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疆大吏面面观】“懂政治”的陕西“一把手”或难更进一步

撰写:
撰写:

2020年中共地方年度大戏基本已落幕,预料中的人事布局或有应验,亦有不少意外的安排让人猜测背后的原因。比如楼阳生、尹弘、陈润儿、石泰峰等人的依次归位。这触发了人们对不久后的中共二十大人事排布的新联想。两年后的中共二十大,将是习近平上台10周年的日子,无论是中南海内还是各省区实力派封疆大吏都在窥伺着更进一步的机会,尤其是象征最高权威的25人中央政治可能面临50%左右的新陈代谢。地方实力派人物中谁是当下最耀眼的政治明星?又会如何影响两年后北京的人事版图呢?我们通过纵横向的条件对比分析,试图给出人们一份“客观”的名单。

胡和平曾多次公开发表拥护“核心”言论,让外界注意到中共政坛的“表忠”现象。2017年11月3日陕西省委书记、省长“一肩挑”的胡和平到杨家岭,瞻仰中共七大会议旧址。(陕西省政府网)

多维新闻曾在《观察站:一场艰难的升迁之路 为何说中共是“精英政治”》一文中有过这样的观察,要想成为中共政坛主政一方的地方大员,按照当今主流的政治升迁路径,716万公务员,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93个中央部门,从普通公务员上升到这些部门党政一把手的几率是5万分之一。但是近年出自国企与高校系统的官员比例出现上升态势,尤为在地方高层政坛体现明显。

也许外界并不熟知陕西省委书记是谁,但2018年中国上下掀起的“梁家河大学问”应该都略有耳闻。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被认为就是该“研究课题”的真正发起人。也正因该运动的出现,外界曾一度认为胡和平或会在未来几年很快仕途再进一步。

顶着“新清华系”标签进入中共政坛的胡和平也是一位典型的学者型官员。2013年11月胡和平结束了近30年的执教生涯,接替彼时的蔡奇出任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一职,不出两年便火速由浙入陕,出任陕西省委副书记,象征性的过渡一年后正式成为陕西省长,至2017年10月升任陕西省委书记。至此,胡和平正式进入政坛不过4年。

在中共这样的精英政治选拔体制中,尤其需要点出的是,1962年10月出生的胡和平至今也不过58岁,望眼中国31省区地方党政“一把手”,胡和平是最年轻的地方大员。

对于这位学者型官员的快速升迁,多维新闻早在2015年就有关注,当时文章即点出在“之江新军”、“闽江旧部”等人事团队中开始隐现“水木清华”的身影。而就学、执教清华的胡和平正是在2013年从清华大学党委书记的职位转入地方政坛,自此开启其升迁快车道。

当时多维新闻还注意到胡和平与其在清华的前任陈希有着极其相似的职业轨迹,陈希也是从清华党委书记一职转任教育部副部长,而后进入地方一步步走向中组部部长,掌控中共人事大权。外界甚至有这样一种说法,认为2013胡进入浙江任职即是陈的举荐,因为当年陈希刚从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转至中组部,而胡与陈在清华时有过共事经历,且配合良好。

当然不排除中组部“举贤不避亲”,但中共的人事考察都有极为严苛的审核标准,尤其是被纳入中共人事培养梯队的官员,更是如此。中国内地媒体曾在2017年胡正式升任陕西省委书记时有过一篇文章这样描述:这位新晋地方“一把手”,身材中等,体格健硕,生就一副热忱迷人的面貌。暖意十足的笑容下,营造出一种温文儒雅的气场。事实上,接触过的人都评价他为人随和、实在、不摆官架子,还博闻强识、讲究系统、注重逻辑,工作方面善于整体推进,同时不拘泥于就事论事,格局和站位都比较高……

虽然是“学而优则仕”的典型代表,但胡和平留给外界的并不是一个学者型官员的形象,而是懂政治的官员。无论如何,胡和平的升迁速度仍是一众中共官员艳羡的目标。当然外界评价一个地方大员很难有机会通过这些主观的感受去判断,更多的是从其政绩以及较为人所知的事迹中作总结。比如2018年的“梁家河”热。

据媒体公开报道,当年,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曾到75年前中共前国家领导人习仲勋调研过的地方陕西绥德县郝家桥村,吃住都在村民家中,进行蹲点调研。后来又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早点在基层工作过的地方梁家河村调查研究,倡导大力宣传《梁家河》著作,后来造就了“梁家河”热以及后来的舆论争议。除此之外,胡和平曾在中共党刊《党建》撰写的《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一文也曾引发过外界对中共政坛“表忠”现象的关注。文中说:要把拥戴核心作为最重要的政治规矩。习近平总书记成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是众望所归、当之无愧,具有深厚的政治基础、思想基础、实践基础、群众基础……,我们要把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最大的政治、最高的政治原则和最基本的政治责任。并称赞(习近平)“具有俯瞰历史的宏阔视野、驾驭全局的高超智慧、革故鼎新的雄才大略”。

按照这样的晋升速度,再过2年,中共二十大之时,胡以60岁的年纪应该位列最具有政治资本“候选人”,然而过于顺遂的升迁车道并不一定是绝对的优势。至今胡入仕不过7年,浙江2年虽然是较为锻炼人的组织部长,但是时间过短。在陕西主政期间,本身陕西并不是广东、江苏那种经济大省,有亮眼的成绩单,且陕西的转型早在胡之前就已提出,因此,这很难为胡政治成绩添色。更重要的是,除去浙江两年的任期,胡仅在陕西主政,没有多次历练的经验,地方经验的相对不足恐怕是其更上一层楼的短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