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恶贯满盈”红十字会 为什么屹立不倒

撰写:
撰写:

疫情之下,中国红十字会如果无力履职,不如让给其他力量。(AP)

据一些中国媒体人和有限的网络舆论消息,目前,“背后的力量”已经有指令,要迅速采取各种手段,包括但不限于删除相关内容、问询传唤当事人甚至“指令”特定公关公司影响舆论议程等手段,火速处置针对湖北省红十字会的舆情危机。

“背后”态度如此果决,实在是源于当下中国国内舆论对红十字会的所作所为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且不论12年前汶川地震时炮制的“千元帐篷”、“万元帐篷”,也不谈9年前的郭美美事件、领导干部高配豪车以及变卖捐赠品据为己有等陈年劣迹,单是此次湖北省红十字会在肺炎疫情蔓延之时不断被曝光的种种不堪便一言难尽。

从“截胡”救援物资,囤积紧缺物资,颠倒黑白污指一线医护人员造谣,大搞特权乃至与莆田系医院搞利益勾兑,以及在汹汹舆论昭昭证据面前依然百般抵赖信口雌黄……如此种种不胜枚举。今天人们通过中国红十字会做慈善,竟然成为如此困难的事情和天大的笑话。

然而,它虽有罄南山之竹决东海之波的累累罪行,人们却始终对其无计可施。中国红十字会似乎每每皆能在“背后的力量”翼护之下,以无关痛痒的“痛定思痛以求改进”等空口许诺全身而退,岂不怪哉?

红十字会本为西方世界的产物,其发源距今超过150年,以发扬人道精神、救死扶伤为追求,常以道德感召聚敛财富,但究竟是取之于人还之于人的。相传1894年甲午中日海战后,由旅日侨胞孙实甫传入台湾。日俄战争期间,在盛宣怀等人运作下,上海成立万国红十字会上海支会。当时这个组织虽得到政府支持,清廷专门拨款10万两白银,但属于中外合办,清廷管不了。

此后,红十字运动在中国兴起,直到1949年国共势已分裂,中国红十字会也分崩离析。对于留在大陆的部分,中共有自己的计较,认为这是旧社会的产物,要进行“改组”,所以中国红十字会名义上是全国性的人民卫生救护团体、社会福利团体,但实际上长期与国家卫生部合署办公,终究是一个“衙门”。

甚至直到1999年中国红十字会改革,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通知,“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由卫生部代管改由国务院领导联系”,看似脱离衙门化,实则今天的红十字会章程仍然规定将其雇员参照公务员对待,它仍然与中华全国总工会、共青团、妇联、文联等一样高度官僚体系化的中共外围群团组织一般无二。这“毛病”在2013年痛定思痛后能改变吗?当下的事实真相说明“不能”。

一言以蔽之,在中国,红十字会大有沦落为连政府都不如的失控“准政府组织”的可能。只是,表现再恶劣,“衙门”有倒闭的吗?

其实,我们看199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法》,对于中国红十字会资金使用,其中规定,红十字会建立经费审查监督制度,有红十字会理事会听取报告制度,也有人民政府的监督制度,但事实是虽有这三层防护,红会资金仍然止不住地跑冒滴漏。

它所谓的“开展救助”乃是号令天下,垄断在中国募捐和捐赠再分配权的一面极为有效的权力。

当然,它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接受物资开展救助的工作怎么能说一点没做呢?只是,它挥霍着人们最可珍视的信任,先行自顾自地躲在暗箱里大快朵颐,不情愿地向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不慌不忙地一边打着惬意的瞌睡偷眼丢下几个破铜板,最后自己实在挥霍不了或者不方便挥霍的才转卖他人或者索性丢在仓库中发霉、生蛆——总之,既入我门就是我的,他人无权“染指”甚至连看一眼都是“找死”。

而之所以说它连政府都不如,至少政府每年会在“两会”上接受审视,哪怕是象征性的也要事前准备再三把数据做得好看些,而某些红会连“撒谎”都是不屑的。

真是一群作威作福的官老爷们。呸!

消息称,山东省也已经决定不再由红十字会来决定物资分配,统归政府管理。“背后的人”也看不下去终于出手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