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中联办的“局外人”

撰写:
撰写:

2020年1月15日,香港中文联络办公室主任骆惠宁在香港举行的春节招待会上致辞。(AFP)

“儒冠峨峨众惊诧,独以局外趋徬徨。虎臣竟欲师樊哙,虱官得不讥商鞅。”北京时间1月15日下午,中联办举行2020年新春酒会。香港历任特首董建华、梁振英,现任特首林郑月娥,以及解放军驻港部队司令员陈道祥、张洪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副特派员杨义瑞等官共4000出席。刚刚上任12天的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发表公开讲话称,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一国两制,呼吁整个香港社会“抛开区分求共对”。

新春酒会,是中联办每年中国农历春节的传统节目,是中联办一次重要的和香港各界联合沟通的渠道和平台。

中联办从何而来?

和澳门中联办一样,作为正部级机构的中联办,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从2000年1月18日挂牌至今。实际上它的历史远早于1978年成立的中共中央港澳办,甚至早于中共建政。

香港中联办的前身是1947年5月成立的新华社香港分社,首任社长就是后来的中国外交部长乔冠华。刚开始,它确实起到了通讯社的作用。不过1949年后,中共建立的中国政府多次向港英当局建议在香港派驻中共官方代表机构都被拒绝,导致中南海凡遇到需要与港英当局接触联系或交涉的事宜,就授权新华社香港分社出面办理。

在这种特殊的历史条件下,新华社香港分社成了事实上的中央政府驻港机构。比如,1962年10月1日,新华社香港分社举行庆祝酒会,许多国家驻香港外交官员和香港各界代表出席。1978年香港总督麦理浩首次出席了新华社香港分社举办的国国庆招待会,日后历任港督都出席招待会,这其实就是英方默认新华社香港分社的特殊地位。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中国中央政府于1997年9月正式通知特区政府,新华社香港分社系中央授权的在港工作机构。当时的新华社香港分社负责联系内地驻港中资机构,促进香港特别行政区与内地经贸、科技、教育、文化等领域的交流,广泛联系香港各阶层人士,处理港、台往来的有关事务等。新华社香港分社强调,不干预香港特区自治范围内的事务。

1999年12月28日,中国国务院第24次常务会议决定,自2000年1月18日起,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更名为“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简称香港中联办。

香港中联办办公室。(香港01)

中联办作为派驻香港机构,其机构名称就暗藏了了中央对于这个机构的期望使命。其中“中央”代表着中联办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中央的意志,能够完整、准确的落实中央治港方针;“联络”则是沟通之意,实现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信息传达,反映香港民意。“办事处”则说明中联办一定要“办事”,要贴近香港社会,不可安坐高楼不作为。这是中联办的政治任务,是政治使命。

经验的利弊

更名之后,当时的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姜恩柱直接专任第一任香港中联办主任。当时的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也直接转为中联办副主任。从姜恩柱开始,香港中联办经历了六任主任,其他五人分别是高祀仁、彭清华、张晓明、王志民以及上任不久的骆惠宁。

对于位于北京的中央政府来说,中联办肩负着着维护国家主权、遏制“港独”分裂活动的重任。但是过去20余年中联办或多或少都没有完成这些政治任务,这不仅是2018年6月开始的香港修例风波发生的促因之一,也是今天香港修例风波发生后未能及时“灭火”的因素。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个原因是历届中联办的很多官员都是港澳系统出身。

+2

从历任中联办主任说起。姜恩柱出身中国外交系统,在1997年7月备注新华社香港分社之前,其先后在中国外交部驻英国代办处、驻英国大使馆,中国外交部西欧司任职,最后官至驻英大使。

高祀仁则是从姜恩柱的副手——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和第一任中联办副主任起家,最后转正为第二任中联办主任。彭清华同样是经过6年中联办副主任历练之后,方在2009年5月转正为第三任中联办主任。

张晓明在担担任中联办主任之前,有超过30年的港澳办经验。王志民也是在香港中联办、港澳办经过10年历练之后,才先后担任澳门中联办和香港中联办主任。

除了现任骆惠宁,包括历任主任在内,中联办官员多是从港澳系统出身。包括中联办在内、整个港澳办大系统深耕香港多年,经验固然珍贵,但是不排除一,这些出身同一系统的官员,其世界观和方法论会多少受到系统内传统风格的影响,甚至被某些利益群体深度捆绑。最终导致某种定势思维的形成且对官员形成束缚。这种束缚的存在又会掣肘官员对目前各种局面突破;二,不能否认,中联办官员多为和外交系统类似的技术官僚,缺乏地方诸侯独领一方、能峰山开道遇水搭桥的那种直接问题并解决问题的勇气和能力。

“局外人” 的优势

所以,对于骆惠宁(1954年10月出生)这种不仅年龄已经过了中共正省部级官员退休红线(65岁),而且毫无港澳办系统经验的官员,其调任中联办主任引发外界一片惊呼并不令人意外。

这种人事安排,彰显中共高层要调整治港思路已经毋庸置疑。但是中央将如何调整治港思路?骆惠宁是将发挥其自己封疆大吏的经验去协助、影响中央对香港的治理,还是因为年龄障碍,只会是一个过渡性官员,外界目前争论不休,并无定论。

可以肯定的是,骆惠宁这种“局外人”的身份,不仅可以打破近年来形成的由港澳办系统人员垄断对港高级干部的“传统”。而且可以让他在任期间,摆脱几十年发展出来的港澳办系统的传统、体制、框架、思维模式、人事关系等的约束和限定的影响。

只有如此,作为中联办主任的骆惠宁,才能进而不受香港的政治集团和利益影响,去了解并客观评估现有的政策以及对港事务的模式是否存在问题,更全面及有效地执行中央政府给与的任务。这恰是一个不受约束的局外人的骆惠宁,相对的最明显的政治优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