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传染病大流行古代如何防疫 秦汉时期就有的强制隔离

撰写:
撰写:

中国大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除了疫情爆发地湖北省武汉市已于农历春节期间“封城”外,截至当地时间2月5日下午18时,全中国目前已有30座城市宣布封城,期望透过减少人口流动,避免疫情扩大。采取封城隔离后,衍生出不少物资援助等问题,但翻开史书可以发现到,隔离自始至终都是面对传染病最直接有效的方法,更是早从秦汉时期就开始运用这种方法来避免疫情蔓延。

面对传染病的扩散,自古以来隔离都是最有效且直接的方式。(Reuters)

从有文字记载起,时常能在古代文献看到疫、疾疫、疠等文字,依现代学者推测,这些有关疾病的文字可能含括瘟疫、瘴气、痢疾、流行感冒等多种传染病。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疾疫记录是在东周春秋时期,“鲁庄公二十年(公元前674年)夏,齐大灾",根据《公羊传》的解释这场“大灾"就是大疫。之后关于疾疫的记载不断增加,有学者粗略统计中国历代疾疫发生次数为,周代1次、秦汉13次、魏晋17次、隋唐17次、两宋32次、元代20次、明代64次、清代74次。

在医疗卫生尚未发达的古代,传染病的爆发往往与其他天然灾害有关。一般来说,大灾之后,就是大疫的开始。如隋代大业八年(612年),“天下大旱,继而发生大疫,染疫者多死",除了旱灾外,水灾过后也会导致疫情发生,北宋庆历八年(1048年)河北地区发生大水灾,来年三月就爆发疫灾。自古地方志即有“三年一小疫,十年一大疫"的说法,反映出古代传染病之普遍。

古代的公共卫生 “隔离"概念的出现

自古防疫就与中央朝廷有密切关联,在周代,“医"就已独立于其他职官之外,设有医师职官。周代民间疾疫也有专门的医生来治疗,称为“疾医"。秦汉时公共卫生问题开始受到重视,《论衡》已有告诫人们不可吃老鼠碰过的食物;《金匮要略》也写绝不能吃被虫子、蚂蚁咬过,或是掉在地上的果实。秦代时还会透过立法来控制疫情,《秦律》规定凡是麻风病病人都要送往“疠迁所"隔离起来,可见秦代对传染病的处理方法已有初步“隔离观念"。

汉代延续秦代作法,灾易发生时朝廷也会推出相关政策,要各地方政府在农村设立告示,并倡导简单避疫方法,让民众提升警觉以此控制疫情。如疫情过于严重影响社会经济,朝廷也有相关的配套措施,如开仓放粮、减免租税、从各地调来粮食物资保障疫区居民基本吃穿。或是皇帝头缩减享乐开支,用于救助疫区病患,或是将朝廷管辖的土地给予疫区居民开发,让他们能够在灾后回复生活。甚至东汉元初六年(119年)发生瘟疫,据《后汉书.孝安帝纪》载:“夏四月,会稽(公元129年“吴会分治”前,郡治在今江苏省苏州市城区)大疫,遣光禄大夫将太医循行疾病",即直接派太医亲自到民间为百姓治病。

西汉也延续秦代的隔离措施,《汉书.平帝纪》载:“元始二年(2年),旱蝗,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药"。汉平帝(公元前9年─公元6年)下令腾出一些住宅作为染上疾疫民众的隔离区域,集中给予病患进行治疗。

甚至军中传出传染病,也会隔离观察。东汉桓帝(132-168年)延熹五年(162年),东汉军事家皇甫规(104-174年)所率的军队于行军途中突发时疫。《后汉书》载:“规因发其骑共讨陇右(今甘肃省),而道路隔绝,军中大疫,死者十三四。规亲入庵庐,巡视将士,三军感悦"。由于军队士兵密集,一旦发生传染病后果不堪设想,于是皇甫规先将染病的军士安置在庵庐里,让他们与健康的士兵隔离开来。

可见突发传染病,便采用隔离病患的方法在两汉时应当是非常普遍的做法。但隔离病患这一措施,推行时并非都无抗议声浪,如在魏晋时就曾有官员染上时疫,当时规定只要有3人以上感染,即使没有得病的官员在百日内都不可入宫,不过这样的隔离方式,却引起当时人的不少批评。

今日大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仍在升温中,民众一边在努力排队抢口罩、酒精等医疗物资,另一边则是对来自湖北武汉,或是对去过武汉的人感到害怕,更对于封城管制感受到不少心理压力。自古以来,传染病的爆发都是在考验人性,虽然隔离是最有效避免疫情扩散的方法,但在面对病患时如果能多一份同理心,相信会弥补起因为隔离而被分隔起来的高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