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从央视“消失”的“国嘴”“国脸”

撰写:
撰写:

1月16日,中国央视主持人赵忠祥逝世,这天也是他78岁生日。作为活跃在中国国家媒体平台半个世纪的公众人物,赵的身后免不得纷纷扰扰。一个现象是“防火墙”内外,在赵辞世之后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对中国国内的大部分民众来说,赵的离去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其中怀念与哀思情真意切;而在“墙外”,赵忠祥的逝世又让他近些年的“丑闻”重新获得了一次舆论发酵的机会。

“绝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如果离开央视的这种辉映,自己本身的这种光辉不足以来感召很多人,但是我们这些主持人离开央视就等于失去了自我,如果连这一点的起码认知都没有,那就是一拨傻瓜、弱智。”

这是赵2009年从中国央视退休后受访时的一段话,事实上,这段话也正成了观察包括赵自己在内的从央视先后消失的芮成钢、柴静、毕福剑、崔永元、朱军等“国嘴”“国脸”们命运的一句箴言。

从赵说起,中国国内民众之所以对他的辞世表露出不舍与惋惜,不仅是因为国内网站上筛查了关于赵的丑闻而使人们对他的认知更多地建立在正面的光辉形象里,而的确是赵在其位的数十年为亿万中国人带来了无数的欢笑与回忆。

从1959年,赵忠祥进入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前身北京电视台,成为中国第一位男播音员开始,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里,他成为文革时央视文艺播出部的“勤务员”(相当于文艺播出部主任);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访美时,他又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采访美国总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记者;1983年央视举办首届春晚,他自此连续主持15年;香港、澳门回归等大型庆祝晚会自然少不了他的身影;至今仍为中国家喻户晓的《正大综艺》《动物世界》等央视栏目无不是都能想到赵忠祥的角色。在央视的几十年,在外界的视野里,赵忠祥稳重的台风与大气的主持风格为观众所接受。而从央视退休后他又打破之前的“主流”形象出现在一些娱乐类的节目中,令人看到其不一样的一面。

至今仍坚守央视的新闻评论人白岩松曾这样描述央视这个平台的作用:即使是一条狗,天天在电视上亮相,时间长了,也会成为一条名狗。

当然白岩松写这句话有自嘲的意味,但这与赵忠祥上面的那段话有异曲同工之意。央视作为中国官方喉舌,对内或许中国观众还没有为其赋予过多的政治含义,但对外,央视的动态成为外界观察、解读中国政坛的风向标。而站在央视舞台上的那些央视人也就注定了要被赋予不一样的传媒人角色,这个不一样就是政治、是权力。

因此可以看到2004年赵忠祥的录音门事件,2015年央视前主持人毕福剑唱“智取威虎山”的视频事件,2018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Me Too”事件延烧的朱军性侵门事件统统成为外媒看中国官方喉舌的新闻,尽管这顶多说明他们私德有亏,但是作为“体制内人”,他们的负面消息也让整个中宣机构卷入风波。

如果说以上三位还只是私德有亏,那么就在赵辞世几天前,一个几乎快要被舆论忘记近日再被提及的名字芮成钢的经历则表明,“央视”这个距离献花与掌声最近的地方也是“恶”的边缘。

曾在国际上名噪一时的央视“名嘴”芮成钢在2014年被查后很多人为这个年轻人惋惜,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2015年曾在微信公共平台上发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芮成钢》,称芮成钢充其量就是一名英语流利、有才华的优秀记者。采访这些名人,就是工作平台赋予自己的本职工作。他误把自己的机会当作了自己的身份。

回到开头,赵忠祥所说的“央视的光辉”确实成就了一批央视人,但光辉之下的权利束缚,新闻追求等等原因让一批央视人想要逃离,所以在过去的近十年之间出现了“央视离职潮”的现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