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五年后再临云南 陈豪为何到站不“下车”

撰写:
撰写:

陪同习近平考察的陈豪(图中习近平身后)超龄服役,北京有何考量?(新华社)

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结束对缅甸为期两天的2020年首访后,并没有直接返回北京。北京时间1月19日,消息披露习近平时隔5年再次造访了与缅甸拥有着漫长边界线的云南省。尽管在外界看来,这是每年春节前夕习近平慰问地方的保留剧目,但是如果人们注意到全部行程中一路陪在习近平身旁的云南省委书记陈豪,便会意识到这次习近平地方视察的不同寻常。

习近平此次视察云南显然是比较匆忙的,仅仅两天时间。1月19日当天,他在云南省腾冲市,包括在清水乡和和顺古镇(前者为云南典型的农业乡,而后者则为缅甸等东南亚华侨的侨乡),此后又按惯例看望了云南当地驻军,20日则去了昆明滇池。

实际上,习近平近年地方视察一直遵循其固定程序,考察地方农村主要了解精准脱贫进程——考察当地城市社区或企业——听取当地党委和政府汇报(偶尔召开多省区座谈会)——造访当地驻军。比如5年前习近平即曾在1月19日至21日造访了云南昭通、大理、昆明等地,包括经历2014年8月份地震的鲁甸灾区民众。

不过,春节前的地方视察便“简化”不少。比如,2019年2月份春节前夕,习近平也是在2月1日在北京慰问各界,不过当时也仅仅只有一天时间而已。这也不是绝对的。2015年首次地方视察从云南回京后,习近平即曾赴自己曾经插队过的陕西送新春祝福,当时他在2月13日至15日3天时间内接连去了陕北梁家河、杨家岭以及西安。

此次云南行程虽然匆促但足以令人们注意到习近平对陈豪治下云南所给予的关注。新华社公布的行程照片显示,现年已经66岁的陈豪一路陪同左右,与习近平共同出现在和顺古镇的文治广场上。

1954年2月出生的陈豪至今已经“超龄服役”整整一年。陈豪早年在家乡江苏省海门县公社担任基层新闻、政工干部,后自学大学课程进入上海静海区党委组织部工作,正式跨入政坛。1997年陈豪在静安区委副书记任上调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后兼任市委办公厅主任,先后服务过黄菊、陈良宇两任书记。当陈良宇于2002年11月“入局”接任上海市委书记一职并在第二年2月卸去市长兼职时,陈豪即在49岁突然退居二线,当选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外界盛传陈豪为习近平曾经的老部下,事实上两人在上海的交集仅限于2007年习近平短暂主政上海时陈豪作为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一段时间,习近平本人从未兼任过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一职。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习近平对陈豪不知悉。

2011年陈豪入京,进入全总,直到十八大后晋升全总副主席,党组书记、书记处第一书记,踩着副部级年龄红线跻身正部。从副部级到正部级,这一步陈豪不紧不慢走了10年。正当外界认为陈豪仕途会就此止步时,陈豪获得主政一方的机会。2014年10月份,陈豪离京南下接替跻身省委书记的李纪恒,主政云南。3个月后习近平将2015年首次出京视察锁定云南,站位意涵明显。

不过,陈豪毕竟年龄不占优势,跻身正部级已然踩线,当2016年再次接棒调任内蒙古书记的李纪恒真正跻身地方“一把手”时已经62岁。当时,李纪恒离开云南前评价陈豪,“政治立场坚定,大局意识强,思想解放、思路清晰,为人正派、作风务实。”

旁观者未必读得懂其中奥妙,但是人们看到的是,其一,这几年云南经济增速虽随同全国步调增速放缓,从两位数跌到一位数,但纵观全国增幅仍然位居前列,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其2014年至2018年经济增速分别为8.1%(2013年增速为12.1%)、8.7%、8.7%、9.5%和8.9%,尤其是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打击和经济结构调整困局下增速仍然位列全国第三(仅次于西藏、贵州),殊为难得,陈豪与之有功。其二,正如上文所言,陈豪已经超限一年整,虽非孤例,但是既然获得“慰留”定然有其过人之处,外界如今距离云南省委常委换届还有两年时间,若果真顶班至2022年,那果真可能有另一番局面了。其三,即便陈豪不会“更进一步”,但鉴于现在已然超龄,所以退一步移镇其他省区累积政治资历,恐怕也困难了,要怪只能怪“上车”太晚,蹉跎太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