时代的延续。入世后,中国以年均超过10%的高增长,迅速在经济上大步赶超西方列强,GDP总量在2008年超过德国,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如何相处,不仅关乎双边,更关乎全人类。传统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猜疑、对抗、冲突的关系模式显然不适合中美。因此,中国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设想,主张中美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但美国一直没有接受这一设想。

2019年元旦,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互致贺信庆祝两国建交40周年时指出,中美双方应共同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与原先表述“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相比,“新型大国”四个字没有了。著名国际关系学者倪世雄教授认为,不提“新型大国”这一调整是积极的,有利于缓和中美两国关系的紧张状态,回到合作共赢的正常轨道。

梳理这段历史不难发现,近半个世纪以来,中美关系从和解合作走向竞争共处。从毛泽东到习近平,中国历任领导人在处理中美关系时,都是既坚持原则,又在解决纠纷中采取灵活策略;既坚决维护国家利益,又努力改善中美关系。

在另一方,美国领导人处理中美纠纷时也是如此,美国对中国也有妥协与需求。比如中美关系正常化和建交时期的“联中制苏”,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美国请求中国支持美债。这次贸易战期间,美国由漫天开价变为最终接受中国按自身步伐推进改革,这更是一种妥协。

邓小平曾说:“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了。”习近平也说:“有一千个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由于中美两国在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核心利益等方面存在巨大差异,再加上“老二与老大”的结构性矛盾,可以预料,中美关系今后仍将面临不少纠纷。外交是妥协的艺术,中美都输不起,双方应像过去一样,纠纷发生时妥善处理,避免走向对抗,这对中美关系的发展来说是个关键。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