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和莆田系医院勾兑 湖北红十字会被起底

撰写:
撰写:

随着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全面展开,医疗物资紧缺成了一个焦点、难点和痛点。主要承担捐赠物资接收、发放的红十字会也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北京时间2月1日,自称致力于独立深度调查报告名为“黑夜研究室”的微信公众号发文对武汉红十字会进行了深挖。

武汉红十字会的物资流向备受关注。(微博@新浪视频)

文章称,武汉市红十字会为财政拨款单位,全部收入来自财政拨款。2018年,财政拨款收入972.74万元(1人民币约合0.1442美元)。2018年,武汉市红十字会总编制人数13人,在职实有人数12人。

文章称,2018年武汉红十字会“人员经费”支出合计为329.67万元。其中,工资福利279.34万元,基本工资支出46.35万元,津贴补贴51.08万元。

2018年武汉红十字会人员经费27.47万元,人均工资福利23.28万元。

2019年武汉市红十字会总编制人数13人,其中行政编制12人。在职实有人数12人,其中行政编制11人,机关后勤服务人员编制1人。离退休人员12人,其中退休12人。

文章表示,这一年,武汉红十字会发布的预算报告显示,其工资福利支出预计为335.77万元,比2018年增加了56.43万元。

2019年,武汉红十字会12名在职员工的人均工资福利能够达到27.98万元。折合每个月有2.3万。

而对于此次疫情中,红十字会捐给武汉仁爱医院1.6万个口罩,而武汉协和医院仅受捐3,000个口罩的质疑。文章也起底了武汉红十字会和仁爱医院的关系。

文章指出,在2012年至2019年的7年中,湖北省红十字会与武汉仁爱医院频繁往来,至少有过7次密切合作。

文章更揭露了武汉仁爱医院此前曾因侵犯林心如、伊能静、贾乃亮、李小璐、苗圃等多位明星的肖像权被起诉,并且屡次受到行政处罚。

此外,此前春雨医生发布的莆田系医院名单中,仁爱医院也赫然在列。多个信息显示,这家医院的二股东的确是“莆田系”的重要成员。

工商信息显示,武汉仁爱医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由自然人陈丽香、陈志松、林志虎分别持股50%、30%和20%。

《湖北日报》此前报道,陈志松为福建莆田人,是湖北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的省政协委员、湖北省民营医院联合会会长。

报道还指出,陈志松控制的武汉诚嘉集团(即武汉诚嘉医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拥有仁爱医院、真爱妇产等4家医疗公司,经营医院14家,是湖北省最大的民营医疗企业。

莆田文化网显示,2014年6月,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成立,当时陈志松担任副理事长。这家国内最具规模的民营医疗行业组织,后来被视为“莆田系”的重要根基。

据公开报道,2015年1月,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湖北分会(即湖北省民营医院联合会)成立,陈志松担任湖北分会会长和理事长。

除了武汉仁爱医院,陈志松旗下还有九江仁爱医院有限公司、武汉汉阳华西仁爱医院(普通合伙)、重庆仁爱医院(普通合伙)武汉天后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合肥长庚医院投资有限公司、重庆诚嘉牙博士口腔医院有限公司等多家民营医院。

围绕1.6万个KN95口罩流向武汉仁爱医院,质疑还不仅于此。1月31日,按照《红星新闻》报道,此次捐赠方森根比亚与武汉仁爱医院存在一定交集,有网友称此次捐赠是“左手倒右手,只是为了避税”。

据查证,两家公司可以在两个层面产生一定交集。

第一层,是湖北九州通高投养老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作)同时参股了未名企鹅(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未名企鹅)与武汉真爱妇产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真爱)两家公司,它们背后的股权关系分别连接着森根比亚与武汉仁爱医院。

第二层,是自然人殷涛在未名企鹅、武汉真爱担任董监高,同时他也在九州通集团多个子公司担任要职。

文章称,如果把九州通高投比做支点,一端的森根比亚与未名企鹅之间建立联系需要经历五层关系,另一端的武汉仁爱医院与武汉真爱建立联系之间有三层关系。换句话说,森根比亚与武汉仁爱医院的交集需要经历八层关系。

有律师表示,根据公司法,关联关系,是指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关系,以及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根据上述关系判断,武汉仁爱医院和森根比亚的关联关系无法确认”。

至于企业是否可以通过捐赠来产生税务优惠,律师表示,这确实是很多企业或者基金组织的常用手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