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疫情】舆论场:一夜之间公众由恐慌变愤怒

撰写:
撰写:

仅仅一天之隔,连日来备受关注的两起热点事件,都有了最新进展,而且近乎“反转”。

其一是已经渐次推出舆论场的开车进故宫风波。21日凌晨,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通过官方微博向公众致歉,并在声明中解释了个中缘由。“1月13日,经过故宫博物院批准的闭馆日活动有200余人参加。因原定停车场车位已满,我院相关部门引导车辆停放时,临时改变停车位置,未严格执行报批的接待方案,将原定的西华门内西河沿停车场,变更为午门内金水河南侧临时停车场。该区域地面是历年来不断更新的现代材料,多年来一直作为闭馆时段的车辆通道和闭馆日活动的临时停车场所。”随后承认“内部管理和社会服务中存在短板不足”,并“对负有领导责任的故宫博物院分管副院长和保卫处处长停职检查。”

武汉海鲜市场被认为是这次疫情爆发的源头 ,而今已经关闭。(AFP)

如果说事发伊始故宫的回应是充满了空话、套话,进而引发了公众的不满与愤怒,那么这一次的回应,看似实事求是,却也是另一种火上浇油,因为故宫还是没有读懂公众为什么会愤怒。

其二是沸沸扬扬的武汉肺炎。此前一天,官方对于“是否存在人传人”这一关键问题还是有所保留,但20日下午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举行的记者会上,却给出了不同的说法。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第一个问题中就明确表示,“证实了有人传人的感染,也证实了有医务人员的感染。”而且与源头初步确定与武汉一家海鲜市场有关,尤其是野味。

从“未见人传人”到“证实人传人”,期间是否存在刻意的瞒报、误报?毕竟2003年的SARS殷鉴不远,不少人对于中共官方长期以来的信息管控也积怨颇深,于是恐慌很快变成愤怒,恐慌是对于不确定性的自然反应,而愤怒对准的则是其中可能存在的人为因素。

一篇在微信公众号得到疯狂转载的文章《向八名“谣言”发布者致敬》,正是把准了公众愤怒的脉搏。20天前,当武汉肺炎还没有闹得如此沸沸扬扬之际,武汉警方公开发布消息称,“经调查核实,已传唤八名违法人员, 并依法进行了处理。”与此同时,警方还特别提醒,“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在网上发布信息、言论应遵守法律法规,对于编造、传播、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警方将依法查处,绝不姑息。”

被警方认定的这八名“造谣者”,在彼时正是将这场肺炎与SARS直接挂钩。这一定论放在今天看,其实某种程度上还是“谣言”。而公众之所以“致敬”,又何尝不是意在表达对公权力的愤怒?

对此,专家组在记者会上也有解释。因为“认知这样一个新发的病有一个过程,并且是一个科学过程。我们有各方证据,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病毒也在变,病毒在适应环境,在适应人类。”“最早的时候所有的病人都和华南海鲜市场有关,非常清晰,从动物跳到人类,有适应性变异,就有有限的人传人。我们公布的消息都是这样,武汉卫健委现在每天都在病房,我们的防控措施和对它的认知,就是和病毒做一场赛跑,发现有人传人了。”

《环球时报》今日刊发的社评,也试图最大限度消解公众从恐慌到愤怒的情绪。“一些人怀疑政府没有及时通报相关的全部信息,认为又出现了SARS早期的‘瞒报’。老实说,在疫情不很清楚、国家也没有进入‘动员’状态的情况下,对社会整体运行负总责的政府方面会习惯性地对信息‘求稳’‘求准’,不会倾向于进行可能导致社会惊慌的严重预测,回头一看就显得吞吞吐吐。但是这样情况不应与SARS早期的情况简单对标。”

中共官方在应对这次疫情危机时的表现备受争议。(新华社)

何况,“在社交媒体时代,非官方的信息一直在互联网上传播,与官方信息开展竞争,这样的舆论大环境也是完全不同的,官方即使想隐瞒信息也没有条件。”

除了证实人传人之外,各方也联动起来,习近平李克强接连做出批示,武汉根据指示成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已纳入乙类传染病、采取甲类管理,武汉亦采取了出入管制。此外,世界卫生组织也在日内瓦召开紧急会议,评估近期在中国及周边国家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并就如何控制疫情传播提出建议。

当中国内地民意纷纷表达不满和愤怒情绪之际,世卫组织对内地及时交代疫情进展则表示了满意。法国传染病学家英国传染病学专家法勒(Jeremy Farrar)提到,SARS后内地大幅改革了防疫机制,“人们需要明白,即便使用了最新科技,在呼吸道疾病流行季节,追踪这样一种新型病毒,其实相当困难”。

香港《明报》在社评《严防出现“超级传播者” 中央应加强介入力度》中就此表示,不知道、不肯定当然不等于隐瞒,不过内地当局应对今次疫情,以及信息透明度方面,显然亦有不足之处。钟南山有关医护感染病毒的最新说法,跟之前武汉当局的说法明显有异,个中原因外界不得而知,既有可能是病毒人传人能力有所加强,也可能是有了快速测试而掌握的最新发现,亦有可能涉及其他因素干扰,有待当局更多数据说明。

在疫情面前,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每一天,感染的人数都在增加,而且据伦敦帝国学院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根据境外确诊个案数字、武汉机场国际航班旅客数字,以及病毒潜伏期等数据,利用已有的演算模型,推测武汉市内新病毒感染人数逾1,700。如果真是如此,那么真实情况可能比人们想象的更为可怖。

“我们都不应该吃野味。我们一定要尊重野生动物的生命和他们栖息的度覅昂,因为他们和我们是同一个地球圈里的居民。”这是专家组成员袁国勇在记者会上的一句话,希望经过这次惨痛的教训,人类真的能醒过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