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铁路·系列一】全球最具挑战性的铁路注册成立公司

撰写:
撰写:

早在19世纪,中国川藏铁路的规划已引起多方关注。作为“史诗级”工程,修建川藏铁路已是中国人的百年梦想。它为什么会被称为世上最险、史上最难的铁路工程,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具挑战性的铁路建设工程呢?中国的铁路建筑团队要面临哪些世界级施工难题?中美贸易战极为严峻之际,中国全线开工世界最难超级工程,究竟有何考量?

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日前的工作会议上透露,2020年要推进川藏铁路重大项目建设。早前,川藏铁路有限公司已于2020年1月10日正式成立,注册资本2,000亿元人民币(1 元人民币约合0.15 美元),由中铁集团100%持股。

川藏铁路将穿越横断山区及西藏东南部高原、高山峡谷地带,在业界看来,无论是铁路工程建设,抑或是通车营运都将是世界上风险最高的铁路,也是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最具挑战性的铁路建设工程。

而此番川藏铁路有限公司的成立,意味着举世关注的川藏铁路建设迈出了极为重要的一步。

中国人的百年川藏铁路梦想

早在19世纪,川藏铁路已引起多方关注。在1876年签订的《烟台条约》中,英国从清朝政府取得进入西藏的权利,借助《烟台条约》相关规定,取得由川入藏探路权利。

1897年2月,英国取得滇缅铁路修筑权,在签订的条约内容中设想了一条以印度为起点,经中国四川直达西藏地区和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铁路线路;同年5月6日,第一份中国人独立掌管的报纸《循环日报》刊登了一则英国将要修筑川藏铁路的消息。

孙中山1899年在编制《支那现势地图》时,也规划了一条由中国长江中下游地区经由四川再到西藏的铁路,“经双流、新津、邛、名山、雅州、荥经、清溪、打箭炉、理塘、巴塘,然后出西藏”,初步勾勒出川藏铁路的设计走向。

1904年7月28日,统帅英军入藏的上校荣赫鹏,与西藏哲蚌、色拉、噶尔丹三大寺的寺长罗生戛尔曾等人在拉萨签订了《拉萨条约》,达赖途经青海逃往蒙古临走前指定的代理摄政龙布嘉措也在《拉萨条约》上盖上了达赖喇嘛的印章。在拉萨的驻藏大臣当时亦在场,但未在条约上签字。

《拉萨条约》中有条文规定“无论何项铁路,均不许各外国或隶各外国籍之民人享受,若允此项利权,则应将相抵之利权或相同之利,一律给予英国政府享受”,以期独占西藏铁路权益。

为促进商业发展,防止英国觊觎西藏,晚清官员川督锡良和当时驻藏大臣有泰1906年5月向清廷建议修筑西藏到四川铁路,同时提出可以“暂建筑单线铁道”,“前藏之布达拉地方为起点”,“察穆多经四川省之巴塘、打箭炉及雅州府直达成都省城”。

晚清最后一任驻藏大臣联豫也曾向清政府提出修建四川到西藏的铁路计划,其线路设计为“出关北行”,再经由霍耳、竹窝、甘孜、瞻对、德格、热丫前进,经类乌齐及纳克书,三十九族等处,直达前藏,“沿路俱系草地,无高山峻岭,既平且稍近,偶有山,亦平衍易行”是该线路的主要设想依据。

民国初年,孙中山更是直接指出“川藏铁路事关中国国家安危存亡”。 作为中华民国时期中国政坛上最为活跃的西方人,来自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时年27岁的端纳(William Henry Donald),在1912年的某一天曾看着身边即将出任中国铁路督办的孙中山指着一张6英尺见方的大地图,首次向自己披露了宏伟的中国造路计划,端纳后来把这幅地图向外界描绘为“孙逸仙之梦”。

1917年至1919年期间,孙中同写就《实业计划》,与《孙文学说》等书,被合称为建国方略。在《实业计划》中,孙中山将川藏铁路纳入高原铁路系统中,规划拉萨至成都的川藏铁路长度约一千英里,途经成都、灌县、甘孜、昌都至拉萨。书中提出了修建10万英里的铁路,以五大铁路系统将中国的沿海、内地和边疆连接起来的宏伟规划。

1928年,时任四川省主席刘文辉又向蒋介石提出修建川藏铁路设想,谈及“筹设成康、康藏两路铁道”。

中共建政之后,被称为“史诗级”的川藏铁路从建政初期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勘察,90年代进入初步选线阶段。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因青藏铁路总体建设难度相对较低,成为进藏铁路的首选,故而川藏铁路项目较长一段时期都处于暂缓状态,直到2014年才真正开始建设,被列入中国“十三五”国家规划的重点项目。

一个世纪过去了,回看历史,孙中山《建国方略》中那些关于未来中国建设的理想设计被当时很多人称为痴人说梦,而当年的很多梦想已成为现实或正在成为现实。从孙逸仙之梦,到习近平的中国梦,中国的铁路建设正在逐步走向一个完整的现代化,并向世人呈现着越来越多的“中国方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